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三章 预选赛

    和大蛇丸交流了一下,又让大蛇丸将自己打伤,铃木瞳拖着身体往中央之塔而去。

    路上刚好碰到了追击的木叶暗部。

    “铃木瞳,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暗部问。

    “我本来想和大蛇丸同归于尽,但是他好像很怕死,避开了我的攻击,结果我受重伤,大蛇丸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自己跑了。”

    “医疗班,救治一下铃木瞳。”暗部说着,又去追击大蛇丸去了。

    铃木瞳老老实实的等着医疗班给他治疗,治疗完后,又出发了,他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今天是死亡森林的最后一天,不能再拖延了。

    铃木瞳召唤出宝马一路非常飞驰,直接冲进了中央之塔。

    铃木瞳进入前。

    “看来我们木叶的人还都不错,除了铃木瞳一个人外全员到齐了。”从天地之书里出来的伊鲁卡老师看到到达中央之塔的众人说。

    “伊鲁卡老师,不能再等等吗?”鸣人问。

    “不行!鸣人,你要明白,身为忍者,无论什么原因,没有按时到达就算淘汰。”伊鲁卡说。

    “可是,还剩1分钟啊。”鸣人说。

    “鸣人,我也希望铃木瞳可以赶道,但是,1分钟他可赶不来。”伊鲁卡说。

    “我怎么听到了什么声音?”鸣人说。

    “鸣人,不要转移话题!”伊鲁卡说。

    “我真的听到了声音,越来越大了。”鸣人辩解道。

    “轰~”声音传来,铃木瞳的宝马飞进了中央之塔的集合地。

    “我就说有声音嘛。”鸣人嘟嘟嘴。

    “咳咳,我没迟到吧,伊鲁卡老师。”铃木瞳下了车,将自己的那份天、地之书交给他。

    “没有。”伊鲁卡看了看表,说,“你这出场方式有些特别啊。”

    “嘿嘿,赶时间嘛。”铃木瞳说。

    “好了,现在跟我走,去参加预选赛。”伊鲁卡说着,当先走了出去。

    “什么预选赛啊?”

    “不知道。”

    “我们还要参加预选赛?”

    “死了好多人呢。”

    “就是说啊。”

    听到伊鲁卡说的话,考生们议论纷纷。

    在预选赛比赛现场,听到月光疾风因为“比赛人数众多”所以要在正式比赛前来一场预选赛,考生们惊呆了,这才22个人啊,还嫌多?

    但是没办法,规则是人家木叶定的,想要晋升,就要听话。

    说完比赛规则后,兜如原著一样放弃了,然后预选赛打响了。

    其他人未变,没有轮空,铃木瞳的对手是一个草忍村忍者。

    “下一个,木叶铃木瞳对战草忍村龙之介。”

    铃木瞳在倒数第三个开始预选赛。

    铃木瞳一个瞬身术来到场地中央(瞬身术是参加考试前召唤的,有用的只有这个忍术和一辆自行车)。

    “什么!居然这个年级就会了高级忍术瞬身术!”

    “木叶果然是出产天才的忍村。”

    “真是可怕的天赋。”

    看台上的人们议论纷纷。

    “木叶有很多人才啊。”风影对三代火影说。

    “呵呵,你们砂忍也不错。”三代看了风影一眼,说。

    而铃木瞳的对手,山口龙之介这时慢慢从楼梯下来,站在铃木瞳对面。

    “比赛开始!”见两人都到了,月光疾风喊道。

    “你是木叶的天才不假,但是你这个天才碰到我必定会失败。”山口龙之介说。

    “用事实说话吧!”铃木瞳说着,一把手里剑甩了过去。

    “玩的不错,可惜碰到了我!”龙之介说着,发动忍术。

    “草遁·稻草人之舞!”只见五个稻草人拿着铁器围绕着铃木瞳旋转着向中间而去。

    “火遁·豪火球之术!”铃木瞳一个火遁就把稻草人烧掉了。

    “苦无影分身之术!”龙之介根本不在乎,在铃木瞳烧掉稻草人的瞬间,发动了忍术,是手里剑影分身之术的改进版。

    铃木瞳使出基本刀法,将苦无全部挡住。

    “草遁·麻绳大蛇!”龙之介的忍术所幻化出来的是麻绳做的大蛇,而且是有真正的蛇的本领。

    “哼!我玩蛇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铃木瞳说着,又用了一遍火遁。

    但是,根本没有用。

    “我这个麻绳可是防火的。”龙之介得意的说。

    “水遁·大瀑布术!”铃木瞳马上用水遁。

    “你不知道蛇在水里更容易吗?”龙之介嘲笑道。

    “我知道啊。”铃木瞳说。

    “水遁·水龙弹之术!风遁·大突破!水龙卷风!”铃木瞳使出合击忍术。

    “什么?这是什么忍术?”看台上的人们都惊呆了,没有人可以一个人使用风、火、水三种忍术,毕竟相克(卡卡西除外,他是复制的)。

    而且一般合击忍术的使用条件是两个人,还没有人见过一个人就可以使用复合忍术。

    水龙卷风将麻绳大蛇卷到里面,不一会就散开了。

    “该死!”龙之介说,“看我的!”

    “禁术!超·草之身!”只见一个巨大的稻草人出现在中央,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草锤。

    “草做的锤子有什么用?那么软。”

    “是啊。”

    “先看看吧,既然是禁术,肯定有过人之处。”

    看台上,人们议论着。

    “我的草之身跟着我行动,而且它是经过特殊压缩的,它的草锤比同样大小的铁锤还重!”龙之介对着铃木瞳说。

    “那也改变不了它是草!”铃木瞳说。

    说着铃木瞳使用了火遁·凤仙花之术。

    “没用的,它是放水防火的。”龙之介操纵着草之身对着铃木瞳猛砸,地上是一个又一个深坑。

    “哼!无知!”铃木瞳说。

    起码,量变产生质变的道理他们可不懂。

    铃木瞳一边凤仙花之术一遍水龙弹之术,给草之身来个水火两重天,渐渐地,草之身的身体开始松散。

    “什么?用秘法压制没有一丝缝隙水火不侵的草之身居然松散了!”龙之介面色大变。

    “呵呵,所以说你无知。”铃木瞳嘲讽道。

    “但是,其中的秘密我可不想告诉你!”铃木瞳说着,冲向草之身脖子,用一把长刀砍下了草之身的头。

    “哼!不知道草之身的身体是我在操控吗?”龙之介说。

    “是吗?”铃木瞳出现在龙之介身后,一刀砍下了龙之介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