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四三章 朱利安

    “除了在您刚离开时有些不乐,现在已经恢复了,他如果知道您回来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这5年来,他一直念叨着您呢。”管家说道。

    “他的父母不管他吗?”特斯里·卡鲁听到着,脸色却变得深沉了。

    “没来过一次。”管家说道。

    “没来过一次?”特斯里·卡鲁的声音突然拔高。

    但是管家却没说话,静静的微低着头,等待着他的指示。

    “行了,先不说这个事了,这位是我从一个叫忍界大陆的地方巡回的世界之子,也是我的朋友,给他安排一个房间。”沉默了有一阵,特斯里·卡鲁打破了宁静。

    “尊敬的客人,请跟我来。”管家示意铃木瞳跟着他,带他去给他安排的房子。

    特斯里·卡鲁的家有很多房子,仆人住的,外甥住的,自己住的,客人住的,哪怕是没有人,但是这房子里总有几间客房的。

    “尊敬的客人,这是您的卧房。”管家打开一扇门,对铃木瞳说。

    看着眼前的一切,铃木瞳才觉得这才是贵族生活啊,忍界大陆的大名都没有这么豪华的卧房,更何况这还只是给客人住的,那自己住的得豪华成什么样子啊。

    “客人请稍作休息。”管家将铃木瞳引进客房后,就准备带上门离开。

    “等等。”铃木瞳叫住了他。

    “客人还有什么需求吗?”管家马上停住了关门的动作,站在门口道。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铃木瞳说。

    “如果是可以说的,有问必答。”管家说。

    “那好,那我就问了。”铃木瞳说着,看了一下管家没什么反应,还是站在那里不说话。知道管家在等待他提问。

    “一般来讲,迎接是管家的活没错,但是带我来客房应该是其他仆人的活了吧,为什么是你带我来。”铃木瞳问道。

    “因为您是子爵大人亲自带回来的客人。”管家回答。

    “只是因为亲自带回来?如果是皇帝呢?其他大臣呢?应该也是子爵亲自带回来吧。”铃木瞳问道。

    “是的,但是您和子爵大人并肩。”管家道。

    “那朱利安呢?”铃木瞳又问道。

    “朱利安是子爵大人外甥,现在由子爵大人监护,在帝都魔武学院上课。”管家道。

    “他的父母是怎么回事?”铃木瞳最好奇的就是他的父母为什么不来看他?为什么特斯里·卡鲁的反应那么大?

    但是,管家没有说话,静静地看了他一眼,说着“客人早点休息”的话,就离开了。

    看来,这个管家要么是不敢说,要么是不能说。想着,铃木瞳想,还是去问特斯里·卡鲁吧,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自己。

    “出去转转?”问明了其他仆人特斯里·卡鲁的所在房间,找到他,铃木瞳提议。

    “现在?”特斯里·卡鲁在想着什么,诧异道。

    “我想问问朱利安的事。”铃木瞳拉开一个椅子,坐了下去,问道。“介意吗?”

    特斯里·卡鲁摇摇头,道:“和你已经没有介意的事了。”

    毕竟,他和铃木瞳在海边小屋、在船上建立的友谊是谁也打不破的,相互之间的信赖也同样如此。

    “那就说说吧,我想知道他的父母为什么不来看望他,你又为什么那么激动。我想,我也许可以帮助你。”铃木瞳说。他是真的想帮他,但是话又不敢说的太满。

    “朱利安是个可爱的孩子啊。”特斯里·卡鲁缓缓的开口。

    总的来说,朱利安的身世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是幸运的,因为有特斯里·卡鲁这个好舅舅。

    朱利安的父亲是个酒鬼,一个无时无刻不抱着酒的人,而朱利安的母亲却是被他强硬的拉到自己身边,最后诞下朱利安这个小家伙。

    因为是自己的妹妹,所以特斯里·卡鲁去看过几次,但是每一次都是愤怒的离去。因为朱利安的父亲就是个混蛋!

    最终,朱利安的母亲受不了,带着几岁的朱利安投奔他来。

    可是,没过多久,朱利安的父亲就找来了,在特斯里·卡鲁的坚持下,并没有带走朱利安,并且签署了由特斯里·卡鲁监护朱利安的协议,为此,朱利安的父亲还得到了一大笔金钱。但是,朱利安的母亲却被拉走了。

    再然后,朱利安就是特斯里·卡鲁家的一份子了,他的一切都由特斯里·卡鲁经管。

    “这个孩子真的是......”铃木瞳说了一半,不知道说什么了,他觉得好像没有词形容这个孩子了。

    “舅舅!”正说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闯了进来,扑进特斯里·卡鲁的怀里。

    “朱利安!”特斯里·卡鲁顺手将他放在自己的腿上,“叫叔叔。”

    “叔叔好!”朱利安乖巧的冲铃木瞳喊道,还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一点感觉不出来会是特斯里·卡鲁嘴里那个经常半夜突然坐起来空洞的望着前方的孤独小孩。

    不过,这句“叔叔”小朱利安叫的很亲热,铃木瞳表现的也很随和,很高兴,但是他的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才16岁你就叫朱利安叫我叔叔?什么居心呐。

    不过,他也不顾特斯里·卡鲁的面子,当时就说出来了。

    “那怎么办?让朱利安叫你哥哥?那我不是大你一辈?你愿意?”特斯里·卡鲁边逗着朱利安开心,边说。

    “那我不管,朱利安叫我哥哥,但是我们还必须是一辈的,我们各交各的。”铃木瞳道。我还小啊,不想当叔叔。他想。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无所谓,就是看朱利安的了。朱利安,你愿意叫他叔叔还是哥哥,用你的心说。”特斯里·卡鲁道。最后一句是对着朱利安说的。

    “哥哥!”朱利安又冲着铃木瞳喊了一句,铃木瞳笑成了一朵花,突然拿出来一把苦无,送给了朱利安。

    “这么小一把剑?”朱利安接过苦无,看了看,说道。

    “它不是剑哦,它叫苦无,是有着多种使用方法的利器。”铃木瞳说,“想不想看看它是怎么使用的?”

    “嗯!想!”朱利安点头。身为魔武学院斗技班的学生,他当然想见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