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一六章 出使

    铁之国大名易主,另整个忍界大陆震惊,毕竟只用了一天时间。

    铁之国易主之前,是大陆公认的和平之国,中立之国,没有任何国家啊给它找事,它也不会找事其他国家,但是易主之后是什么情况就不知道了所有的国家都在观望之中。

    其中又以火之国及木叶最甚。毕竟,它们和易主前的铁之国关系最深。

    木叶村。

    火影办公室。

    “火影大人,我认为这里面是存在着铃木瞳的影子的。”静音对纲手道。

    他们正在分析铁之国易主的原因。

    “为什么?”纲手问道。虽然她也看出来了,但是心里总是不愿意相信,铃木瞳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简直太妖孽了。

    “铁之国的新大名是之前的幕府将军,桥本久美子。但是桥本久美子这个人我们研究过,不是一个对大权那么看中的人。”木叶的分析师、大脑奈良鹿久道。

    “她不是桥本家的实际掌权人吗?”纲手奇道。身为火影,有太多的事要做,没那么多精力关注这些。就只知道桥本久美子是铃木瞳的姑姑,是桥本家的实际掌权者。

    “的确,但是桥本久美子在当上幕府将军之前就只想着带好自己的家族了。而她当上幕府将军就是因为铃木瞳的推动。”奈良鹿久道。

    “这次的铁之国易主也是?”纲手问道。

    “根据我们的分析,可能性在80%。”奈良鹿久道。

    “这孩子到底想干什么啊?”纲手抬起头,望着天花板,嘴里喃喃道。

    “不管铁之国易主之后是什么态度,我们要做到我们该做的。”在办公室里渡了几步,纲手说道。

    “卡卡西,你带第七班前往铁之国进行文书交换。我要新的互不侵犯条约及新大名的签字。”纲手对在一旁从没说过话的卡卡西道。

    “是!”卡卡西站起来应道。

    “唉!真是麻烦啊。”卡卡西走出火影办公室后,说道。

    纲手给他的任务不是明面上那么简单的。

    木叶悬崖边,鸣人正坐在地上,脑海里看着自来也的虚影,眼角湿润。

    “鸣人,有任务了。”这时,卡卡西走了过来。

    “什么任务?”鸣人转过头来,语气平淡的问道。

    “出使铁之国。”卡卡西道。

    “出使他国?这不是我这个下忍有资格出的任务吧。”鸣人说道。连佐助和小樱都已经成为了中忍,就是他还是一名下忍。

    只不过他这个下忍有些特殊可以独自或组队出任务罢了(下忍必须由上忍或中忍带队,三名下忍为一对才可以出任务)。

    “纲手大人让第七班去。明天早上,我在村子外面等你。”卡卡西说完就离开了。出奇的是,这一次卡卡西无论来还是走都没有用分身以及瞬身术。

    “第七班......”鸣人嘴里喃喃道。

    自从佐助和小樱升为中忍后,第七班就相当于解散了,他们都有各自的任务,而这一次重组第七班到底是为了什么?鸣人想不通。但是,一定不是卡卡西老师说的只是出使那么简单了。

    第二天,鸣人背好行囊来到村外,第七班除了他都到齐了。

    “迟到了,白痴。”佐助说道。

    “对不起啊。”虽然佐助还在骂他,但是他不想和佐助回骂了。

    “既然人到齐了,那我们出发吧。”卡卡西说着,率先向前走去。

    看着卡卡西的背影,佐助拍了拍鸣人的肩膀。

    “走吧。任务第一。”他说。

    “是啊,任务第一。同伴优先。”鸣人笑道。三个人一起坐着马车向着铁之国的方向前进。

    刚刚走到火之国的边境,鸣人就有感而发。

    “我有些想念铃木瞳的那个叫汽车的东西了。”马车坐的他屁股生疼。

    “鸣人,你注意一点。”佐助皱着眉头,道,“他现在还是叛忍呢。”

    “叛忍?只是团藏的阴谋罢了。”鸣人道。经过了这么多,鸣人也不傻,总是知道一些的。

    “那也不可以在明面上说。”佐助道。

    “有话直说,就是我的忍道。我一直坚持着。”鸣人直视佐助的眼睛。

    “唉!你这个性格啊。”佐助看着他,长叹了一口气。

    身为他的好友,真是很心累呢。有些事,不是可以说出来的,只可以在心里明白。但是鸣人好像不懂,不不是不懂,而是不愿,不愿妥协。

    火之国幅境辽阔,与铁之国也有接壤,只要踏过那一条边境线,就进入了铁之国的管辖区域。

    而正因为铁之国的易主之事,铁之国边境万分紧张。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就在他们准备踏入铁之国境内时,一个声音传来。

    转头望去,看见铁之国边境内有一对武士在往他们这里跑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跑到面前,带队武士又问了一遍。

    “我们是木叶的出使忍者,要前往铁之国首都,面见新大名,提交国书。”卡卡西上前道。

    “木叶的?你们的文书呢?”领头的问。

    “文书?你要看?”卡卡西问道。国书是一国大名给另一国大名以国家名义写的公文,而且要大名亲自接收及查看。不可以给其他人看的。虽然身为火之国的暴力机关而不是一国,但是木叶的文书和火之国国书基本一致。

    “不看怎么知道你们是真的假的?”领头的人道。

    “你不知道国书的规矩吗?”卡卡西的声音有些凌厉了。身为使者,他就代表了木叶。

    “国书的规矩我自然知道。但是你拿的是文书。”领头的武士说,“还有,你们火之国的使者已经前往铁之国的首都了。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磨叽?”

    说着,领头的武士哈哈笑了起来,他自然是知道,木叶和大名其实并不是一条心。

    “你看吧,但是,后果自负!”说着,卡卡西将文书递了过去。

    “卡卡西老师!”看着卡卡西的动作,鸣人急忙喊了一句。

    “没事,不要惹争端。”卡卡西将鸣人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堵了回去。

    “行了,是真的。放行!”领头的武士看了文书后,交还给卡卡西,对手下人说。

    收回文书,第七班继续向着铁之国首都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