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二二章 回到过去

    卡卡西回来后,铃木瞳已经将一桌子菜吃完了。

    “啊?你怎么都吃完了?”看到一桌子的空盘子,鸣人对着铃木瞳说。

    “我怎么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不能浪费啊。”铃木瞳剔着牙,说。

    “木叶同意结盟了。”卡卡西看着铃木瞳,说。

    “我知道。”铃木瞳说。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卡卡西奇道。难道情报泄露了?回去要好好查一下。

    “你说的。刚刚。”铃木瞳说。

    卡卡西看了他一眼,说:“我们回驿馆了。明天要去见你们铁之国的大名。”

    “一起走吧。”铃木瞳站起来,准备和卡卡西一起回首都。

    第二天,旗木卡卡西代表木叶与铁之国签订全面合作联盟,双方将在军事、文化、经济等多方面进行深入合作交流,桥本正瞳作为铁之国大使,出使木叶,与旗木卡卡西一道前往木叶。

    “铁之国使者?你姑姑不知道你是木叶叛忍吗?”走出主政厅,鸣人问道。

    “我是铁之国使者,木叶的人要是动我,就说明想要和铁之国宣战,而我们刚刚才确定全面合作联盟关系。”铃木瞳说。

    “什么意思啊?”鸣人对这些政治不是很懂,他只管嘴炮和战斗就是了。

    “就是说木叶不光不能抓他、杀他、还必须保护他。”佐助道。

    “咦?你居然没叫我白痴?”鸣人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佐助说的话。也是,佐助无论和鸣人说什么都是会有一句“白痴”在里面,其他人都习惯了,更何况鸣人。

    “白痴。”佐助看了他一眼。好不容易不骂他,结果自己找骂,真是。

    “混蛋佐助!”鸣人也就这一句回击。

    “原来,你是用这样的方式回到木叶啊。”鸣人对铃木瞳说。从某方面来讲,鸣人总是直击本心。

    木叶。

    火影办公室。

    “事情就是这样。”卡卡西汇报完这次任务后,说道。

    “铁之国大使?铃木瞳还真是想了一个好办法呢。”纲手道。

    “只是,他为什么要回来呢?”让卡卡西离开后,纲手道。

    “纲手大人,他回来对我们有好处啊,您知道他不会害木叶就是了。”静音在一旁道。

    “说的也是。”纲手决定想不通的就不想了,只不过还是要派暗部将铃木瞳监视起来。这不是什么信赖不信赖的问题。他国(外村)的人来到木叶,都是要被监视的,这是程序问题。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在村民们躲闪、惧怕、厌恶的眼神中,铃木瞳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来了?你不会应该住在驿站吗?”桥本正上说道。铃木瞳现在身为铁之国使者,必须要住在驿站的。

    “这不是身份特殊嘛,火影大人特批我可以回来住的。”铃木瞳说。

    他说的没错,纲手专门写了手令,特批他无需必须住在驿站。

    “不管怎么说,回来就好。”桥本真纪走出来,道。

    “嗯,母亲。”铃木瞳叫道。

    好舒服,躺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床上,铃木瞳想着。渐渐地,铃木瞳陷入了沉睡。

    “啊!好舒服!”一觉醒来,铃木瞳打了个哈欠。这可是自己从小睡的床,在哪里都比不了的。

    刚刚醒来,就见家门外铁之国的其他下属在门口等候。

    “你们在干嘛?”铃木瞳问,今天好像没有什么事吧。

    “桥本大人,我们在木叶是和木叶开展合作的,还是请大人与木叶说一说,我们尽快开展吧。”一名下属,也是这次的副使道。

    “着什么急啊,我都不急你急什么?”铃木瞳白了他一眼。

    “大人,我们......”

    “行了,一切由我安排,听我的,你们好好在木叶玩几天,我们再开展,木叶的美食还是很不错的。”还没等这名副使说完,铃木瞳就打断了他。

    然后离开了。

    “大人,我们怎么办?”铃木瞳走后,一名下属对这名副使道。

    “正使大人不是说了吗?好好在木叶玩几天。”副使看了他一眼,也走了。

    剩下的人一看,连忙跟了上去。

    铃木瞳甩开了铁之国一干下属,直接跑到了魔法烤肉店。

    “咦?你怎么回来了?”烤肉店的老板特斯里·卡鲁好奇道。他可是知道铃木瞳已经成为了叛忍的。

    “怎么?你不愿意我回来?我还说帮你呢。”铃木瞳看着他道。

    “怎么会?只是你不是叛忍吗?”特斯里·卡鲁道。

    “我现在是铁之国使者。”铃木瞳说。

    特斯里·卡鲁自然是知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句话的。

    “你很聪明啊。不过,你说的帮我是什么意思?”特斯里·卡鲁说。

    “你不是说我是世界之子吗?我决定去帮你。对了,韦恩呢?”铃木瞳说着,探头向里面看去。

    “已经回去了,大陆局势越发严峻,但是临走之前却不让我将你强制带回。”特斯里·卡鲁说这话时还有些哀怨。

    “得,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而且我说的帮你不是现在,而是回到过去。”铃木瞳说。

    “回到过去?什么意思?”特斯里·卡鲁道。

    “就是因为现在没办法帮你,只能回到过去去帮你。”铃木瞳说。

    “可是,好像一个人不可以同时出现在同一个时间啊。”虽然他不研究,但是他还是了解时间魔法的基本法则的。

    “我有一个神奇的魔法器具哦,可以同时出现,但是不能被自己看见。”铃木瞳说着,拿出了从遗迹里取出的时间机器。

    “真的?”看到时间机器,特斯里·有些不淡定了,但是,这不就是个手表吗?

    没有错,那个“瞳孔”里的时间机器就是一个怀表(参照哈利波特里的那个)。

    “试试?”铃木瞳问特斯里·卡鲁。

    “好。”特斯里·卡鲁答应道,守了这么久,终于见铃木瞳有了动静,他怎能不配合?

    特斯里·卡鲁同意后,铃木瞳将怀表上的链子在他们的脖子上绕了一圈将时间调到三天前,按下按钮。

    “我们这就回到过去了?”特斯里·卡鲁表示什么感觉都没有。

    “你可以出去问问时间啊。”铃木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