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四章 自来也

    原来,砍掉草之身的是铃木瞳的影分身。

    “什么时候?”地上,龙之介的人头说着,闭上了眼睛。

    “铃木瞳胜!晋级!”月光疾风举手说。

    “什么!这个该死的小鬼,龙之介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草忍的带队上忍气愤的说。

    “就是因为这样才杀他啊,一般人我才不杀呢。”听到草忍带队上忍说的话,铃木瞳说。

    “什么!这个该死的小鬼!”草忍带队上忍想要冲下去。

    “别冲动!我们,在木叶!”身边的草忍看着周围面目不善的木叶忍者,死死的抱着他。

    “拜!”铃木瞳招了招手,离开了比赛场。

    比赛场地内。

    “火影大人,你们木叶的下忍无故杀害我们的忍者请做个解释。”草忍的带队上忍对着三代说。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别的村子也死了人,都没有你们这么多事。就你们草忍的命金贵?”月光疾风说。

    “你们完全可以制止铃木瞳的,我们承认他已经赢了。”草忍带队上忍说。

    “你有看见他的分身术和瞬身术是怎么用的吗?很抱歉,我也没看清,所以来不及了。而且规则是一方认输或死亡另一方胜。”月光疾风说。

    “什么!明明铃......”(明明铃木瞳将刀举在龙之介头上时的那几秒有充足的时间制止的)草忍上忍还要辩解,但被身边的人死死拉住了。

    “别说了。”

    “是啊,反正已经发生了,木叶不可能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的。”

    “就是,别说了,免惹到木叶了,我们还有计划呢。”

    “哼!”草忍带队上忍只能忍下这口气。

    “好了,继续比赛。”月光疾风说着,指挥下一场的比赛。

    木叶医院。

    “护士,请问李洛克在哪个病房?”铃木瞳到木叶医院看望小李。

    “李洛克在三楼302室。”护士说。

    铃木瞳径直来到小李的病房,小李已经醒了,浑身绷带打着还在床边坐着俯卧撑。

    “小李,怎么这么拼?”铃木瞳放下水果,对着小李说。

    “医生说我以后做不了忍者了,但是我不信,我一定可以做忍者,老师说过,我是努力型天才。我一定还会成为忍者的。”小李说。

    “我知道。”铃木瞳说,“我不会劝你放弃训练,但是,你要知道劳逸结合。”

    “什么叫劳逸结合?”小李不解。

    “就是训练一会休息一会,你就是太拼了,所以突然一下身体才会受不了。”铃木瞳说。

    “这个......我必须要尽快恢复才行啊。”小李说。

    “算了,不说了,吃点水果吧。”铃木瞳把水果拿过来,递给小李,“是我们家保留的那种哦,不是卖给别人的那种。”

    “保留的?”小李不解,卖水果还有这种将就?

    “我们家的水果本来就会全木叶最好的,但是保留的是最好的里面更好的。”铃木瞳解释道。

    历练时,通过留在木叶的人物型召唤物将林子豪时期水果的养殖相关知识传授给了父母,还好他之前为了生存学习了这些知识。

    “哦?”小李说着,拿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嗯,好吃!”小李竖起大拇指。

    “是吧,没错吧。”铃木瞳自豪的说,林子豪时期没人相信他,还好铃木瞳时期有养父母的支持(虽然是因为假借他人之口),种出来的水果风靡木叶啊。

    正说着,木叶的几个人也跟着来看望小李了,从鸣人口中,铃木瞳知道了自己离场的的事,也知道了还要休息一段时间才会开始正式赛(虽然他本来就知道)。

    “哼!真是无聊,杀了就杀了,身为忍者,就是要做好被杀的准备。”铃木瞳说。

    “你怎么能这么说?那是比赛,不是战场!”小樱说。

    “你知道什么?算了,过两天就知道我为什么怎么做了。”铃木瞳表示不想多说。

    然后,铃木瞳就回家休息去了。在家躺了两天,铃木瞳才跑出来准备和佐助鸣人继续训练。

    结果,佐助已经和卡卡西去修行雷遁去了,铃木瞳只能和鸣人在大街上闲逛,因为只有鸣人没有老师教。

    “哇!景色好美!”他俩看到一个猥琐的大叔蹲着女汤的房顶,正通过屋顶的小窗偷窥着里面。

    “色狼!”鸣人指着猥琐大叔大喊。

    “嘘!”猥琐大叔一个后空翻站在他们面前,用手在嘴巴前比划。

    “小声点,我不是色狼,我是在取材。”他说。

    “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偷窥说的如此高大上。”铃木瞳撇撇嘴,说。

    “你这小鬼懂什么?我可是伟大的作者!”大叔说。

    “嗯,伟大的****作者,坑害卡卡西老师的罪魁祸首!”铃木瞳说。

    “什么?居然小看我!我是伟大的妙木山仙人—自来也!”自来也经典出场出现。

    “哦,好色仙人!”鸣人一个暴击,送给了自来也。

    “什么?我是妙木山仙人不是好色仙人!”自来也气的调脚。

    “算了,鸣人,走吧,跟这种好色的人待在一起会成为卡卡西那种死鱼眼的。”铃木瞳说。

    “那赶紧走!”鸣人拉着铃木瞳就跑,他才不要变成那样。

    与此同时,在家里看《亲热天堂》的卡卡西——“啊嚏!啊咧,最近没有感冒啊。”

    “什么?居然造谣我,别跑小鬼!”自来也看到鸣人拽着铃木瞳跑了,把这笔账记在了铃木瞳身上后,然后去了木叶办公室。

    “自来也,那孩子你见过了,怎么样?”三代问自来也。

    “啊,挺有活力的,就是另外一个小鬼......”

    “他叫铃木瞳,是木叶的新生力量呢,是自称召唤师的忍者。”

    “召唤师?那个瞬忍—瞳、召唤忍者、不动忍者?”自来也说。

    “你也听说过?就是他!”三代说,“团藏相当不喜欢他啊。”

    “那还真是有些本事呢。”自来也摸着下巴说。

    “行了,鸣人的修行就交给你了。”三代说着,让自来也走了。

    自来也离开三代办公室,又去了女汤。

    “唉!自来也你......”三代盯着水晶球里的自来也叹了口气,又将水晶球的画面调到了女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