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一五章 易主

    “真的?”南木玲一下蹦了起来。

    “只要你听话。”铃木瞳说。

    “我听话,听话。”南木玲连连点头道。

    “那行,等着。”说着铃木瞳就去找了自己的姑姑,好在姑姑还留了两辆,就给了铃木瞳一辆。

    铃木瞳去的时候,姑姑多嘴问了一句为什么给她了又回来要了,铃木瞳说,为了给南木玲。惹得姑姑咯咯直笑,自己却不知道姑姑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将单车取回来后,南木玲马上上前就想接过,却被铃木瞳避了过去。

    “你不是说给我了吗?”南木玲见铃木瞳不给她,瞪着眼睛说道。

    “不是不给你,你知道想要它的条件吗?”铃木瞳对南木玲说。

    “知道知道,听话,服从惩罚。”南木玲说着,一把抢过单车。这一次铃木瞳没有躲开,顺手就给她了。

    “哈哈,我也有车了。”抢到单车,南木玲得意的仰天笑道。然后迫不及待的骑了上去。

    不过嘛......

    “喂!这个车怎么骑啊?”南木玲上了车,就是不敢将脚放在脚踏上,对铃木瞳说。

    “你不是要吗?还不会骑?”铃木瞳说。他还以为南木玲会骑呢,所以才缠着他要。

    “我就是看他们骑着很好玩嘛。”南木玲嘟囔着说。不远处,几个孩子骑着单车在兜圈圈。

    “好吧,我来教你。”也不知是哪里欠你的。铃木瞳在心里说。

    铃木瞳在单车后面把着,然后让南木玲两只脚都踩上去,自己稳稳地扶着单车,不让单车倒下。

    “那,你扶好啊。”南木玲说。说着,小心翼翼的将脚放在脚踏上。

    “行了,我扶着呢,你动脚啊。”铃木瞳说。

    听到铃木瞳的话,南木玲缓缓地开始用力。

    慢慢的,南木玲越骑越顺,越骑越快。铃木瞳在后面都有些小跑起来,并一直鼓励着南木玲。

    最后,铃木瞳索性放手了,而南木玲则骑着车子兜开了圈子。

    绕了一圈回来,突然发现铃木瞳居然在自己前面,吓得赶紧支起一只脚,把车停住了。

    “你怎么不扶了?”南木玲下车推着车走到了铃木瞳跟前说。

    “你不是骑得挺好吗?”铃木瞳说。

    “可是你不是说扶着吗?”南木玲还是有些不满道。

    “行了,都自己骑了一圈了还说这话?”铃木瞳说,“上去再骑一下,这次我不扶,但是会在一旁看着。”

    “不扶?我不敢啊。”南木玲说。

    “你可以的。”铃木瞳鼓励道。

    “那,好吧。我试试。”南木玲说着,又跨了上去。

    虽然心里还有些发毛,但是骑上去了后却稳稳的,见自己骑得挺好,南木玲得意的大喊:“我会骑了!我会骑车了!”兴奋地将双手都举了起来。

    然后......就和车子一起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一旁那个看着的铃木瞳看到只一幕,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笑。

    “笑!你不是我看着我吗?怎么我都摔跤了还不扶着我?!”南木玲半躺在地上,对着铃木瞳说。

    “那个,我不是没反应过来嘛。”铃木瞳说。

    “反应不过来?你骗谁呢?!你是忍者啊!”南木玲说。

    经过这几天在桥本家居住时听桥本家族人的各种交谈,早已知道铃木瞳的身份。

    “真的是反应不过来。”铃木瞳苦笑道。其实他还真没说谎,因为在南木玲再次骑车的时候,他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前世,他小的时候学骑车的时候了。

    而他学骑车的时候,才9岁,一个小孩子自然是反应不过来的。

    正在铃木瞳边解释,边扶起南木玲时,天空中飞来一只忍鹰。

    看到忍鹰,铃木瞳和南木玲交代了一声,就跑回自己房子去了。

    他刚刚跑到小院,忍鹰就停在了他伸出的胳膊上,从忍鹰腿上拿走了信笺,忍鹰就飞走了。

    看了一眼信笺上的内容,铃木瞳笑了。

    信笺上说,五代火影一系都是相信他的,只是当时的情况整个村子都被前一晚团藏的人骗了,现在他们也没办法在明面上召回他。

    但是,火影一系不会真正的派出追杀部队的。

    所以,铃木瞳笑了。追杀部队,他不怕,但是这表示了一个态度,一个木叶对他的态度和一个他以后再融入木叶态度。

    而这个信笺之所以这么晚,是因为铃木瞳离开木叶后没多久就进入了遗迹,而木叶也是开始安抚村民,顾不上这些。

    不过,虽然晚了,但是铃木瞳并不在意,至少很有诚意。所以,他才会笑出来。

    刚看完信笺,并使用火焰熊熊将信笺烧毁,就看见家族大批武士组队往外跑去。

    “开始了吗?”看着这些武士,铃木瞳喃喃的说。也是,距那个计划开始已经有一阵子了。

    外界,整个铁之国已经陷入了混乱,桥本家为了夺取大名的权利发动了秘密政变,但是却被人捅了出去,大名大惊之下,传幕府将军觐见。

    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就把事情摆在明处!姑姑戎装在身,和几个心腹一起前往大名府。

    “幕府将军,请卸甲卸忍。”在主政厅外,两名护卫武士拦住姑姑说。

    “滚开!”姑姑一把拨开两名武士,大步踏了进去。虽然在计划实施时,姑姑还有些优柔寡断,但是当事情真正摆在面前,姑姑就霸气多了。

    而在她进去之时,她身后的武士就出来了两个,拦着这两个武士,免得他们误事。

    “大名先生,不知叫我来何事?”姑姑上前说道。

    “唉!为什么?我自问对你们桥本家族不差。”大名看着她了良久,长长叹一口气道。

    “为了永绝后患。”姑姑说。

    “我有对你们家族做什么吗?”

    “没有。”

    “那何来永绝后患之说?”

    “为了永远的高位。”

    “我知道了。请不要伤害太多。”大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再起来之日,拜托道。

    “我会的。”姑姑说。

    至此,原大名和桥本家主事人桥本久美子(姑姑)共同宣布,大名退位,让位桥本久美子,桥本久美子为新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