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 佐助与鼬

    罗罗诺亚·索隆、迪达拉是一组,约拿、可乐尼洛是一组,这样就有两组战斗人员、一组情报经费人员,组织人员的基本构成就有了。至于情报,不要小看“普通人”,铃木瞳的大量炮灰可是几年前就铺满了整个忍界。

    和迪达拉达成共识后,铃木瞳就将迪达拉放走了,他会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派一个人和迪达拉战斗,最后再因战斗失败而脱离晓组织。

    迪达拉离开铃木瞳后,迅速的追上了蝎。

    “蝎大叔,你将一尾人柱力抓住了。”迪达拉并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

    “嗯。”

    迪达拉看蝎不愿意说话,也就不吭气了,默默地拿出黏土大鸟,让蝎做上去,一起回到晓组织。

    到了晓组织,我爱罗已经被傀儡里的毒气毒晕了,对于晓组织来说,可以更好的抽出尾兽。

    砂忍村。

    放了迪达拉没多久,木叶援军就到了。

    “铃木瞳?你怎么在砂忍村外?”就算是修炼回来了,鸣人还是个大嗓门。

    “我本来是来祝贺我爱罗成为风影的,然后碰上了晓组织的人来争夺我爱罗,就传话给火影大人,请她派援军来,没想到是你们啊。”铃木瞳说。

    “晓组织?”卡卡西问。

    “嗯,是个全员由叛忍组成的组织,其他的我不方便告诉你。”铃木瞳说。

    “我知道了。”卡卡西心里一惊,连他都不能知道,看来这个组织秘密很深,即使这样,全员由叛忍组成的一个组织也是不容小觑的。

    “那先去砂忍村交接吧。”卡卡西说着,带队往砂忍村去了。

    铃木瞳跟在后面和6个小强一起叙述这两年分别之情。

    “哇!铃木瞳你太棒了!居然都是铁之国的幕府少爷了。”鸣人说,“不过我也会为当上火影去努力的。”

    “你一定会的。”铃木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你很强,我也不弱。”佐助虽然没有叛逃,但是是这两年在卡卡西的教导下,成长的也很大,顺便一题,佐助在平时一直在瀑布下锻炼着。鸣人回村后也是,而且人员已经扩大到12小强全员了。

    “铃木瞳你越来越帅了,就是品味还是那么差!”小樱上下看了一下铃木瞳的打扮(死神死霸装、进击的巨人长袍、赤脚),说。

    “小樱。”小樱你不是双重人格吗,直接说出来真的好么?铃木瞳想着无语的看了小樱一眼。

    “哈哈,开玩笑的,你的打扮还会很有特色的。”小樱笑道。

    你还不如不说,铃木瞳想,这可是他的标配打扮了,不知道多少其他忍村的小孩学他呢。

    “果然是青春的人啊!铃木瞳!”小李跟上来,想要和了铃木瞳插句话,但是他的队友见他上前好像故意慢了几步。

    “谢谢你,小李。”铃木瞳一头黑线。

    “你很厉害!”宁次/天天。

    没说几句话,就赶到了砂忍村。

    “木叶上忍旗木卡卡西奉火影大人命,前来支援。”卡卡西在风影办公室对暂时接过风影事务的手鞠说。

    “非常感谢火影大人的支援,我们现在开始交接。”手鞠说着,让手下和卡卡西交接,交接完后木叶的一个人将文书带回去。

    木叶的人将文书带走后,卡卡西等人和手也一起前往晓组织基地之一去救我爱罗(铃木瞳提供的情报)。

    晓组织基地之一。

    晓组织的人和我爱罗在一个结界里面,晓组织还在抽取我爱罗的尾兽。

    “出来,把我爱罗交给我们!”鸣人在基地外大喊。

    “鸣人,你不是修行了两年了吗?”铃木瞳问道,原版里鸣人修行后,回到村子要成熟很多啊。

    “是啊。”鸣人纳闷的回答道,不知道铃木瞳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铃木瞳问。

    “哦,反正要引他们出来嘛,用喊的不是更轻松。而且他们一出来结界不就破了。”鸣人的逻辑无人能比。

    “呃,好吧。”铃木瞳不说话了。

    “白痴!那是只能出不能进的结界,你这两年到底学了什么?”佐助说。

    看卡卡西他们要几个人破开结界,铃木瞳打断了。

    “不用那么麻烦。”铃木瞳说着,将麻仓叶召唤了过来。

    麻仓叶只用结一个印,就将结界破坏掉了,对麻仓叶来说,这个世界的结界太过于低级了。

    “该死!拦住他们!”佩恩发话道。

    迪达拉、蝎、宇智波鼬、干柿鬼鲛、飞段、角度同时飞身而下,攻击木叶和砂忍。

    佐助看见鼬的身影,立即上前,“你的对手是我!”他说。

    “愚蠢的弟弟啊,几年的时间你还是没有成长啊。”鼬边攻击着佐助,边说。

    “混蛋大哥!为什么不告诉我?”佐助的攻击越发凌厉。

    打着打着,他们偏离了主战场。

    “告诉你什么?你还是那么的愚蠢,一点长进都没有?成长吧,憎恨吧,让仇恨在你心里生长!”鼬一边攻击一边刺激着佐助。

    “月读!”鼬在佐助露出的的一个破绽下使用月读使佐助又经历了小时候的痛苦。

    “啊!”幻术结束后,佐助捂着眼看着鼬。

    “鼬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怎么做?”佐助问。

    “我愚蠢的弟弟啊。”鼬开始了。

    “你才是愚蠢的!”佐助喊道,“我已经想明白了!全族惨案你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更何况一个家族里不可能只有一个天才,而且木叶的一个大族全族被杀,不可能暗部没有一点消息!”

    “你知道了。”鼬说。

    “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

    “忍者学校毕业后,铃木瞳告诉我要相信你,过几年后想到的。”

    “你很聪明。”

    “哥哥,回来吧。”

    “不行,我是叛忍。”

    “我可以和火影大人求情。”

    “就凭你?我的罪名不是什么小罪。”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会向火影大人求情,如果可以回来呢。”

    “不会的。”鼬说着,刺伤了佐助。

    “哥哥。”佐助一脸的不可置信,迷茫的望着鼬。

    “我是木叶的叛忍。”鼬说。

    “我明白了。”佐助说着,又和鼬战斗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