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四六章 上课产生的反应

    看见朱利安的样子,铃木瞳暗暗发笑。之前只是感觉这孩子很可爱,现在感觉这孩子太可爱了。

    “怎么?不欢迎吗?”看着台下还在懵逼的小朋友们,铃木瞳心情愉悦的上前道。

    “......老师好!”其中有个孩子反应迅速的站起来,鞠躬道。

    “老师好!”然后才是其他孩子参差不起问好声。

    “同学们,你们得罪我了,你们会知道,在得罪我后,你们会很痛苦的。”铃木瞳道。他倒是也没说错,他讲课的话的确会打破这些孩子的认知,所以说,他们在刚开始会很痛苦也没错。但是他却不说痛苦只是一时的。

    于是,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孩子们都凌乱了,是什么情况?我们怎么就得罪你了?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还会让我们痛苦?学习枯燥的战争史已经很痛苦了。什么仇什么怨呐。

    “行了,这位老师,请你先讲课吧,我找个地方坐一下。”说着,也不管老师和学生们对于他刚刚那番话的惊恐表情,走下讲台。

    铃木瞳走下讲台,径直走到了朱利安的身边,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引起了整个班级的吸冷气的声音。那可是老师,再年轻也是老师,坐在朱利安的身边,让朱利安怎么学习啊,太别扭了。他们也是知道这个学院的老师是不可能冒充的。

    “你怎么成老师了?”铃木瞳坐下后,朱利安小声问道。不过,虽然声音小,但是坐在朱利安附近的几名学生还是听见了。

    什么鬼啊,你这是和老师说话的语气吗?你们认识吗?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这些孩子没有想到,给他们上课的这个可以叫哥哥的年轻人就是大陆上传的世界之子,就算是感到名字有些奇怪时也没有往那方面想。只是觉得这个人打扮奇怪,名字奇怪罢了,毕竟帝都里出现几个打扮奇怪,名字奇怪的人是很正常的。

    这些孩子想那么多,铃木瞳自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管,听到了朱利安的话,轻声回答道。

    “怎么?你不愿意我当老师吗?”

    “当然不是!”朱利安道,“我没想到你会当我的老师,你怎么就直接当上了我的老师呢?”朱利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魔武学院的大门就那么好进?当魔武学院的老师放在铃木瞳身上就那么容易?

    “这些等回去以后再说。”铃木瞳说,“好好听课。”

    说着,便不再理会朱利安了。

    朱利安张了张嘴,还是没说话了。至于听课?铃木瞳都给他讲完了,虽然没有现在讲台前的老师那么全面,但是如果现在考试的话他一定可以拿第一。

    “好了,我的课就到这里,现在请铃木瞳老师为你们讲解。”将时间控制在课堂时间的一半,讲完课后,讲台上的老师说道。

    “好吧,请注意,接下来,会是你们的痛苦时刻。”铃木瞳站起来,说道。

    在铃木瞳的“见解”下,这个世界的整个战争史都是小孩子过家家,听听他的那些计谋、那些策略,如果他是自己的敌人,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以为是神威呢。

    所以,他之前说的是真的,他们真的很痛苦啊。将他们辛辛苦苦从小建立来的认知全部打破了,能不痛苦吗?

    “好了,这堂课就到这里。下课。”铃木瞳讲完,也到了下课的时间,便和战争史主讲老师离开了。

    他走后,班级里面都要疯了。

    在听到铃木瞳的那一系列疯狂的想法,至少在除了已经被调教成功的朱利安外,其他人也疯了。不疯不行,根据铃木瞳所教的那些,刚开始他们还不信,但是自己架设了一番,如果自己是那些战争史上的将军,绝对会被铃木瞳逼疯的,因为按照铃木瞳的那种打法,怎么看战争史都是过家家,简直没天理。于是,他们就“疯”了。

    看着他们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朱利安暗暗发笑,殊不知当自己第一次被打破认知时,还不如他们。

    “对了,朱利安,他是什么人?你怎么和他这么熟?”在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忍不住好奇心的一个孩子问朱利安道。

    “他是世界之子,住在我家,我叫他哥哥。他是怎么当上老师的我也不知道,我还想问他呢。”朱利安委屈道。

    你还委屈?世界之子住在你家,你还叫他哥哥,你还委屈?问话的孩子看着朱利安委屈的样子,气到不行。

    等等,他说什么?世界之子住在他家?他还叫他哥哥?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震惊到整整一天都没有好好上课。

    不过,他们知道了一件事,朱利安,不再是以前那个朱利安了。

    在刚刚下课和老师一起往办公室走的铃木瞳道:“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怎么称呼?”

    听到铃木瞳的话,这名老师简直想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么长时间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想了半天,自己确实没有告诉他。

    “贾思科。贾思科·克鲁特。”老师道。

    “那好,以后就叫你贾思科老师了。”铃木瞳客气的说道。

    “还是叫我克鲁特吧,我们的关系没那么亲密。”贾思科·克鲁特道。他甚至再想,和特斯里·卡鲁待了那么久,总该知道他们这个大陆的人名叫法传统吧。

    “我们不亲密吗?我们一起上同一课,办公室还挨着。”铃木瞳道,实际上,他不想叫全称,但是刚刚说的话又要圆满的圆过去。

    “不,你好是叫我克鲁特吧。而且你并不是只和我一个人上同一课。”克鲁特说。铃木瞳还要其他老师教斗技呢。

    当然,在上斗技课的时候,看见孩子们的样子,铃木瞳倒是也没讲什么,反正讲了以后这些孩子也听不进去。

    所以,他决定先放过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免得一天接手的“痛苦”太多,太大了。

    他放过了这些孩子,这些孩子可没放过他,当天将在学院发生的事就告诉了家长,这些家长在震惊的同时,又相互传来传去,最终就传到了皇帝亚历山大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