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九章 调教鸣人与开导佐助

    还剩几天,干什么好呢?铃木瞳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老远,传来一阵吵闹声。

    “抓住他们!”

    “别让他们跑了!”

    “快快!这两个家伙太可恶了!”

    铃木瞳一看,鸣人和路飞两个人正向他飞奔而来,身后跟着非常多的木叶平民。

    “这是又干了什么啊?”铃木瞳无语的扶额。

    “阿瞳!快点帮帮我们啊!”眼尖的鸣人看到铃木瞳,连忙喊道。

    但是,他们经过铃木瞳时,铃木瞳连忙让开,免得村民把怒火发在他身上。

    “自求多福吧。”他说。摇摇头,又赶紧离开了,免得遭殃。

    “太不够意思了!”佐助家,鸣人对着铃木瞳说,“都不帮我们。”

    “唔,唔!”路飞一边啃着大鸡腿,一边猛地点头。

    “路飞!你信不信我把你收回去!”铃木瞳气愤道,“都十几岁了,比鸣人还大,居然还恶作剧!”

    “唔,唔!”路飞赶紧摇头。

    “你把那只鸡腿放下再说话不行吗?”铃木瞳说。

    “你历练时,他一直这样。”佐助补刀。

    “还有鸣人,你已经是忍者了,怎么还恶作剧?”铃木瞳又问鸣人。

    我是不是成老妈子了,他想。

    “没有啊,是路飞他,我刚好碰上了,然后他们以为我也参与了。”鸣人解释道。

    “都是小时候惹得债啊。”铃木瞳感慨。

    “什么?”鸣人不知道他说的啥意思。

    “没什么,你们想好这几天干什么吗?休息好几天呢。”铃木瞳问。

    “训练。”佐助说。

    “佐助,不要这么无聊嘛,好歹放松一下。”鸣人勾着佐助的肩膀说。

    “我的能力太弱了,不然可杀不了那个男人。”佐助说。

    “咦?怎么突然这么冷?”路飞这时终于拿开了鸡腿,说。

    “呵呵,呵呵。”鸣人颤颤的拿开胳膊,这么多年了,再傻也知道佐助说的什么事。

    看来佐助还是恶的化身啊,要开导一下了,铃木瞳想。

    “对了,鸣人你的忍术锻炼的如何了?”铃木瞳突然问道。

    “那个,那个。”鸣人挠头傻笑。

    “好吧,你现在是不是只会变、替、分三身术。”

    “我的分身是多重影分身术。”鸣人说。

    “算了,明天开始我来调教,不是,训练你。”铃木瞳说。

    “我也去。”佐助说。

    “也行,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铃木瞳答应道。

    第二天,铃木瞳召集了鸣人、佐助,然后又将路飞、蓝波(5岁)叫来,对鸣人两人说:“我们三人今天就是你们的教官。”

    “现在,你们分出一个影分身。”(鸣人教给佐助了)

    见二人分出影分身后,让路飞和蓝波和分身相互进行攻击,但是分身不能真正的攻击路飞和蓝波,就将本体带走了。

    “来,现在我们特训,还是一样,再分出一个分身出来。”离开先前的地点,铃木瞳又说。

    “怎么还要分出来分身啊?”鸣人问道。但是,手上却不闲,马上分出了一个分身。

    两个人刚刚分出来分身,分身就遭到了铃木瞳的m4a-x一顿扫射。

    “你在干什么啊!”鸣人揉着身体,说,“我还没准备好呢。”分身的死亡将感受完全传给了他。

    “准备?”铃木瞳说,“敌人不会给你准备的时间的。如果我是你的敌人,我会在你睡着时、吃饭时、刚刚出完任务时等等任何一个时候击杀你。”

    “你不是我的敌人啊。”鸣人说。

    “训练时就是。”铃木瞳说,“现在,你必须拿出杀掉我的决心。”

    “可是......”

    “不用担心,我不那么容易死的。”

    最终,鸣人同意了这种训练方式。

    几天后,慢慢的,平时使用的苦无、手里剑等物对两人没有威胁了,毕竟,它们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何况是两个可以躲避子弹的人。

    同样,他们的苦无、手里剑水平也成直线上升。

    又因为分身的原因,起码他们忍受疼痛并继续战斗的能力也大幅度提升,包括被电击(蓝波的功能)后不会麻痹(习惯了)。

    训练了几天后,铃木瞳又说,在躲避攻击的同时进行攻击已经练习的差不多了,该教给他们别的。

    铃木瞳带着他们来到一处瀑布,瀑布下面有一个台子,让他们站在上面,直到一个人昏厥或可以好好的站在上面,另一个人再上去,当然,刚开始是盘坐后面才站立。

    通过几天训练,终于两人可以经受的住瀑布而盘坐在石台上了,本来,还要继续站立的训练,但是,有一个消息让他们不得不推迟。

    顺便说一句,铃木瞳已经可以站在石台上拔刀抽水了,可惜是还没有到断水的境界。

    这个消息是中忍考试,当然,铃木瞳知道,但他们不知道。

    “怎么就推迟了啊?”鸣人问。

    “我觉得可以继续,我的细胞和体质感觉比锻炼前好很多。”佐助也说。

    “休息吧,训练是循序渐进的,已经连续训练好几天了,让身体好好休息一下,以后的训练更累。”铃木瞳说。

    “你坚持的话,好吧。”佐助说。

    “对了,训练上的事我还有事和你说。”铃木瞳说。

    回到佐助家,铃木瞳让佐助和他一起去卫生间,然后召唤出麻仓叶,让他布置一个静音结界,开始开导佐助。

    “佐助,我发现你的内心被仇恨填满了。”

    “我知道,我的梦想就是重振宇智波和杀了那个男人。”

    “为什么要杀了他?”

    “他杀了我们全族!”佐助激动道。

    “真的吗?佐助。”铃木瞳问,“就是上百头猪杀起来也要一些时间,更何况是会忍术会防御的忍者。”

    “这......”佐助很聪明,只是之前并没往这想。

    “你的哥哥,鼬,他一个人真的可以杀掉全族?”铃木瞳说,“好好想想吧,你真的爱他,就要相信他,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还有,既然要杀掉全族,为什么不杀你?”铃木瞳拍了拍佐助的肩膀,让麻仓叶撤掉结界,走了。

    “哥哥。”佐助坐在地上,喃喃的叫着6年没叫过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