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 管家的身份

    跟着武士来到安本家的主卧室,在床下发现了一个地道。

    “这是怎么回事?”铃木瞳问。武士张了张嘴,没回答。地道在安本家的主卧室,为什么安本出来了但是管家去跑了,这两个人的身份怎么转变了?一直回到府衙,铃木瞳也在想着这个问题。

    “怎么了?想什么呢?”回府衙,诸葛亮正在正厅等着他。

    “安本的管家跑了。”铃木瞳说。

    “管家跑了?安本却被抓了回来?”诸葛亮轻摇羽扇,“看来,这个管家不是凡人啊。”

    “你知道?”铃木瞳说,“也对,你应该知道的。”

    “安本的管家从安本五十一的主卧室地道里跑的,我已将让人去追了。”铃木瞳说。

    “在我看来,是追不上了。”诸葛亮说。

    “怎么追不上,我派去的就算不是忍者,也是武士啊,追一个普通人还不是简简单单。”

    “你能保证他是普通人吗?”

    “这......那就等消息吧。”

    ......

    回到铃木瞳将安本家围起来的时候。

    “老爷,老爷,不好了,町长大人带人将我们围起来了!”一个门口的下人在门口看见铃木瞳指挥武士包围安本宅邸就跑到安本面前。

    “怎么回事?”安本五十一问。

    “不知道老爷,只知道他们外面正在包围。”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等下人走后,安本五十一让人叫来了管家,与管家一起去了主卧室。

    安本五十一在将门锁从里面扣上后,看了看门缝,没有人。

    “先生,怎么办?那个小兔崽子将我们围了起来。”安本五十一问管家。

    这时,管家不再是那个对安本五十一毕恭毕敬的管家了。

    “安本桑,你做了什么?”管家问。

    “什么也没做啊,就是我和那个小兔崽子在一起的时候您也在的,除了在悦来客栈的时候,但是那时候就收了他一张打折卡,再没有过单独接触了啊。”安本五十一想了想,说。

    “那你有没有丢过什么东西?”管家问。

    “我好像丢了一个账本,对,就是丢了一个账本。上面有好多其他家族和我们家族的交易。”

    “那应该是被桥本正瞳拿走了。”

    “不对啊,那是一个下人偷走的。”

    “那时候和桥本正瞳有关的事有什么事?”

    “处决了一个叫田中野的人,好像。”

    “看来我们都有些小瞧了这个小鬼啊。”管家感叹道。

    “什么意思?”安本五十一还没搞清楚。

    “我想应该是桥本正瞳派人杀了你的下人,偷了你的账本。而那个所谓的‘田中野’实际上就是你的那个失踪的下人。”

    “这......”安本五十一明白了,但是正因为明白了,反而更疑惑了,桥本正瞳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偷走账本并掳走下人的,没有任何人看见他们。

    可是,外面桥本正瞳的人正在包围他们,可不是想事情的时候。

    “先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您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必须让您离开。”安本说着打开卧室里床下的地道,说,“请先生从地道离开吧。”

    等到管家进了地道,安本五十一也去了大门口,即使再笨,他也知道只要保全先生(这里指管家)的安全,他就安全,最多难受几天而已。

    ......

    铃木瞳派去追击的武士钻进地道,顺着地道一路跑到了出口。

    地道的出口已经在怡安町城区的管辖区外了,正好在市道边上,两名武士互相看了看,决定顺着市道追过去。

    看见武士远去的背影,管家从出口旁的一个隐蔽处钻了出来。

    “安本真是老奸巨猾,谁能想到地道的出口处还有一个藏身点,以防有人从地道里追过来。不过,便宜我了。”管家哈哈大笑起来,转身又往怡安町走去。

    管家在怡安町的一家车行找了一辆马车,坐着马车优哉游哉的向南木府(怡安町全称西海道南木府长海市怡安町)里而去。追击他的两名武士还在向长海市的方向长跑着。

    2天后,管家来到了南木府,准备在南木府府衙要找到府长大人。

    “你是谁啊?府长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门口站岗的人看了一眼管家,说。

    “你去通报一声,只要说是怡安町的管家来,府长一定会同意我见他的。”管家说。

    “在这等着!”那个站岗的没好气的说,进去通报了。

    没一会儿,他出来了,说:“你可以进去了,在候客厅等着。”

    “好。”管家说了一声,高傲的走了进去。

    管家进去后,站岗的吐了一口唾沫,“呸,什么人啊!”

    管家走了进去,在候客厅喝了四、五杯茶水,府长大人才来。

    “你怎么回来了?”府长大人一进候客厅,看没有其他人,直接就问。

    “府长大人,不是我自己虽然想回来,但是没有您的命令也是不敢擅自回来的,可是没有办法啊。”管家说,“您安排我去安本家,本来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着,但是突然来了一个少年町长。”

    “少年町长?是桥本家那个?嗯,我知道了,你继续。”府长插了句嘴,说。

    “他来了以后,本来我们以为可以像之前一样将他击杀或拉拢,刚开始,他也确实收受了安本等家族给他的金钱,可是所有家族两天前却被他团团围住一个没剩的抓紧了大牢里。”

    “怎么回事?没出事他为什么抓你们。”

    “安本家有一个账本,记录着各类见不得面的交易,被他得了去,我认为是因为那个账本给了他机会。”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去找个地方休息。”府长说。

    管家告辞后,府长在府衙里渡着步,想着如何处理桥本正瞳。

    就在这时,一个通报下来,是铁之国为了更好的监督为官着的作为,开展监督检查,由京都检查各道、府,各府检查市、町、保、村。

    这就正好给了府长一个机会,一个收拾桥本正瞳的机会。

    第二天,南木府就发出了一道命令,让各市、町、保、村积极配合府里的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