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章 刀术对决

    回转到桥本家。

    桥本安札在训练场训练着自己的绝招——二刀流。

    其他武士的佩刀也是两把,一把太刀,一把短打,但是,他们只是用太刀攻击,短打防御,算不了二刀流。

    二刀流并不是桥本安札的原创,但是可以说是他发扬了二刀流,因为到目前为止只有他将二刀流用到了极致。

    桥本安札的二刀流是放弃短打,但是用两把太刀同时进行攻击。

    只见训练场里桥本安札一把太刀朝前,一把太刀朝后(类似于反握匕首的姿势),在前一把太刀攻击之后,另一把立即跟上,反复循环。

    这样的招式如果太慢可能会很滑稽,但是,当速度达到了一定的时候,那就相当豪华和危险,堪称死亡之舞。

    而桥本安札既然是发扬者,就不止这一个招式。

    还有一招旋天斩。

    是将两把太刀并在一起,刀刃一前以后,将刀当成棍用,只不过这个“棍子”只可以握中间,而且两边会划伤敌人。这是普通攻击,还有就是将“棍子”旋转至极致,用以攻击敌人。

    看到这些招式,周围围观的人都很佩服创出这些招式的桥本安札。

    不过,这时候,铃木瞳也回来了。

    “哟,我还以为你怕了,逃跑了呢。”一个在训练场观看的桥本安札训练的族人无意间看到铃木瞳就嘲讽了一句。

    “有能力的人从来不会说废话。”铃木瞳说着,走进了训练场。

    “什么?这个人怎么这样?”

    “人家是三姨太的人嘛。”

    “就是,我们这些普通族人可不被他看在眼里。”

    “原来,你就是那个外姓人。”听到声音的桥本安札停止了训练,面向铃木瞳,说。

    “马上就不是了。”铃木瞳说,“看你训练的样子,刀法不错。”

    “过奖,希望你不要过早落败就是。”

    “哪里,你也一样,好好训练,我先去休息了,期待正午的对决。”

    “我也一样。”

    说完,两人都离开了训练场,在对决前还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的。

    正午时分转眼就到,铃木瞳和桥本安札的对决就在北院大院里,其他家族都受邀而来,将庭院挤得满满当当。

    各位,我们家族今天将举行一个对决。”姑姑说,“我们家族的桥本正上之养子,铃木瞳,将要回归桥本家族。”

    一指铃木瞳。接着说:“为公正的回归家族,我们特意安排了桥本安札和铃木瞳进行刀术对决,并请各大家族充当裁判。我们的条件是只要平局就可以回归,但是比试过程中不可重伤对方。”

    “他好像是姓铃木而不是桥本吧。”竹田家的族长竹田家光说。

    “我已经说过了,他是桥本正上的养子,是有正当继承权的养子。”姑姑说。

    “哼!养子?就桥本那个懦夫的继承权?他还有吗?”竹田家光说。

    “这是我们桥本家的事,不劳竹田家操心,要不是因为要显得公正,将你们请来当裁判......”姑姑说。

    “就算是你们家的家事,但是历史上还从没有一个外姓可以成为本家的武士。这有违武士本意。”竹田家光说。

    “我可以说两句吗?”铃木瞳站出来说。

    看到姑姑点头,其他人也没意见,他说:“历史是由人改变的,也是由人写的,在未来,我们就是历史,不改变,就会被抛弃。看看铁之国,因为忍者的关系什么也做不了。诚然,可以保持中立,其他国家不会攻击我们,但是我们也失去了发展的方向。”

    就在其他人感到说的有道理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放屁!”竹田家光说。

    “怎么了?我说的哪里不对?”铃木瞳问。

    “我们铁之国经历了上百年,一直都是以武士之国自居,人人以当武士为荣,那我问你,你所说的发展是什么?难道要放弃武士的身份吗?”

    “我没说啊。”

    “两位,你们说的好像远了点吧。”这时候,加藤家主说话了,“反正我同意了。”

    “同意什么?”竹田家光还没反应过来。

    “桥本正上的养子铃木瞳与桥本安札的对决只要平局就可以回归桥本家。”加藤说。

    “附议。”山木家主也说话了。

    “附议。”清原家也说话了。

    “这......我也附议吧。”一看都说话了,他一个人抗议也没有用,竹田家光只好也同意了。

    “既然这样,我宣布,决斗开始!”姑姑宣判道。

    铃木瞳和桥本安札走上台前,将事先准备好的竹制太刀、护具挂好、带好,互相鞠躬。

    “是正式对决了,我不会防水的。”桥本安札说。

    “一样。”

    说着,铃木瞳一步踏出,中规中矩的挥出太刀。

    不过,本来就没有认真的铃木瞳毫无意外的被桥本安札挡住了。

    “怎么回事?他的速度不应该这么慢啊?”下面,观看的山木小泉说。

    “什么意思?”旁边的的人问。

    “铃木瞳的速度很快,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比试中居然肉眼可见。”山木小泉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个人问。

    “就是说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肉眼看不见的地步。”

    “这么快?不可能吧。他才多大?”

    “看下去吧。”

    回到台上,轻松档下铃木瞳攻击的桥本安札说:“你的速度这么慢?希望你能认真一点,你绝对不可能是这么慢。”

    “呀嘞呀嘞,被你发现了。”铃木瞳说,“好吧,我会认真一点。”

    “可恶!”桥本安札说。他觉得铃木瞳没用把他放在眼里。

    说着,率先进行了攻击。

    桥本安札使用了旋天斩,被铃木瞳档下。

    “你很不错,居然挡下了,但是这还不是我的极限。”桥本安札说。

    “你要用最强攻击?”铃木瞳问。

    “对付你还不需要。”

    “算了,一招定成败吧。”铃木瞳说。

    说着,与桥本安札拉开了距离。

    铃木瞳使用标准的居合斩起步式,一手紧握刀把,眼睛虚眯,定定的看着桥本安札。

    桥本安札也使用了前后式的二刀流刀法,冲向铃木瞳。

    只见铃木瞳看着桥本安札越来越近,身子也越压越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