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章 一人成军

    “我知道了。”三代说。

    “你怎么知道月光疾风会遇袭?”三代问铃木瞳。

    “我不知道,明天就是正式赛了,我睡不着,刚好看到有人在房顶追逐,就上看了看。”铃木瞳说。

    “这样吗......行了,事情的前后我都知道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三代说。

    等两人走了以后,三代开始交代其他人做好防范工作。

    第二天,正式赛开始了。

    看到还是月光疾风而不是在那里看戏的不知火玄间,铃木瞳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萌萌哒。

    因为剧情的改变,托斯于预选赛赢了秋道丁次,没有私自向我爱罗挑战,而是在正式赛对上了铃木瞳。

    铃木瞳的场次在倒数第二个。

    “我会向大蛇丸大人证明能力的。”托斯在步入比赛场地的时候,小声说道。

    铃木瞳因为事先知道托斯的音波攻击,早早地将耳朵堵了起来。

    看到月光疾风放下的手,就开始手拿苦无冲向托斯。

    “堵耳朵就有用了吗?”托斯看到铃木瞳两个耳朵里的耳塞,说。

    说着,照常发动音波攻击。

    铃木瞳一个踉跄,手上本来已经举起来的苦无差点拿不稳。

    “怎么回事?”铃木瞳停下来,拿开耳朵里的耳塞,问道。

    “我的音波可不是仅仅通过声音传播,而是通过皮肤都可以攻击的。”托斯得意的说。

    “骨传导?”铃木瞳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什么?”托斯没搞明白。

    “你不用知道!水遁·大瀑布术!”铃木瞳发动水遁,将托斯冲了成一个落汤鸡。

    在水里,音波可没那么容易使用,更何况托斯的身体里的都是水,要把水弄出来才可以。

    看到水攻确实有效,铃木瞳又使用了水遁·水龙弹之术,将托斯击晕,获得了胜利。

    最后,迟到的佐助和我爱罗打到一半,木叶崩溃计划开始了。

    一开始,羽毛从天而降的画面的确很美,但是,铃木瞳没看。

    因为从佐助战斗开始铃木瞳就闭上了眼睛,直到有人喊他。

    “铃木瞳!大蛇丸已发动木叶崩溃计划,现在紧急交给你A级任务,保护木叶。”一个暗部说道。

    “是!”铃木瞳张开眼,说。

    铃木瞳先赶到了三代所在的地方,不得不说大蛇丸的计划相当完美,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所以三代还是被大蛇丸困住了。

    “大蛇丸!我不会让你杀三代大人的!”铃木瞳说。

    “哦?那你有什么办法呢?”大蛇丸戏谑的说,“这可是四紫炎阵呢。”

    “说到底也只是个忍法而已。”铃木瞳说。

    “麻仓叶!”铃木瞳喊道。

    早早躲在附近的麻仓叶出现了,使用结界将三代、大蛇丸、四人众、铃木瞳封印在了一个局部空间里。

    “封印?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啊。”大蛇丸感慨道。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铃木瞳说。

    说着又让麻仓叶解开了四紫炎阵,放出了三代同时也放出了大蛇丸。

    “有什么用吗?你把自己也封印在里面了。”大蛇丸说。

    “唉!你不该进来的。”三代说。

    “已经进来了,所以,还是让我一起和三代大人战斗吧。”铃木瞳说。

    “就你们两个?”大蛇丸说。

    说着,发动了秽土转生。

    “什么!你居然亵渎死者!”三代气愤的说。

    “呦,是猿飞啊,很抱歉要和你战斗了。”一代对三代说。

    “哈哈,我们大战一场吧,请一定要杀了我。”二代说。

    一代和二代和三代战在了一起。

    “大蛇丸!就你人多吗?”铃木瞳大喊。

    将其的召唤物包括各类动物和人类炮灰召唤了出来。

    “天哪!这么多人!”在外面看着的暗部和其他忍者都惊讶了。

    一大堆的人密密麻麻挤在结界里外(不杀人的柯南、快斗不在)。

    大蛇丸再厉害也怕人多啊,而铃木瞳不光是炮灰多,有能力的人也多,自己的本事也不小,所以,又秽土转生出了四代。

    有四代的飞雷神,铃木瞳的大量炮灰被击杀,只有其他有名字的召唤物没有被杀,因为相互配合,只有物理杀伤力的四代拿他们毫无办法(四代的特制苦无只能射向目标附近)。

    看到自己的炮灰快要消耗干净了,铃木瞳马上将他们送出结界,让他们去支援木叶,自己和其他几个有名字的一起送三位火影归天。

    在经过一系列战斗之后,终于将三位火影送走,大蛇丸也废掉了双手,铃木瞳也疲惫的一屁股坐了下去(同时指挥把精神力快耗尽了)。

    值得庆幸的是三代没有死。

    不过,经过这一战,三代已经升起了退位的念头。

    “三代大人,我先去别的地方支援了。”稍做休息,铃木瞳告别三代,又离开了。

    铃木瞳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去到了鸣人所在地。

    因为系统又检测到了九尾查克拉。

    鸣人已经晕过去了,收服了一些鸣人无意识爆一尾的查克拉,鸣人也就醒了。

    “怎么回事?”鸣人醒来,问。

    “我刚好在附近,看到你晕倒了,就过来看看,刚来你就醒了。”铃木瞳说。

    “哦,我和我爱罗打了一架,救回了佐助,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鸣人说。

    “奇怪,好好地怎么会晕?”铃木瞳说,按理说应该是受到了刺激才会爆尾(动画里),他想。

    “什么?”鸣人没有听到。

    “没什么?你怎么晕的?”

    “就是本来打赢我爱罗后还想继续支援其他人,结果脑子一热就晕了。”

    “看来是它了。”铃木瞳说。

    “谁啊?”

    “以后再和你说。”铃木瞳说着,看鸣人没事,这才离开了。

    不行,要去看一下养父母!铃木瞳想到着,赶紧往家的方向赶去。

    虽然平民已经于昨晚被秘密转移到了避难所,但是他还是不放心。

    往家的方向赶的时候还有零散的砂忍和木叶忍者战斗,心急的铃木瞳看到木叶的占上风就不管,占下风顺手就一杀,然后赶到自己家。

    但是,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看到的情形他始终也没有想到。

    他的养父母居然没有躲在避难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