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二五章 欢乐祭上

    上报后,几天了,木叶也没派人来询问,铃木瞳也不在乎,反正已经是叛忍了不是,再一个,现在他可是铁之国使者,而且,他的这个“叛忍”当的也不属实。所以,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

    而特斯里·卡鲁就不一样了,这几天都是既开心又担忧的状态。

    担忧的是,害怕木叶的人来找他“谈话”,开心的是,女顾客多了很多,常常都坐不下,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而且,这些女顾客突然变得胆子大了很多,居然开始调戏他了。

    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被女人调戏而不反抗呢?于是,他也要调戏回去。只是,这些女顾客居然也不生气了,这在以前可是难以想象的啊。

    不过,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女人缘变好了是真的,只要这一点就够了。

    当然,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女顾客把他当成了“女人”,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

    终于,在休息了整整一周后(时间够长的),铁之国副使等不及了,又来找铃木瞳。

    没办法,只好去找负责他们的忍者—卡卡西了。

    没错,卡卡西就是木叶的接待使者(干的是外交的活),当然,仅限于铁之国。

    “旗木卡卡西,我们铁之国向木叶正式提出接洽,商谈双方全面深入合作之事。”铃木瞳找到卡卡西说。

    “我会的,桥本正瞳大人。”卡卡西点点头。

    于是,在经过卡卡西的传话后,当天木叶与铁之国就开始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根据交谈后,铃木瞳所说。

    他们在交谈中,双方充分交换了意见,对此后将要开展的合作也增进了双方的了解。

    听到这些,副使表示,铃木瞳相当会说话。而听到副使的话的普通人(不知道交谈情况的人),则表示,铃木瞳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在经过多次亲切友好的交谈后,双方终究达成了一致。

    之后,木叶举行了盛大的欢庆祭。

    对于铁之国的其他人来说,可能欢庆祭还很新鲜,但是,从小在木叶长大(?)的铃木瞳觉得,也就那一回事了,参不参加无所谓。但是,他的身份决定他又必须参加。

    同理,木叶的欢庆祭一样是在晚上举行,人们纷纷换上了民族服饰(哪有什么民族服饰,整个忍界的“民族服饰”就是和服),参加这一场欢庆祭。

    果然,动漫和现实还是有区别的。

    在欢庆祭上,铃木瞳百无聊赖的想着。看动漫的时候,鸣人就没有不战斗的时候,现在自己来到这里了,发现,木叶也不是一直有战斗嘛,鸣人也不是一直在战斗嘛,至少,从他身为铁之国使者来到木叶后,佩恩就没过来。

    其实,他还很想佩恩过来摧毁一下木叶的,这样,他就可以“本着双方的合作协议,对木叶实施援助”了,说不定,还可以解除他的“叛忍”身份。

    话说,这么久了,没有见团藏和根出场啊。

    不过,没关系。他出事了,对木叶来说,就是严重的外交事件。

    晚上的的欢庆祭,对木叶的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毕竟,这个时代的木叶人,没有什么娱乐。所以,来的人非常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十二小强居然没有一人有任务,全都参加了欢乐祭。

    终于又和12小强汇合了,铃木瞳也非常激动。

    而他激动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喝多了,包括小李。

    “天啊,小李喝多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好好的欢庆祭,全毁了,因为参加的人全都跑完了。

    “怎么回事?”看到这一幕,铃木瞳惊呆了,小李喝醉了是什么样子不应该所有人都知道啊。

    “这么长时间,小李是什么样的村民还能不知道吗?”听到铃木瞳的话,鸣人说道。

    虽然是解释的语气,而且鸣人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好的情绪,但是为什么铃木瞳觉得自己从鸣人的声音里听出了鄙视的感觉呢。

    “呃,是吗?看来我离村太久了。”铃木瞳挠挠头,道。

    “你的任务全是出村的,而且时间还不短,没任务的时候就出村,你在村子里一共才待了多长时间?”佐助的语气就是**裸的鄙视了。

    “抱歉,抱歉,这一次的事结束后,短期内不会离村了。”等到剧情再次开始后,想走都走不了了呢。

    “那小李怎么办?”看着已经被控制住,但是还不住地“发狂”的小李,铃木瞳说。

    “没事,酒醒了就好了。”宁次已经习惯了的说道。

    “酒醒?我有一个办法。”铃木瞳说。

    “什么办法?”众人异口同声道。

    “用忍术!”铃木瞳想起来,早上对特斯里·卡鲁使用的忍术,貌似效果不错。

    “忍术?”众人不解,忍术还可以解酒?

    “你们要是相信我,就让我用一下,我之前实验过了,没有问题的。”铃木瞳说。

    “那好吧,我们相信你。”鸣人说。鸣人说完,其他人都没反对。

    不知不觉中,12人中都以鸣人为中心了。

    “水遁·水阵壁!”铃木瞳对小李使用了之前使用过的水遁。

    一激之下,小李就酒醒了。

    “呃,你们怎么在这里?我为什么被绑起来了?”醒来的小李问道。

    “你真的醒了?”鸣人还有些不敢确认。

    “醒了?对了,我们不是在欢庆祭吗?怎么了?”小李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你之前喝醉了。”宁次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吓,喝醉了?那我没破坏什么东西吧?”看来小李也是知道自己喝醉了以后是什么样子,但是仅限于清醒时才会清楚。

    “没有破坏什么东西,你破坏了火影大人精心准备的欢庆祭。”天天道。

    “呃。”小李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还没等铃木瞳说话,就被人拉走了。

    “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和小时候的伙伴说句话。”铃木瞳说。

    “那个时间机器最长可以回到多长时间前?”来人正是特斯里·卡鲁。

    “你就这么着急吗?”铃木瞳看着他,皱眉道。

    “能不着急吗?那是我的家乡啊”特斯里·卡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