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二八章 船来了

    “试试不就知道了。”铃木瞳说着,打开后车门,让特斯里·卡鲁钻了进去。

    特斯里·卡鲁的头在驾驶员方向,脚在副驾方向,平平的躺在后排座位上。

    好在特斯里·卡鲁并不是太高,腿可以申伸的比较直。至于铃木瞳,自然是睡在副驾上了。

    两人在车里聊到半夜才睡,主要是特斯里·卡鲁对汽车这个东西太感兴趣了,都是他在问,铃木瞳在答。

    而关于车的一切问题,铃木瞳只说是因为是召唤出来的,所以才对这个车理解这么深(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毕竟,关于系统的事是万万不能暴露的。

    第二天,特斯里·卡鲁又催促铃木瞳继续召唤。

    然而,铃木瞳却不想了,因为,钱真的造不起啊。

    “那个,我的召唤好像用不了了。”铃木瞳说。

    “用不了了?怎么回事?”特斯里·卡鲁一愣,问道,“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在过去吧。而昨天可以可能是因为召唤之神没反应过来我在过去?”铃木瞳看着特斯里·卡鲁,“猜测”的说道。

    “嗯~也是。”特斯里·卡鲁想了一下,说。

    不是吧,这也信?看着特斯里·卡鲁认真的样子,铃木瞳心里觉得怪怪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我已经没有办法召唤了。”铃木瞳说,其实他是可以的,但是,必须要到魔法大陆后才行,这是他给自己定的规矩。

    现在召唤,用的是忍界大陆上的金钱,而在魔法大陆上,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就只会使用魔法大陆上的金钱了,凭他在地球上的知识,还怕降服不了那些魔法大陆的“土著”?

    “看来,只有等过去的那个我来了以后,在乘他的船回去了。”特斯里·卡鲁说着。

    话音刚落,有说了一句“称呼自己为‘他’感觉好怪啊”。

    “那你知道他什么时候来?”铃木瞳问道。

    “不知道,现在是木叶28年,但是我来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在木叶,而且在其他地方也没注意是哪一年啊。所以具体什么时候来的,我也忘了。”特斯里·卡鲁有些无奈。

    “忘了?那你在木叶扎根时是哪一年总该知道吧。”铃木瞳说,“还有,在你下船后,到在木叶扎根过了几年总该知道吧。”

    “在木叶扎根是那一年我当然知道,但是,从下船到木叶扎根还真不知道。这个大陆征战不断,没有人有心思过年啊。所以,我也没有办法根据人们的欢庆来判断是否过年了。”特斯里·卡鲁说道。

    “春秋啊,大哥,你不会根据春夏秋冬四季来判断吗?”铃木瞳扶额道。

    “春夏秋冬?这个世界真的有?”特斯里·卡鲁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铃木瞳。

    听到特斯里·卡鲁的话,铃木瞳回想了一下,这个忍界大陆还真是没有春夏秋冬这种季节。

    这个大陆好像就是被一个罩子罩着一样,每一片都被分开来。

    火之国—永远的春夏。风之国—永远的暴晒天。雨之国—永远的下雨天。等等。

    根据这个情况,春夏秋冬这种季节还真的不适用呢。

    “也是啊。”想到这,铃木瞳看着特斯里·卡鲁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过去的你来吧。”

    “在这里?在这里怎么等?要好几年呢可能。”特斯里·卡鲁一愣,说道。

    “我们就学你之前的样子,买一家人的房子,然后就住在海边,等着你过来。”铃木瞳说。

    “买一家?”特斯里·卡鲁一愣。

    “对啊,不然怎么等得到呢,又不能离开海边。”铃木瞳说,“还有,你知道你在哪里停的船吗?我们就去那里,在那里的附近找一家人家。”

    “我当然知道。”特斯里·卡鲁说。

    “那就走吧。”铃木瞳说着,一马当先的沿着海边,向着前方走去。

    铃木瞳走了很远,一回头,特斯里·卡鲁还没有动,就冲他喊,让他快点。

    但是,特斯里·卡鲁说。

    “那个!你走反了!”

    “我走反了你怎么不叫住我啊。”回来后,铃木瞳说。

    “我来没来得及叫你都走到那里了。”特斯里·卡鲁说这话的时候,铃木瞳分明感觉到了一些委屈。

    “我有走的这么快吗?”铃木瞳纳闷了,他又没有用忍术。

    特斯里·卡鲁不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他。

    “好吧,好吧,这边是吧,一路走。”看到特斯里·卡鲁的样子,铃木瞳说道。

    二人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一个渔家,用这个渔家从没见过黄金,买下了他的家。

    在渔家拿钱走人后,二人开始改造这个房子。

    二人都是对生活质量很看重的人,这个渔家的房子显然达不到他们的最低要求。

    好在特斯里·卡鲁和铃木瞳都有储物戒指(特斯里·卡鲁是因为来找世界之子,魔法大陆的人给的),将渔家的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扔掉,换成自己的。

    反正吃饭的话不需要做(铃木瞳在自己的戒指里存了很多悦来客栈做的食物)。

    各类用具的话,特斯里·卡鲁的戒指里像是装了一个房子,什么都有。

    “等等,有个问题。”看着特斯里·卡鲁从戒指里拿出各种生活用具,铃木瞳说道。

    “什么问题?”特斯里·卡鲁一愣,问道。

    “你之前的帐篷坏了是因为东西把帐篷撑坏了,但是为什么不把那些东西放在储物戒指里,反而扔掉?”铃木瞳问道。

    “哦,因为我的戒指装不下了。”特斯里·卡鲁满不在乎的说道。

    “装不下了?我看你不像多富有啊。”铃木瞳说。

    “那是在忍界大陆待了那么久之前。在那之前,我东西坏了都是随便就扔了。有钱!”特斯里·卡鲁说。话音里还有深深的怨念。

    “......你有钱,你任性!”铃木瞳看了特斯里·卡鲁许久,才道。

    “有钱,任性吗?还真挺合适的,这个词。”特斯里·卡鲁说。

    “现在,我们只要等着过去的你过来就行了。”看着收拾好的房子,铃木瞳说。

    房子的外面还是那个样子,但是里面已经变成了这个时代最豪华的样子。

    终于,在二人“相亲相爱”的过了两年后,一天早上,二人正在海边练习太极拳,一艘大船出现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