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零九章 时机成熟

    看到南木浩伸过来的胳膊,麻仓叶也不含糊,用刀在他的胳膊上就是一道口子。

    然而,在将南木浩的血滴在边界上并配合着解除之法,但却没有什么作用。

    “不可能啊?既然是祖先流传下来的血脉,一定可以解除的。”麻仓叶“看着”并没有被解开的“结界”,说道。

    “是不是血脉稀薄的原因?”懂一些(前世)的铃木瞳道。

    “不会的。即使是稀薄也是可以的。”麻仓叶想了想,突然问道南木浩。

    “你是不是结过婚了?”

    “你怎么知道?”南木浩很确定这些人并不知道才对,毕竟在之前的大会里他的媳妇并没有出现,而之前他们也没有看见过。

    “只有破身的人的血脉才会不起作用。”麻仓叶道。

    “呃,破身?”南木浩没有听懂。

    “就是......”铃木瞳小声在他的耳朵旁解释道。但却让南木浩有了一个大红脸。

    “可是我们这些勇士全部都破身了啊。”知道了什么意思,虽然还很害羞,但是南木浩还是为难的说道。

    “那就出不去了。只有没有破身的人的血才可以。”麻仓叶说。

    “现在去哪找破身的人去啊,回村子吗?”南木浩道。

    “不,有一个人。”铃木瞳说。

    “是谁?”

    只见铃木瞳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南木玲。

    “是她。”他说。

    “不行,我不同意。”说话的是南木十万。

    “为什么?”铃木瞳问道。

    “因为她是族长的女儿,不可以破身。”南木十万说。

    “谁说我们要让她破身了?”铃木瞳反问道。

    “你们刚刚明明说了。”

    “我们只是想让她流点血,解除结界。”铃木瞳解释道。

    “那也不行。那可是族长的女儿。”南木十万还是不同意。

    “可以。”终于听明白的南木玲在一旁插嘴。

    “小玲。”南木十万有些着急,“我们可以回村子重新找一些人来。”

    “我说了可以就是可以。”南木玲可是着急出去的。

    “来吧。”说着,南木玲将手伸向了在一旁等待的麻仓叶,但是却将头扭了过去,还紧紧的闭着双眼。

    “好吧,有点疼,你要忍着点。”麻仓叶说着,上前去在南木玲的胳膊上划了一个小口,然后将血接了一些,滴在“边界”上,然后解除了“边界”。

    “还没好吗?”等一切都做完后,南木玲还在一旁闭着眼睛问道。

    “已经结束了啊。”南木浩道。

    “什么?结束了?我怎么不知道?”南木玲一下睁开了眼睛,看向自己的胳膊,果然胳膊上有一道不深的口子。

    “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南木玲问道。

    “你没有感觉到刀子割你的胳膊吗?”铃木瞳问道。

    “没有啊,就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胳膊上滑了一下。啊,那不刀子吧。”南木玲后知后觉的说。

    “就是刀子。”铃木瞳很奇怪,为什么被割一下却被她形容的那么轻松。就算是忍者被割只是可以忍住而不是将疼痛降低。

    “你以前感到疼的受伤程度是什么?”铃木瞳问道。

    “什么是受伤程度?”南木玲不理解。

    “刚刚割破你的皮肤你没有感到疼那就是受伤程度。什么样的伤害你会感到疼?”

    “任何受伤的时候都会疼啊?怎么可能不疼?”南木玲觉得铃木瞳问的问题好奇怪。

    “那你......”刚刚怎么会感觉不到疼呢?铃木瞳还想问。

    “什么?”

    “没什么?”铃木瞳觉得还是不问了算了。

    看铃木瞳没有奇奇怪怪的问题了,南木玲第一个踏出。

    “真的出来了?”南木玲有些怀疑的往前多跑了几步,然后又来来回回的在原“边界”的两边跑了个欢。

    “真的出来了,我们真的出来了!”南木玲大声喊道。

    看到南木玲在前面转着,铃木瞳都有些痴了。

    “大哥,该出发了。”看铃木瞳在那愣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凌提醒道。

    “哦,哦,走吧。”回过神来的铃木瞳招呼道。

    说着,铃木瞳带着他们第一次(对于他们来说)踏出了这个地方。

    “大哥,我们先去哪里?”走在路上,在南木一族的人比较靠后时,凌问道。

    “先回桥本家族吧,毕竟他们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啊。”铃木瞳想了想说。

    “呃,大哥,你忘了我们还有悦来客栈吗?让他们住那里更好吧。”凌说,“毕竟虽然你是桥本家的天才,但是这么多人在桥本家......”

    “哦,对了,你说我这记性!”铃木瞳一拍脑袋,道。他都忘了,这么多人安排在桥本家族确实有些不妥。

    “那还是去铁之国的悦来客栈吧。”铃木瞳想着,毕竟那个怡安町如今已经被他和三个智者经营成铜墙铁壁了。

    话说回来,其实没他什么事,也就是沾了自己是召唤者的光了而已。

    还好一路上没碰到什么事,平平安安的到了怡安町,不然,要是这些南木族的人因为他死了的话,就不好了。

    虽然他们是他的追随者,但是他可以看出来这都是祖训和他们的队长压着,并且那怕是队长对他也只是因为祖训的原因,所以,在相互之间的情感还没有培养出来时,若是因为他死掉几个人,就更不好培养了。

    而且虽说他的能力不差,还有凌在一旁帮衬,但这些人不知道啊。

    走到怡安町,远远地就可以看见前来迎接他的诸葛亮。

    “有劳各位先生还在此等候在下了。”走到诸葛亮等人身前,铃木瞳弯腰作揖。

    “桥本大人前来,我等身为下官自然是要迎接。”诸葛亮不卑不吭道。

    “我早已不做官也做不来那个官,先生莫要折煞我啊。”铃木瞳连连摆手。

    “我等已为各位准备酒菜,请移步吧。”诸葛亮对铃木瞳身后的人说后,和铃木瞳同步前往原来的府衙。

    “先生,不知那些事如何处置?”走在路上,铃木瞳问道。

    “根据桥本大人的安排,亮自不敢怠慢,时机已经成熟,只等桥本大人的命令了。”诸葛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