互联网正在走向计划经济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4 20:04

互联网正在走向计划经济

和朋友聊天,发现身边投身伟大的区块链创业事业的人越来越多了,不亚于双创最火的时候下海创业的勇士们。至于一直炒币的朋友,更是数不胜数了。据说加入链圈或币圈的人,首先是基于某种信仰;没有信仰的,也会临时下载信仰。

这种信仰叫去中心化。说得再直白点,中心化意味着权力的集中,去中心化意味着分权、平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互联网圈从来不缺信仰,2004年,长尾理论诞生在大洋彼岸;2005年,威客一词伴随Web2.0走红中国互联网创业群体;2006年,捧红过长尾理论的美国《Wired》杂志又推出了众包理论。

碰巧的是,这几套理论的产生,都有去中心化的背景:互联网垄断尚未产生,大、小互联网公司都处于原始积累的阶段,流量和入口还未产生马太效应,UGC备受待见,流量还没有成为韭菜。

现在想想,那三年其实正是互联网去中心化最凶猛的年代:中国的互联网三巨头还没有形成,美国的互联网巨头还可以在中国为所欲为。那个年代不仅互联网去中心化,一号站娱乐,而且是真正的互联网全球化。互联网生产要素(技术、模式、流量)的流动,几乎没有边界,否则也不会有Copy to China模式。

今天很多二线互联网小巨头,其实都是2005年创立的,360、YY、58(赶集)、汽车之家、土豆、去哪儿……这些公司又都是在2010年之后上市的。也就是说,中间经历了至少5、6年的时间进行野蛮生长。

那么,这5、6年发生了什么呢?BAT开始形成,并在这个过程中,与美国互联网巨头进行死磕:腾讯跟微软(MSN)在社交战场斗、百度跟谷歌在搜索战场斗、阿里跟eBay和亚马逊在电商战场斗。就像八年抗战一样,如今的天下,是BAT们从“帝国主义”手里抢来的。

更有意思的是,那些年也是BAT之间斗得最直接、最惨烈的年代,仅仅腾讯,就猛攻过电商和搜索两大赛道。马云有一次跟雷军说,腾讯攻我电商,我就攻它游戏。雷军说游戏不好做,马云说我拿100亿做!后来都说马云不碰游戏,其实是没磕到底。

内战也好,外战也罢,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法则从来没有消停过。

2010年,“3Q大战”的爆发把中国互联网无政府主义的状态推向最高潮,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充分竞争的终极结果就是丛林法则、你死我活。按照市场经济的解释,这是追求垄断的必然结果,但其实也是巨头中心化过程中的揭幕战。

很多人把3Q大战的原因归结为周鸿祎的好斗,但今天来看,当时即使不是周鸿祎,也会有李鸿祎、张鸿祎跳出来。大战爆发前几个月,一篇《狗日的腾讯》刷遍互联网,文章直指腾讯无处不在、到处乱摸的手。刚刚创立美团的王兴激愤地说: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

按照经济学理论,衡量一个体制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关键看是大政府还是小政府。中国过去40年的变革动力,本制上都来源于大政府和小政府之间的博弈。这里面的复杂性在于,你很难把今天的局面(成绩)简单地归结于“大”还是“小”。

互联网最早在中国属于财富创造的“蛮夷之地”。记得2005年互联网创业又一次达到高潮的时候,我问一些创业者(既包括精英,也包括草根),为什么选择互联网这个行当?很多人的回答很一致:因为在中国,互联网是一个充分竞争的领域,很少被管来管去。呵呵。

而且某种程度上,中国互联网能走到今天,还要拜计划经济所赐。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之时,中国诞生了一家新央企——从中国电信分离出来的中国移动。这家一把手需要中组部任命的新公司,当年通过短信增值服务帮助腾讯、网易等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度过了生死劫。

前一段时间联通混改,腾讯、阿里、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巨头手握近800亿人民币入股,并占据董事会半壁江山。当年腾讯每月200万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中移动,今天,腾讯、阿里的市值已是中国移动的近三倍;2000年运营商救了中国互联网,十八年后中国互联网报恩运营商。这是市场经济的威力,还是计划经济的福分?谁是儿子?谁是爸爸?

在互联网江湖,今天的腾讯、阿里就是昨天的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以中国移动为例,当年成立就是为了应对中国加入WTO,说白了这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一次政策落地,是计划经济送给市场经济的见面礼。后来无论是短信增值服务的开通,还是移动梦网的推出,都在计划之内、安排之中。几乎所有的国企、体制内机构都是“业务服务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