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 带走迪达拉

    解开了心结的兄弟俩默契十足,又一起打了回来。双方打的难解难分,两人的身上染满了鲜血,只不过看着夸张,实际上两人的伤势并不重,最终以鼬使用“月读”(假装的),佐助昏迷结束。

    “打伤”佐助后,鼬和鬼鲛一起攻击卡卡西和凯,让鬼鲛的压力倍减。

    但是,晓组织的人可不少。

    鼬和鬼鲛对战卡卡西和凯,飞段和角都对战6小强(1V3,第七班佐助“昏迷”,手鞠帮忙),蝎和迪达拉对战铃木瞳,砂忍众解救我爱罗。

    飞段对战的是第七班。

    “怎么回事?他怎么越受伤越兴奋?”鸣人打着打着有些烦了,问道。

    “一定有问题!”手鞠说。

    “我也知道有问题,但我不知道是什么问题。”鸣人说。

    “他好像在画什么阵法。”小樱说,“类似于铃木瞳的那种,但是他这种又不一样。”

    “哈哈哈,仪式完成了。”这时,飞段避开了三人的攻击,“伟大的邪神大人,马上你就能品尝到美味的祭品了。”

    飞段拿苦无狠狠的扎向自己的大腿。

    “啊!”正在往过冲想要攻击飞段的鸣人一个踉跄,差点半跪在地上。

    “怎么回事?”忍着疼痛,鸣人问道。

    “好像和他那个阵法有关。”小樱说。

    “哈哈哈,这是用你们的鲜血画的阵法,为了伟大的邪神。”飞段说着,又扎向了同一个伤口。

    “啊!”鸣人大叫,“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流血却不疼?”

    “好像他把伤害转移到你的身上了。”手鞠说。

    “没错,接受邪神大人的赏赐吧!”飞段说着,用苦无对准了自己的心脏,狠狠地刺了下去。

    就在苦无的尖端快要挨着他的皮肤时,一把苦无飞过,打断了了他的苦无。

    “我不会让你杀掉盟友的。”手鞠已经站在了飞段的侧面,在恶劣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她确实比相对和平且童年幸福的小樱更有战斗经验。

    “嚯嚯嚯,你能阻止吗?”飞段说着,飞身上前,攻击着手鞠,并将手鞠往自己的“仪式”里引。

    飞段一边攻击着手鞠,一边还伤害着自己,因为他并不离开“仪式”的范围,所以鸣人还饱受着伤害,小樱正在为他治疗。

    “真是奇怪的攻击。”小樱边为鸣人治疗着边说,“你的外表看不出来,但是皮肤下却是和被苦无攻击了一样。”

    “该死的家伙,一会我一定要打败他!”鸣人说。

    “怎么打败他?他的攻击那么诡异?”

    “我要让九喇嘛帮忙(鸣人已经和九尾达成了共识)。”

    “九喇嘛?”

    “就是我肚子里的那个九尾啦。”

    “啊!”小樱震惊的捂着嘴叫道,成长这几年已经知道了鸣人的悲惨童年和肚子里封印着九尾(从佐助处)。

    “就是他。”看到小樱的表情,鸣人也明白了小樱为什么惊讶。

    就在鸣人爆发三尾的时候,蝎、迪达拉与铃木瞳的战斗也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为什么我要一个人对战你们两个啊!”铃木瞳一边攻击着迪达拉、蝎。

    “谁让你厉害呢,瞬忍瞳?”迪达拉一边扔蜘蛛炸弹一边说。

    “该死!禁锢结界!”铃木瞳又用结界想将迪达拉困住。

    “哈哈,我被你抓到一回还会抓到第二回吗?”迪达拉迅速拉高,说。

    “砂铁散击!”在迪达拉升空的同时,蝎使用砂铁散击。

    “水遁·水阵壁!”铃木瞳进行防御。

    “绯流琥·针八波!绯流琥·背部尾刺!”蝎同时使用两个绯流琥技能。

    见状,铃木瞳使用了瞬身术来到了蝎的身后,拔出忍刀,使用“白牙”技法砍向蝎。

    但是,蝎的绯流琥可是全方位的,立即避开了。

    不过铃木瞳早想到了,瞬移出现在蝎的绯流琥上方,打破了蝎的的绯流琥,露出了他的本体。

    “你......你居然将自己改造成了傀儡?”铃木瞳一眼就看出了蝎的本体也是傀儡(本来也知道)。

    “只有永恒才是艺术!”蝎说。

    “胡说,爆炸才是艺术!”迪达拉这时候已经下来了,说着,还扔下了几个普通炸弹。

    “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小鬼,哈哈哈哈。”迪达拉笑着说蝎。

    “你说什么?”蝎用冰冷的眼光看着他。

    “哈哈,没什么,蝎大叔。”迪达拉说,“我们可是一组的。”

    就在这时,砂忍村的千代和海老藏也来到了战场。

    “你是......蝎?”千代看着蝎,不敢相信的说,“你为什么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你不觉得这是最完美的的状态吗?这是我最好的身体,不会受伤,不会影响战斗力。”

    “可是,你的人生......”

    “千代婆婆,你先去看看我爱罗吧。”小樱这时跑了过来,并不是打赢了飞段,而是飞段自己觉得没意思,不打了,跑远了。

    “怎么了?”千代说着,跟着小樱前往我爱罗所在的地方去了。

    晓的人已经将我爱罗体内的一尾抽了出来,我爱罗对他们来说已经没用了。

    “我爱罗!”千代已经发现我爱罗因为抽取尾兽而死亡。

    在被鸣人的嘴炮而说服的千代决定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我爱罗的生命,但是在这之前,有一个问题——蝎。

    千代拜托小樱,用她的身子当做傀儡和蝎战斗在一起。

    最后,千代使用白秘技·近松十人众,蝎使用赤秘技·百机操演。

    看的铃木瞳很不服气,也使用了大召唤术,召唤出了千名炮灰和圣兽亚利特斯·塔洛克、云雀恭弥、山本武。

    “傀儡?不是,是真人!”千代看到铃木瞳召唤出来的生物惊讶道。

    “哈哈哈,我终于出来了,我出来后别想我再回去!”圣兽亚利特斯·塔洛克一出来就对着铃木瞳说。

    说着,圣兽亚利特斯·塔洛克看向迪达拉,“这个人我喜欢,以后跟着我干吧!”一道白光闪过,圣兽亚利特斯·塔洛克和迪达拉都不见了。

    “哈,我的召唤物少一个,你的搭档也少了一个。”铃木瞳对着蝎说。

    “哼!”蝎哼了一声,使用赤秘技·百机操演攻击千代和铃木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