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四四章 有兴趣吗?

    说着,铃木瞳就带着朱利安到了特斯里·卡鲁家的院子。

    铃木瞳之前也没想到,特斯里·卡鲁的导师居然“丧心病狂”的将院子也扩容了。

    “你的导师还给扩容了院子?”铃木瞳转向特斯里·卡鲁。院子不大,也就和桥本家主宅的后院差不多大(够大了)。

    “正常大小的院子太小了。”特斯里·卡鲁道。

    “你不会买皇城边上的房子吗?非要买中间区的。”铃木瞳说。帝都的房子分四类,皇城边、内城、中间、外城边,当然价格也是从内到外越来越便宜。

    “没钱。”特斯里·卡鲁的理由很强大。

    “堂堂子爵大人会没钱?”铃木瞳明显不相信。

    “我是因为去找你才成为子爵的。”特斯里·卡鲁显得特别无辜。

    “那么不应该是男爵吗?”铃木瞳问。

    “我直接从贵族升为子爵还是因为我的导师。魔法师都是贵族,但是又没有爵位。”特斯里·卡鲁说。

    “好吧好吧,不和你说了。”铃木瞳不再和他说话,让朱利安不要逗他带来的泰迪,看他的“表演”。

    铃木瞳在特斯里·卡鲁家的后院将与苦无进攻有关的所有体术演示了一遍,把朱利安看的双眼放大,神情兴奋。

    但是,虽然这种攻击很犀利,一旦使用也很强大,朱利安却有些疑迟,当然,这也被铃木瞳看见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铃木瞳问。

    “哥哥,你的好多攻击方式不太地道啊。”听到铃木瞳的话,朱利安咬着嘴唇,反复张嘴了几次,才缓缓说道。

    “不太地道?如果是比赛的话确实是,但是,如果是打仗的时候呢?”铃木瞳说,“两国交战,没有地道不地道这一说,只有输赢。”

    这个大陆的战争还是直来直去的那种,他们只有攻城、守城、平原或山地、盆地交锋,一方挂起了免战牌,另一方就不会去攻击了。

    所以,一直受这种思想教育的朱利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铃木瞳,他的这些话对于朱利安来说是致命一击。

    “可是,国家之间打仗也很有风度啊。”朱利安用脚在地上摩擦了半天,最后鼓足勇气,说了一句。

    “打仗还要风度?哈哈哈哈。”听到朱利安的话,铃木瞳忍不住笑了起来,将朱利安吓得小脸惨白,躲在特斯里·卡鲁的身边。

    “那个,小朱利安,你可以和我讲讲你们帝国的历史吗?”笑完之后,铃木瞳说,“然后,我再告诉你我为什么笑,好吗?”

    也许是特斯里·卡鲁的安慰有效,也许是铃木瞳说话的时候很温柔,朱利安还是点了点头。

    在接下来的一周,铃木瞳哪里也没去,每天都在特斯里·卡鲁家等着朱利安放学回家,用朱利安讲给他的历史讲如果是他,应该怎么打。

    刚开始,朱利安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是,越到后面,眼睛越亮,最后,连特斯里·卡鲁也跟着朱利安一起“听课”。

    一周时间过去了,斯兰林卡帝国的战争史已经被铃木瞳讲完了,听完全程(前面没听到的又让铃木瞳讲了一遍)的特斯里·卡鲁发现,如果按照铃木瞳的方法打仗,斯兰林卡帝国现在绝对是大陆上最强的帝国,统一大陆都有可能(人类国度)。

    但是,他的外甥朱利安,在铃木瞳的调教下,已经和这个大陆人的思想格格不入了。

    事实证明,朱利安现在在学校已经成为了一霸,他之前受欺负太久了。

    不过,即使他是一霸,但是却没人不喜欢他,除了以前欺负过他,又被欺负回来的人。剩下的,只要被欺负了,他就会帮他们。甚至于他的老师在他成为一霸之后,还更喜欢他了,因为他总是可以越级挑战,当然,越级太高的话还是不行的。

    在这之前,他只能在文化课上帮助那些和他一样被欺负的人。

    “哥哥,我的老师想要见你。”这天,放学回来的朱利安跑进铃木瞳的房间对铃木瞳说。

    “嗯?为什么?不是让你瞒着吗?”铃木瞳说,他之前可是让朱利安不要将他说出去,他还想清闲清闲。

    “对不起。”朱利安低着头,道歉道。

    “行了行了,别装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铃木瞳说。和朱利安混熟了以后,他已经领教了这个孩子的调皮,只不过,这个孩子的调皮让他生不了气就是了。

    “我的老师讲一个之前课上还没有将的战争史的时候,我提出了不同的意见,然后用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怎么打仗更好,老师就叫我将教我的人叫过去。”朱利安说。

    “还有,我本来说和我自己想到的,但是老师不相信。”朱利安说着还有些委屈,老师怎么就不相信呢。

    听到朱利安的话,铃木瞳深感无奈,他才10岁,能想到就鬼了,一听就可以知道他背后还有人教。

    “行吧,我明天和你一起去上学。”铃木瞳叹了一口气,道。他知道,以后没有清闲日子了。

    第二天,铃木瞳跟着朱利安来到魔武学院,朱利安将他带到了教室办公室后就去上课了,一点陪他的想法都没有。他都不想想,人朱利安还是学生,上课是正事呢。

    “您就是在朱利安放学后教导他的人吧。”虽然有些诧异铃木瞳的年轻,但是朱利安的老师还是上前道。

    “请问老师有什么事吗?”铃木瞳问。

    “没什么,昨天朱利安的回答真的是让我眼前一亮啊,并且我可以听出来,虽然有学您的地方,但是,还是有他自己的见解的。要知道,他这个年级的孩子,还没有人有自己的见解呢。”老师道。

    “没什么,朱利安很聪明。”铃木瞳骄傲说,就好像是朱利安是他的孩子一样。

    “不知您是?”老师显然没想到铃木瞳这么直接,不知说什么的他正好想起来还不知道这名少年的名字。

    “铃木瞳。”铃木瞳说。

    “铃木瞳啊。”老师跟着念了一句,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奇怪与熟悉。

    “铃木瞳!你是世界之子!那你有没有兴趣当我们学院的老师。”突然想起来的老师用惊喜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