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零八章 用我的吧

    “为什么非要去呢?”族长皱着眉头,他还是不太放心自己的孙女。

    “人家从小就在在村子里,还没有出去过,让我出去嘛,好不好?”南木玲走过来,晃着族长的手,撒娇道。

    “可是,外面很危险啊。”族长说道。

    “有来临者还有族里那么多的追随者,你还害怕有多危险啊?”南木玲道。

    “这......”族长将目光投向了铃木瞳。

    “族长,如果相信我的话,就交给我吧。”看到族长的目光,铃木瞳道。

    “......行,那你可要帮我把她看紧了。”族长考虑了一下,见南木玲实在想出去,就同意了。毕竟就这一个孙女,实在是看不得她委屈,但是要是不同意的话,这孩子生气起来可是可以把自己饿的皮包骨头似的都不会吃一口饭的,他可受不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铃木瞳招呼道。

    “走吧,带着我们族的勇者,你的追随者,去追逐梦想吧!”族长意气风发的说。

    “好。”铃木瞳嘴角抽了抽,这老头怕是没毛病吧。再说,他的梦想可没那么容易实现,这里再好,他还是想要回到地球。

    终于,和族长告别后,一行人来到了遗迹的所在地,在“边界”的跟前,看到一马当先的南木玲撞在了“边界”上,铃木瞳才想起来,他还没有解除“边界”呢,而且他还不知道怎么解除呢。

    “那个,你们等我一下哈。我看看。”铃木瞳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的追随者们。

    追随者们静静的等着他。

    铃木瞳在“边界”处确实看不到也摸不到什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找人帮忙。

    他看不到,有可能灵魂看得到。

    铃木瞳将麻仓叶召唤了过来,让麻仓叶看看。

    “这是禁锢结界啊。”麻仓叶上前查看了一番,说道。

    “禁锢结界?那我应该可以感觉到才对啊?”铃木瞳纳闷了。

    “这是禁锢结界的变种。”麻仓叶说,“它是一个将禁锢结界变种了的新型结界,但是根本上还是禁锢结界。”

    “还真是。”铃木瞳试着用解除禁锢结界的印解除,虽然没有解除掉,但是却突然感觉到了。

    “好厉害。”这时,麻仓叶又说。

    “怎么了?”铃木瞳问道。

    “这个禁锢结界不同于一般的禁锢结界。一般的禁锢结界只能将人禁锢住或者禁锢很小的一片区域,但是它却可以禁锢这么大一片区域,而且还可以变成外面人可以随意进出但里头的人出不去的这种。真是天才的想法。”麻仓叶边说边蹲在地上探查。

    “那你能解开吗?”铃木瞳问道。他可是只会那初级版本的禁锢结界啊。

    “嗯,虽然变种的很厉害,但是可以解开。”麻仓叶道。

    “那你就先解开啊。”南木玲有些等不及了。虽然看到铃木瞳将麻仓叶召唤过来那会有些吃惊,但是现在她的心思就是恨不得马上出去,这个人明明可以解开,却在哪里研究,真是太可恶了。

    “你?”麻仓叶看到南木玲却一下子站了起来,将脸都快凑到南木玲的脸上去了。

    “你,你干什么?”南木玲往后退了几步,道。

    “我想明白了。”看了半天的南木玲,差点就让南木族的人一起动手了,麻仓叶却突然一脸兴奋的对铃木瞳说。

    “明白什么了?”铃木瞳问道。

    “我知道为什么他们不能出去了。”麻仓叶说。

    “为什么?”所有的南木族的人同声问道,声音有些浩大,把铃木瞳都吓了一跳。吓得凌的剑都拔出来了一半。

    “因为这个禁锢结界只是针对你们一族的。”麻仓叶对着南木族的人说。

    “不肯能啊,禁锢结界只可以禁锢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而且不分什么人的。”铃木瞳在一旁说道。

    “因为那是初级的基本的禁锢结界,高级到一定程度的禁锢结界甚至可以禁锢一个宇宙。”通过铃木瞳的大脑记忆以及系统的改造,他自然知道宇宙的存在。

    “这么厉害?”铃木瞳有些咂舌。

    “但是,就算可以禁锢一个宇宙,却也不能设置成不禁锢某一类或者只禁锢某一类人,所以我才说这个结界是天才的作为。”

    “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血统。”麻仓叶道,“设置的结界的人在设置之初就将自己的血和结界一起设置,同时给予结界一个‘限制拥有自己血统的人出入’的命令,就可以了。”

    “禁锢结界还可以这样?”铃木瞳感到有些稀奇了,这是结界,又不是地球上的那种游戏。

    “我也不知道,但是通过我的探查,这个结界反馈给我的信息是这样的。”麻仓叶也有些无奈,他咋知道这个结界这么另类,居然可以做到这些,甚至于反馈给他这个探查者。

    “我不管你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但是我听懂了一句,那就是你可以解开这个‘结界’让我们出去。现在,你快去解开它!”这时,南木玲插着腰对麻仓叶说。

    “呃,好的,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麻仓叶看了一眼铃木瞳,见他微微点头,便道。

    “要多长时间?”南木玲皱着眉问,她太想出去了,虽然以前还没来过这么远的地方(刚走到遗迹就被送回去了),但是她还是想要去更远的地方玩。

    “不太久。就是要等一阵。”麻仓叶回答道。

    “那快点。”南木玲道。

    “去吧。”铃木瞳在一旁示意道。

    “那个,还有一个事。”麻仓叶对铃木瞳说道。

    “什么事?”

    “我需要一个道具。”

    “什么道具?”

    “他们祖先的血,也就是他们身上流的的血。”麻仓叶指着南木族的人说。

    “什么?!”南木族的人有些不可置信。

    “为什么?”铃木瞳问道,一是自己好奇,二也是害怕南木族的人和麻仓叶干起来。

    “因为他们的祖先用鲜血将他们禁锢,所以我也要用他们身上的他们祖先的血来解除禁锢。”麻仓叶解释道。

    “那先用我的吧。”南木浩走上前来,伸出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