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章 中忍考试开始

    开到佐助的第二天,铃木瞳和鸣人正在街上走着,听到前面一个小鬼叫着鸣人。

    “放我下来,我鸣人老大来了,一定把你们打的落花流水。”一个小孩被一个花脸提了起来,道。

    正是木叶丸和勘九郎,身边跟着手鞠。

    “喂!放下他,还有,你们是谁啊?”鸣人跑过去,道。

    “好久不见,勘九郎。”铃木瞳说,“还有,我个人和你们关系不错,但是木叶和砂忍可不是盟友,所以,在别人的村子里要收敛一些呢。”

    “哈哈,是铃木瞳啊。”勘九郎打了个哈哈,把木叶丸放了下来,还拍了拍木叶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你们是来......”铃木瞳问。

    “中忍考试。”手鞠道。

    “中忍考试?那是什么?”鸣人问道。

    “你不知道?哈哈哈哈!”勘九郎一听到鸣人还不知道中忍考试,嘲笑道。

    “勘九郎,不要嘲笑别人。”这时,我爱罗出现在了勘九郎旁边。

    “呃,是,是。”即使关系有所改善,但是勘九郎还是有些怕自己的弟弟。

    没有那个“爱”字,没有黑眼圈,我爱罗看着帅气多了。

    “嗨!小爱。现在不用为睡觉困扰了呢。”铃木瞳说。

    “嗯。”我爱罗说。

    我爱罗走向鸣人,“你很熟悉,很奇怪,但是,我会杀了你的,体现我的存在。”我爱罗对着鸣人放冷气。

    “我爱罗你......”铃木瞳心里一惊,怎么还没改变吗?

    “开玩笑。”我爱罗说,说完勾着嘴角走了。

    “我爱罗会开玩笑?”铃木瞳看向勘九郎和手鞠,“还会笑?”

    “当然了,还是要谢谢你呢。”手鞠说。

    “谢什么!”勘九郎气愤的说,“他根本不会开玩笑,他开起玩笑来简直是丧心病狂,还不如不会呢。”

    “呵呵。他们感情很好。”手鞠说。

    “才不是。”两个人吵闹着,先去木叶的招待所去了。

    “呐,呐,什么是中忍考试啊?”人走后,鸣人问铃木瞳。

    “就是通过考试,你就可以从下忍升为上忍的一种考试。”铃木瞳说。

    “那考试内容是什么啊?怎么参加啊?”鸣人问。

    正问着,卡卡西出现了,“鸣人、铃木瞳,这里是中忍考试报名单,如果准备考试的话就填好它,然后去忍者学校参加考试。”说着,将两张单子交给他们,就解除了分身。

    “什么嘛,每次都是分身。”鸣人说。

    “行了,填好单子,我们去参加考试。”铃木瞳说。

    第二天,铃木瞳和鸣人、佐助、小樱一起前往忍者学校。

    “呦,你们也来了啊。”牙看到他们,说。

    “我们当然要来了,是中忍考试唉。”鸣人说。

    “不,我以为你们可能有一个人不来呢,因为有一个人不来,整班都不可以参加考试的。”牙说。

    “铃木瞳不算。”看到铃木瞳,牙又补了一句,谁让铃木瞳一人一班呢。

    “什么?居然是这样!”鸣人说。

    “也许是卡卡西老师不想强迫我们参加吧。”小樱说,她知道,真的不想来的只有她一个。

    学会隐忍的佐助和小樱不再想原著那样直接去揭穿幻术,而是等着别人揭穿,揭穿忍术后,他们随众上了三楼。

    “这么多人啊。”鸣人一看到考场里的人,便说。

    牙和小李也吵吵闹闹的。

    “安静!你没看到他们的眼神吗?”一个戴眼镜人过来对他们说。

    “你是谁?”鸣人问。

    “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药师兜,是木叶的下忍,我这里有一些忍识卡,你们有没有兴趣。”兜说。

    “当然有。”佐助说着,拿过兜德忍识卡,一张张翻阅起来。

    兜也趁这个时候向众人介绍没有被佐助拿过的忍识卡。

    “鸣人,一会考试的时候你只管睡觉,什么也别说,闭紧嘴巴,我保证你能过。”铃木瞳也悄悄地对鸣人说。

    “为什么啊?”鸣人问。

    “听我的,想不想升中忍了。”铃木瞳说。

    “好吧。”鸣人说。

    “我说,你们几个在这吵死人了。”几个草忍过来,对着他们说。

    铃木瞳回头,用盯着死人的眼神盯着他们,杀过人的铃木瞳和没杀过人的草忍对视,草忍瞬间感觉好像掉进了深窟里,太可怕了。

    “你......你别以为眼神厉害我们就害怕。”其中一个草忍强硬的说。

    “滚!”铃木瞳一脚把他踢到墙上,眼看就不行了。

    “怎么回事?你们居然敢杀人!”剩下的草忍也不害怕了,纷纷指责道。

    “再废话杀了你们!”铃木瞳拿出苦无,威胁道。

    这时,主考官森乃伊比喜出现了,草忍正好拿这事来说。

    “挑衅木叶忍者,该杀。”森乃伊比喜说。

    说完考试规则,森乃伊比喜坐在前面,死死地盯着下面。

    考试开始后,正如原著一样,各有各的方式来作弊。

    不过......

    天天,你的镜子反射的太阳光把森乃伊比喜的眼睛都晃了好几下了,要不是他故意放水,你绝对是“拙劣”的作弊方式啊。

    鸣人和铃木瞳就知道睡觉,你们是心有多大呢。

    我爱罗用沙之眼抄袭完后,给手鞠看了后,又把沙之眼放到铃木瞳跟前,被铃木瞳戳破了。我爱罗捂着一只眼睛,小声道:“该死!戳我的眼睛!”

    看到这一切的森乃伊比喜抽了抽嘴角,看到时间差不多了,说,“现在开始第十题。”

    “第十题开始前你们要做一个选择,选择做但是做错,那么全组就一辈子当下忍,选择不做全组离开,明年再参加中忍考试。”

    “对......对不起。我弃权。”在这种压力下,第一个人举了手,和队友懊恼的走了,有了一个带头的,慢慢的剩下的人也走了一多半。

    鸣人想要站起来说什么,看到铃木瞳对着他摇了摇头,就又坐下了。

    最终,因为鸣人没有鼓舞士气,只有21组通过测试,而木叶居然没有一组放弃。

    正在森乃伊比喜解说时,御手洗红豆破窗而至。

    “怎么这么多人?”她说。

    “这届的考生都很有实力。”森乃伊比喜说,说着,看了铃木瞳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