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一八章 见面

    火之国使者走后,桥本久美子在主政厅宣布,以前的各个政要机关全部取消,换成新政要机关。

    这其实是铃木瞳的提议,实际上虽然铁之国不大,但是各个机构已经有些臃肿了,养了很多闲人,他看不惯。

    直接,索性全部变成中式的。军队、警察、财政、人事全部被收回大名府。至于现在的掌权人愿不愿意交,没有人去问,反正已经打定主意让他们在大名府留宿至权力交接结束了。

    除了京都(首都,同道)、道(五府为一道)、府(类似于中国的省)、市、町(县)、保(镇)、村等级别行政级别不变外,其他的全部都是中式的。甚至,将大杀器——居委会也祭了出来。

    这些变动,却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变完的,在主政厅,桥本久美子还在听着各个大臣的汇报。毕竟,身为大名,重要知道国家的各方面事项。

    “大名,木叶使者求见。”正在下面人汇报工作时,传令官小步跑到桥本久美子身边,趴在她耳朵跟前说。

    “传木叶使者觐见。”桥本久美子道。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铃木瞳却说以后这样会更好,反正听他的也没什么。也就这样说了。

    “传木叶使者觐见!”传令官大喊一声。

    喊完,自己也愣住了,觐见是什么意思?算了,反正也是重复大名的话。想到着,传令官就不在纠结了。

    听到主政厅里的声音,外面的守卫也跟着朝卡卡西一行人的方向喊道。

    “觐见是什么意思?”听到守卫的话,鸣人彻底迷了。

    “是让我们可以进去了。”卡卡西说着,带头向前走去,其实,他也不知道。

    这一回,守卫不再拦他们了。

    “名堂还真多。”鸣人嘟囔了一句,和佐助、小樱跟卡卡西在后面。

    虽然一进主政厅就看见坐在正前方的大名和站在文武大臣中首位的铃木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打招呼的。

    “木叶使者卡卡西,见过大名。这是我们的木叶忍村的文书,请大人过目。”卡卡西将文书取出,自有人前来拿取。

    桥本久美子接过由侍女从卡卡西那里带来的文书,一看,居然被人用过。

    “卡卡西,木叶是不把铁之国看在眼里吗?”桥本久美子看着卡卡西,问道。

    “大名大人何出此言?木叶一直不会将其他国家、村子不看在眼里。”卡卡西不卑不吭。

    “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文书会被人动过?”桥本久美子道身为新大名,以前不懂的事总要补补的。再说,关于国书、文书的事,她本身也是知道一些的。

    “大名大人,我卡卡西以自身以及木叶忍村的名义担保,木叶方面绝对没有人动过。只是......”卡卡西说。但是后面的就不敢再说了。

    “只是什么?继续说。”桥本久美子道。

    “只是,我们在进入贵国境内时,被一名巡逻武士拦下,必须要看文书才可以放我们入境。”卡卡西沉思了一下,还是说道。

    “一派胡言。”

    “我们铁之国的人怎么可能这样做?”

    “木叶是想要开战吗?”

    “居然还有这么低劣的借口!”

    卡卡西刚说完,文武大臣就议论纷纷。

    “你说的话是真的?”桥本久美子道。

    “以木叶的信誉担保。”卡卡西道。

    “好,既然这样,你们就暂且休息,待我将事情查实,再交换文书。”桥本久美子说。

    “任凭大名大人做主。”卡卡西说着,接过退回的文书,就准备一起离开主政厅。

    “等一下。”这时候,铃木瞳叫了一声。

    见卡卡西等人望向他,便道:“我和你们一起出去,我们坐坐。”

    说着,便像姑姑请辞。之后,和卡卡西一行人一起离开主政厅。

    离开主政厅,铃木瞳和卡卡西等人来到悦来客栈,包了一个包间。

    “卡卡西老师,真没想到是你们出使铁之国啊。”包间里,铃木瞳说道。

    “我也没想到。但是你真的不知道我们出使的意义吗?”卡卡西眯眯眼。

    “......知道。”铃木瞳自然是知道的。

    “那么你对木叶的看法......”卡卡西话不说完,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我对木叶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现在的我还是木叶叛忍啊。”铃木瞳道。

    “而且,我现在也不是挺好的?”

    “算了,等你的叛忍这个帽子什么时候去掉再回去吧。”卡卡西道。

    “别说我了,鸣人怎么回事?”铃木瞳道。

    “鸣人?”卡卡西转头看向鸣人。

    “怎么了?”鸣人本来正在专心对付着桌子上的饭菜,听到铃木瞳和卡卡西在议论他,抬起头来问道。

    “鸣人你有心事了。”铃木瞳说。

    “哪里有?你看错了吧。”鸣人笑道。

    “不,我不会看错的。”铃木瞳道,“到底怎么回事?”

    “自来也死了。”在铃木瞳问完话气愤一度宁静的时候,卡卡西打破了这种宁静。

    “死了?什么时候?”铃木瞳有些吃惊。

    “有2天了吧,从你走到现在也才10来天。”卡卡西道。

    “10几天?”铃木瞳惊道。他和凌两个人在遗迹里待了都快有两个月了,现在说离他离开才10来天,不免有些吃惊。再加上前往遗迹以及从遗迹出来后的日子,他在遗迹里才待了不到一天?

    看来,那个遗迹里的时间和外面还是不一样啊。

    “那自来也的死到现在超过24小时了吗?”铃木瞳问道。

    “已经超过了。有什么问题吗?”卡卡西道。

    “唉!前几天我召唤了一个技能,一次性的。可以救活他。但是条件是必须死亡时间不超过24小时啊。”铃木瞳叹道。

    “是有些可惜了。但是天意如此啊。”卡卡西道。

    说着,一桌子人都陷入了沉默。当然,佐助和小樱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吃菜,吃菜。别浪费了。”看大家都沉默了起来,铃木瞳招呼道。想要把沉默打破。

    “鸣人,动筷子。”卡卡西对鸣人说。现在,主要就是鸣人的心结。

    好不容易有个师父,却死了,再乐观的人也要难受几天的。

    “鸣人,你要知道,自来也是为了村子而死的。你身为忍者,必须明白这一点。”见鸣人还在想什么,铃木瞳开导道。

    “你这样可不是我认识的鸣人啊。”见鸣人不说话,铃木瞳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