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与Lyft之争:是转型避免互相伤害 还是败者离场?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11 11:16

Uber与Lyft之争:是转型避免互相伤害 还是败者离场?

对大多数人来说,Uber跟Lyft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Uber完全起源于过去的黑车行业,而Lyft的前身Zimirude则是一款拼车应用。然而由于在过去六年里Uber和Lyft这两家打车公司在全美范围内不断进行直接竞争,进而将原有行业成功取缔,形成了新的行业模式。司机们也发现它们两个公司是可以互相替换的,因此也经常把两部手机接到挡风玻璃上用于接客——一部装上Uber应用,一部装上Lyft应用。

Lyft曾试图将自身服务变得更温和、更体贴,从而与Uber区分开来。然而在Uber新的执行总裁Dara Khosrowshahi上任之后,1号站平台,Uber反而变得更为温和和体贴了。所以,如今Lyft又该何去何从?

今天Lyft发表了一款新的乘车应用,用以代表其对于未来城市交通的愿景。去年年底从Airbnb跳槽而来的Lyft的设计副总裁Katie Dill带着我看了看这款新应用。她说道:“这只是产品设计,但是我们设计它的真正原因是希望能够为人们出行带来有利影响。”

从我看到的屏幕截图来看,这款应用带来了更流畅的使用体验,更加贴近了Uber的应用。这家公司还承诺要将百分之五十的行程分享给多数的乘客(目前来看这一比例为35%)。公司代表们还强调了公司与运输机构(说是有25个合作伙伴)以及城市政府的合作。

Lyft 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John Zimmer在一次视频电话采访中说道:“这是设计出帮助城市运营、将城市规划嵌入应用程序设计的产品的所有步骤中的一两步。”

Lyft本身并不仅仅是一个打车公司,它更是将交通连接起来的纽带,将你在城市中可能用到的出行方式统统结合起来。它希望能够与市政府以及运输机构鼎力合作,成为城市规划中的重要软件层。这项合作的其中一项例子就是它与旧金山市联合推出的一个项目,该项目在Valencia的人行道边设立了很多的专车接送点。Lyft声称该项目推动了20000次的接送服务,成功帮助减小了道路拥堵的可能性。

Zimmer表示:“我们的愿景就是用世界上最好的交通改善人们的生活。我们希望找到一个可以完全取代私家车的出行方式。”

实际上,这也跟Uber高管最近所说的一段话非常相识。Uber的交通政策和研究主管Andrew Salzberg告诉我:“我们希望成为一个能用最便利、最高效的方式(无论是用车子还是其他交通方式)将你从A点运送到B点的平台。车子对我们的意义,就像书籍对亚马逊的意义一样。”

2016年2月,Uber直接将自己的软件与佛罗里达州坦帕湾(Tampa Bay)的皮奈拉斯(Pinellas)太阳海岸运输管理局(Sun Coast transit Authority)捆绑在了一起。自那以来,一号站娱乐,Uber也一直在与运输机构合作。Salzberg估计Uber现在与这些运输机构有着30个以上的事前安排。在某些情况下,Uber只单单提供可用的交通选择信息,但在另外一些情况之下,Uber会通过创造某种财务安排将其服务与公共交通联系起来。在Tampa,政府机构会为Uber提供补贴,让Uber在一些指定的公交车站提供“最后一英里”的服务。

至于共享服务,Uber的一名发言人告诉我说,在其运营时间最长的旧金山市,已经有大概50%的Uber行程在顾客中是共享的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两家公司(对大多数用户来说都有相同的用途)都在迅速的远离他们的核心业务。但是似乎它们目前转型的方向又是一样的。Uber肯定会注意到,Lyft目前宣传的所有东西都是它已经在开发的东西。也许,作为一家服务到了更多小型城市以及郊区市场的更大型的公司,Uber确实在某种意义上远远赶超了Lyft(如果不算上目前用户口碑的话)。

所以我向Zimmer问道:“Lyft和Uber提供了同一种服务的两个版本还是两种不同的服务?”

“我们从一开始的视角就完全不同,”他说道。Lyft起源于其联合创始人Logan Green对于交通运输的兴趣,以及Zimmer好客的天性。Uber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就相对来说更像一个传统的技术创业家。他的公司的字面口号曾经是“每个人的私人司机”,Zimmer解释道。而且在发展早期,Kalanick选择与地方政府对抗,Lyft则在大多数情况下采取了更为友好的一些方式。(我想补充一点,Kalanick能够做到如此强硬也是因为有资本:Uber早已在政府的防御系统中钻了个洞。)

但是我目前能看到的一些微小差异是在公司文化上的。他们的起始愿景过去虽不同,如今已经渐渐汇聚到了一起。

其中一个原因是这几十年来,交通规划者们都在努力让人们摆脱私家车。Salzberg说道:“我们希望为全美国人民提供交通出行(基本上都是私家车)的替代方式,为此我们所能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利的。我作为一个实行规划的人,可以很高兴地说,这是我们长期以来改善交通规划的一项目标。所以,我们并不是在创造一个新的目标,而是在为实现过去的那个目标创造一些新的工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