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一三章 惩罚、去学校

    听到南木玲的话,铃木瞳惊到了,他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南木浩是她的哥哥。

    “你居然和南木浩是兄妹?那我什么你们之前表现的不像兄妹?”铃木瞳想了一下,确实没有发现南木浩和她的关系。

    “我们是兄妹还需要告诉你吗?”南木玲不屑道。

    “不需要,但是我很好奇,你们是兄妹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现在又告诉了我?”

    “之前没有表现出来是因为我们从小经常玩这种游戏,而现在告诉你只是我说漏嘴了。”说着,南木玲还有点可惜。

    “怎么?不能告诉我吗?”

    “没有,只是被你发现就不好玩了。”南木玲嘟嘟嘴。

    “被我发现?”铃木瞳的声音提高,明明是你自己说漏嘴,刚刚还承认了。

    “就是被你发现了!要不是你,我会说漏嘴?”南木玲插着腰道。

    “呵呵。”铃木瞳觉得前世的网上说的不错,女人啊。

    “行,我不和你争,那现在已经知道了,能告诉我你和你哥之间为什么装不是兄妹?为什么你认为你哥就能帮你?”

    “哦,我都忘了!”南木玲咋呼起来,“你要惩罚我,我去找我哥,看你敢不敢惩罚!”

    说着,南木玲就跑了出去。

    看见南木玲跑了出去,铃木瞳也不急,直接安排门口的下人让他们传话,不许南木玲走出桥本家的大门,然后才慢悠悠的去找南木浩。

    “哥!”南木玲跑出自己的铃木瞳的房间,找到正在休息的南木浩。

    “怎么了?不是说先不告诉他我们是兄妹吗?”南木浩有些奇怪,怎么找自己了,离开族里时,说是先隐瞒着铃木瞳呢,怎么这会直接过来叫开哥了。

    “我告诉他了。”南木玲说。

    “告诉他了?之前不是你说的不告诉他吗?”南木浩有些好奇,只要是他这个妹妹的要求,只要不过分,他都会满足的。之前妹妹让他瞒着铃木瞳,他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同意了,除非铃木瞳自己看出来了或者他的妹妹告诉他。但是,南木玲居然没几天就告诉他了,所以还是有些好奇的。

    “还不是他?”南木玲哼了一声,道,“不就是拿了几个东西嘛,居然为了几个平民要惩罚我!”

    南木玲说着,还愤愤不平的。

    “拿了几个东西?”南木浩听到南木玲的话,知道她说的不像那么简单,摇摇头道,“我还是要去问一下铃木瞳啊。”

    “就是,让他惩罚我?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批评他!哼!”南木玲在后面“助威”道。

    “批评谁啊?”正说着,铃木瞳进来了。

    “批评你!让你敢惩罚我!”南木玲说。

    “怎么?之前我已经说了,不是因为平民惩罚你,而是因为你本身的行为惩罚你。”铃木瞳说着,让南木浩和他一起走出房门。

    在门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南木浩。

    “呵呵,我就知道。我这个妹妹让你操心了。”南木浩轻笑一声,道。

    “我也没怎么要让她做什么,只是不许出我们桥本家的大门而已。”铃木瞳说。

    “行,这也够了。是该好好惩罚她一下了。”南木浩说。

    “哥哥你混蛋!”只见南木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跑远了。

    “唉!小玲!”南木浩见南木玲跑掉,就想去追,却被铃木瞳拦住了。

    “别去追。我已经安排好了,她出不去的。在桥本府里,没什么危险的。”铃木瞳说。

    因为他的原因,他带回来的客人还没人敢动。

    “可是我怕她想不通。”南木浩担忧道。

    “没事的,只要时间够,他就能想通。”铃木瞳说。

    把她关上几天还怕想不通,5天不行10天,10天不行20天,她总会想通的。

    南木浩和南木十万可以压着自己的追随者,南木玲也已经被限制不可以出桥本府,于是决定去一趟学校了。

    铃木瞳正在往外走时,南木玲也跑到了门口,和守门的护院吵着。

    “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南木玲横道。

    “抱歉,桥本大人说了,不让您出去,请不要让我们为难。”护院道。

    “我是你们家的贵客,你们必须放我走。”南木玲说,也不知道她怎么听来的“贵客”这一说法。

    “抱歉,我们接到的命令就是不许放您出去,但是您可以在我们家族的庭院随意玩耍。”护院道。

    “放我出去!”南木玲说着,就想冲出去。

    但是,很明显,她出不去,护院将她拦着。

    南木玲从小在爷爷的羽翼下成长,还有哥哥南木浩帮衬,所以族里的秘技根本就没有学,只是帮着族里的妇女们缝缝补补,所以根本没有力气冲破护院的拦截。

    “呵呵,你挣不脱他们的。”正在她在护院的拦截中挣扎时,铃木瞳也走了过来。

    “混蛋!你快让他们放开我!”南木玲对他喊道。

    “放开你干什么?你不知道你在被惩罚中?”铃木瞳轻笑道。

    “我要出去!你管不到我!”南木玲喊道。

    “很明显,我管的到。”铃木瞳说。

    “别让她跑出去了。”铃木瞳对着护院说了一声,在南木玲愤怒的目光中,哼着歌,走了出去。

    忍界学校离桥本府并不远,但是也说不上近,使用瞬身术,不到一天也就到了。

    “唉,身法变慢了。”望着忍界学校的大门,铃木瞳道。

    虽然他的忍术是不会生疏的,但是还是有快慢之分。这一段时间,太过于享受,各种忍术的结印时间相对于之前要慢了。

    “看来以后要常常使用忍术了。但是我的车......”铃木瞳想着,木叶的驾校班都已经毕业几年了,结果却没有车呢。

    但是,想到木叶,又想起了自己的叛忍身份,长叹了一口气。

    “铃木瞳大人,您回来了。”一名军人打扮的人跑了过来,对他敬了个中式军礼。

    “嗯。你们什么时候发现我的?”铃木瞳知道他们一定是早就看见他过来了。毕竟他来时,校门口的枪炮已经对准了他。

    “在您离学校1000米的时候。”军人说。

    “好了,我进去了,让可乐尼洛来见我。”说着,铃木瞳径直向自己的房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