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零四章 调查

    第一零四章

    “怎么不将我的手下也解开?”被解开的南木浩问道。

    “解开让他们攻击我啊?”铃木瞳翻了个白眼,“你去给他们说,不许攻击我,我就解开。”

    铃木瞳自然是不怕他们的,只是他怕麻烦,能避开的自然要避开。

    “好吧。”南木浩答应道。

    “你们都听到了,解除缚身后不可攻击。”南木浩对自己的手下说。

    “知道了。”手下们纷纷答应道,他们之间是知道南木浩和他们的各种暗号的,但是这一次,南木浩说的是真话,不是想要表面上答应,背后使招。

    “好了,你解开他们吧。”南木浩对铃木瞳说。

    “行了,走吧,头前带路。”铃木瞳一挥手,就将禁锢结界解开了。

    “好,走!”看着铃木瞳的做派,南木浩心里不觉得膈应,怎么搞得跟他是领导自己是属下似的。

    带着铃木瞳二人一路在明明平整的路上绕来绕去,在经过一片小树林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小村子映入眼帘。

    “这就是你们的守墓一族?”看着着个村子,铃木瞳问道。

    “是。”南木浩道,但却不想和铃木瞳说太多。

    “阿浩,回来啊,怎么还带了个外人?”在往村子里走时,一个老汉问道。

    “他们是从墓室里出来的。”南木浩说。

    “什么?”老汉大吃一惊,本来好奇的眼神立即变成了憎恨,用憎恨的眼神看着铃木瞳二人。

    什么鬼?啥情况都不明白就恨我?看到老汉的眼神,铃木瞳心里骂道。

    “我先带着他们去找族长。”南木浩说着,快步了起来,显然是知道老汉的脾气的。

    “好,带过去,让族长好好审讯他们,最好杀掉!”老汉跟在后面喊了两句。

    “我去,这老头怎么这么凶悍啊。”听着老汉的叫嚣,铃木瞳说。

    “这是我们村最暴躁的一位,因为之前在战斗中受伤了,才开始当普通村民的,不然他要是见到你从墓室里出来,当先就一矛刺死你了。”南木浩说。

    说着,也将铃木瞳带到了族长家门口。

    “门口等着,我去找族长。”南木浩说着,走了进去。

    “南木浩?今天不是你看守墓室吗?怎么回来了?”看到南木浩,族长问道。

    待南木浩将事情说过之后,族长勃然大怒。“你不将破坏先祖的人击杀,还带到村子里来,你是何居心!”

    “族长啊,我就是因为拿不定主意才带他来的啊,看他的样子,一定是有所准备啊。再说,你想想,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早就跑了,他却要跟着我来到村子,能一样吗?”南木浩说。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出去看看。”族长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走了出去。

    “就是你们,闯入了我们的先祖之墓?”族长用不大的眼睛瞪着着铃木瞳。

    “我们可不是闯入。”铃木瞳说,“我们只是大大方方的进去了,而且进去的时候一没有人拦着,二不知道是墓室,而是认为这是遗迹。”

    “不知道?那你们现在从里面出来不会还不认为是墓室吧。”族长说。

    “恐怕让你失望了,里面除了一个人像之外,我们并没有看见什么棺木之类的和墓室有关的物品。”铃木瞳说道。

    “什么?没有?这不可能!一定是你再骗我,对不对?”族长说道。

    “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之前我可是不认识你,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个村子。”铃木瞳说。

    “嗯,说的有道理。但是,因为你还是闯入了我们先祖之墓,所以还是要对你进行审讯。”

    “审讯?什么审讯,我可不是你们想审讯就审讯的。”

    “擅疮他人先祖墓室,不该审讯吗?”

    “呵呵,你们在上面写了吗?”铃木瞳觉得有些可笑。

    “放肆!我不是和你在说笑。”族长怒到。

    “我也没说笑,但是,你如果想要你的战士死伤大半的话,我不介意打一架。”铃木瞳说。

    铃木瞳说话的同时,凌也配合着将武士刀抽出两了半截。

    “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审讯你们,但是你们要在村子里待到我们调查清楚为止。”族长看到铃木瞳二人的样子,知道逃不了好。

    “行,正好想找个旅馆呢,有免费的住处挺好。”铃木瞳说。

    “小玲,带他们去找一件空房子。”族长看着铃木瞳,对身边的女孩说。

    “好的,爷爷。”小玲回答道。

    “跟我走吧。”小玲转过身来,对铃木瞳二人说道。

    跟着小玲来到村头一个破房子里,里面只有一些散乱的干草。

    “怎么就这房子?这我们怎么睡?”看着房子的情况,铃木瞳问道。

    “本来应该在审讯之后,关在地牢里的。有得地方睡觉不错了。”小玲白了铃木瞳一眼,说道。

    “行。就算是可以睡吧。”铃木瞳觉得和一个小丫头片子不能太计较。

    “我爷爷他们没回来,你们就不许出这个屋子。”小玲说。

    “那我们上厕所怎么办?总不能拉到房子里吧。”铃木瞳说。

    “那好吧,除了上厕所的时候。”小玲说。说完,就离开了。

    铃木瞳二人在破屋里就这样临时住下了。但是,临睡时,看着破房子地上的已已经烂坑兮兮的地面,铃木瞳眨巴眨巴眼睛,从自己小的背包里拿出两套床褥,铺在地上。

    “咦?大哥怎么还带着这些?”看着铃木瞳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明显比背包大的多的实物,看着这些东西的凌觉得自己大哥怎么装这些(他是知道铃木瞳有储物戒指的)。

    “经常出门执行任务,休息时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铃木瞳说。

    看着眼前铺好的被褥,再听着铃木瞳所说的话,凌觉得,铃木瞳出任务时,有些过于享受了吧。

    “行了,先睡吧。”看凌还在那想,铃木瞳招呼了一声,便先躺了下去。

    看铃木瞳率先睡下,凌也不好老在房子里站着,毕竟这个房子也就是个小屋一样。

    第二天,出门调查的人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把铃木瞳叫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