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下半场”解析:一地鸡毛后,直播还有救吗?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06 09:03

直播“下半场”解析:一地鸡毛后,直播还有救吗?

一、直播流年不利

最近,央视有一则新闻:大山深处革命老区,有一群年轻人穿着革命军人装,手举红旗,学习红色精神。有意思的是,一号站娱乐平台,这些小哥哥各个眉清目秀、颜值爆表,原来他们是触手的游戏主播。

无论这一活动是否作秀,对于直播行业来说,这都无疑是颇有意味的一幕。要知道18年以来,直播诸事不顺,倒了血霉。

半个月前,文化和旅游部组织了一场针对网络表演、网络游戏市场的集中执法检查,4939款直播应用被排查。政策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从资本的宠儿到坠入冰谷,直播只用了一年半。先是大打“情色擦边球”的秀场直播遭受重拳打击,接着是游戏直播。《焦点访谈》的曝光让卢本伟开挂事件全面发酵,卢本伟遭到了和天佑相同的命运,游戏直播平台的各类乱象也被扒出。

无都有偶,几个月前直播平台们好不容易找到了新的“救命稻草”——直播答题hq模式,只可惜好景只延续了一个半月,便被严厉管制扼杀在“摇篮”里。

直播究竟怎么了?一地鸡毛之后,直播还有没有救,或许是时候好好复盘反思一下了。

二、直播的原罪

力量越大,责任也越大。与传统的图文短视频相比,直播平台优势越多,风险也就越大:

1、更强的流量互动能力

“吸睛”是直播的第一属性。

冲顶大会等直播问答们之所以迅速流行,一方面在于流量奇迹,动辄同时几十万人在线,这种曝光效应对创投圈诱惑太大。

另一方面,在于这些流量不仅汇集,还可以“实时互动”、“实时操控注意力”,进而转化能力奇高。

这是传统的图文短视频不可想象的。那些平台上更多是评论、留言、弹幕等异步互动,如果中间有广告位,用户大可以有选择忽略。但是直播中的互动却是消费内容的必经环节,是直播的核心乐趣,而如果主播们口播广告,则用户几乎无法回避。

强流量、强转化,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势能。

2、更大的监管难度

直播的监管远比图文内容要难,后者完全可以通过关键词等手法监测拦截,但是直播中如果忽然出现了“变数”,则很难有够强的机制实时反应。同时直播更容易产生“广场效应”,如果这种直播还带有主播的互动洗脑和组织动员,则破坏能力不可小视。

以上,应该也是监管部门如此敏感和严厉的原因。

3、更容易作用于感官刺激

直播不同于公众号和短视频,更容易“看脸”。而一旦作用于视觉层面的比拼,则获取流量最容易最可靠的办法就是“做感官刺激”。

而如果走情怀路线,直播一些有意思有内涵的东西,则流量回报完全不可预期。

在这个情况下,很容易劣币驱逐良币,一开始大家想着直播旅游、直播生活、直播学习、直播……但最后最有钱途的还是“看脸看身材+感官刺激”。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循环,打擦边球就像吸毒、就像猛药,如果一直不用可能流量起不来,如果一用可能暂时火了,但长远有依赖性,不用不行。

能播的没爆发流量,有爆发流量的不能播。一旦陷入这种恶性循环,则整个行业都置于政策监管的系统性风险中,只能靠监管一时不到位的红利侥幸生存。

直播“下半场”解析:一地鸡毛后,直播还有救吗?

4、主播群体参差不齐

在一些人口中,主播群体被称为三无人群——没有稳定工作、户口和确定身份的人。更有人戏言,“主播+微整形+环球旅行+名包”是毁掉中国女性的核心力量,因为一些女生一旦习惯了主播行业的快钱、容易钱,再想老老实实上学、上班就不可想象了。

以上说法未必准确,但也说明了主播群体的乱象。

今年1月份,知名主播“SY是个萌妹”在一次《绝地求生》直播中,被官方做出了封号100年的处罚。

2月初,著名职业选手XZ战队队长星魂在游戏中因一次26杀获胜的战绩,被官方封禁长达100年。

16岁的斗鱼游戏主播“Xleft小叮当”,被前助理和前女友公开指责“骗钱骗炮”、排位战作假……

当然,笔者并不认为这些是主播群体的主流,但是“局部现象”往往更容易放大,社会对主播群体的刻板印象正在形成。这种污名化标签效应一旦放大,则依然可能劣币驱逐良币,稍微正经的年轻人,都不愿尝试当主播了。

5、暴利的催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