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六章 初战再不斩

    一路上没再碰到什么敌人,他们轻松地来到达兹纳家。

    剧情改变了?铃木瞳想,这可咋办啊?

    来到达兹纳家,伊那里说了一通这个国家没有英雄的话,跑掉了。

    铃木瞳几人在达兹纳住下后,与第二天决定去看看快要修好的大桥。

    “怎么这么大雾啊?”铃木瞳走在桥下,看到雾蒙蒙的一片,说。

    “嗨!瞳!”待他们已经出来一阵了,鸣人才过来。

    “小心!”铃木瞳(系统)感觉到了危机,对鸣人说。

    “趴下!”卡卡西也同时喊道。

    一把大刀从鸣人身后飞来,在大桥的桥柱上固定住,人个人站在上面。

    “桃地再不斩!”卡卡西看向来人。

    “哦,是卡卡西啊,号称复制千种忍术的写轮眼拥有者。”再不斩说,“可以将你背后的老头交给我吗?”

    那边。

    写轮眼!?佐助瞳孔一缩,卡卡西怎么会有?

    “写轮眼是什么?”鸣人问。

    “鸣人!你有好好听课吗?”小樱说,“写轮眼是宇智波一族独有的血继限界,拥有看破一切体、幻、忍术的能力,而且可以复制对方的忍术和体术的能力。”

    “那为什么卡卡西老师会有呢?”鸣人问。

    “是卡卡西老师的朋友给他的。”铃木瞳说。

    他怎么这么清楚?佐助/卡卡西想。

    这边。

    “恐怕不行呢。”卡卡西说,“他可是任务保护人。”

    “保护好达兹纳。”卡卡西对铃木瞳四人说。

    “你们木叶不是一个上忍带三个下忍吗?怎么多了一个奇怪的小鬼?”再不斩有些好奇的问。

    “奇怪的小鬼?谁啊?”铃木瞳左右看了看,看到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恼羞成怒的对再不斩说:“你才更奇怪好不好,穿着睡裤还买不起上衣的奶牛大叔!”

    瞬间,气氛被他破坏的一干二净。

    “别废话,虽然很不想,但是你已经来了,开战吧。”卡卡西说。

    “那么,我们要好好战上一场了呢。”再不斩说。

    “忍法·雾隐之术!”再不斩消失在了越来越大的雾中。

    “喉咙、心脏......你们想让我攻击哪里呢?”再不斩的声音若隐若现且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

    “风遁·大突破!”卡卡西立即用风遁想要吹散浓雾。

    “没用的,雾隐之术不是风遁可以吹走的。”再不斩说。

    “哼!奶牛大叔,别瞧不起人!”铃木瞳说。

    “风遁·大突破!水遁·水龙弹之术!合击忍术·水龙卷风之术!”铃木瞳使用合击忍术(在生存演习后由卡卡西指导更加强大和稳定)。

    一阵水龙卷风,将大雾弄没了,大桥下有明亮了起来。

    “呵呵,小鬼,我开始对你有兴趣了。”再不斩见大雾不见了,站在卡卡西对面对铃木瞳说。

    “兴趣?抱歉,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铃木瞳说。

    “喂!你的对手是我!”卡卡西冲上前去,他可是知道再不斩所谓的“有兴趣”是什么意思。

    经过一系列战斗,最终还是卡卡西被再不斩捆在水牢里。

    再不斩的水分身走向四人,“现在,我们好好玩玩。”再不斩水分身(后面不再写水分身三个字)面目狰狞的对着四人说。

    “我们可不想和变态大叔玩。”铃木瞳说着,扔出一把苦无。

    躲过苦无,再不斩也有些惊叹,“以你的年龄,在木叶里,苦无的精准率还算不错。不过,可惜对手是我。哦,不对,你们还不配做我的对手。”

    “是吗?”铃木瞳说。又对着其他三人说:“帮我缠着他,我召唤人来帮忙。”

    佐助和鸣人便上前去和再不斩缠斗了起来。

    铃木瞳画好魔法阵,念动咒语,将斯内普召唤了过来(因为没再召唤空间,所以是过来不是出来)。

    “该死的小巨怪,你知不知道我在熬制魔药,不能先通过大脑沟通吗?”斯内普一出来就说。

    “可是你的大脑封闭术很厉害啊,即使是(系统)出品,也是断断续续的。”

    “什么事?赶紧解决,我还要回去熬制美妙的魔药。”

    “请你将卡卡西老师救出来。”

    “都是上忍了,大脑也长满了芨芨草吗?”斯内普说着,向再不斩走去。

    斯内普走到再不斩本体附近,一连串的神影无锋对着他用去(念着咒)。

    刚开始见到一个人走来,还拿着小棍棍,再不斩才不惧,他的体术也是很不赖的,但是,当第一个神影无锋过来,再不斩身上的疼痛感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

    再不斩本体因为躲避斯内普的魔法,无意中将卡卡西放了出来。

    卡卡西出来后,又跟再不斩战斗了起来,而斯内普也直接回木叶去了。

    最终,卡卡西击败了再不斩,又被伪装成暗部的白救了,而铃木瞳却追了上去。

    白带着再不斩刚刚离去,卡卡西就倒下了。

    “白,等一下。”追了一阵,铃木瞳喊道。

    “你知道我?”白停下来,拿出千本,戒备的问道。

    “是啊,不过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铃木瞳说。

    打架?白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第一次听见有人将忍者间的战斗说的如此清新脱俗。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白,你是男是女啊?”

    “啥?”白有些无语,你追上来就是问这个。

    “我确实想知道。”铃木瞳说,这可是他两辈子的好奇啊。

    “男的。”

    “可你的声音很女性化啊。”

    “天生的。”

    “好吧,我先走了,期待下一次见面。”铃木瞳说完,就遁走了。

    我才不想和你再见面,白在心里说。

    可是,由不得TA啊。

    “你去哪了?”回到达兹纳家,鸣人问道。

    “你不是看见了吗?追上去了。”

    “干嘛追啊,不是雾忍的暗杀部队吗?”小樱问。

    “总觉得有些不对。”铃木瞳装模做样的说。

    “那你追上了?”正说着,卡卡西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

    “没有。”

    “我也觉得不对劲,他们只需要将头颅带回去就行了,不需要整个身体。”卡卡西说,“不过,即使没死,他也会修养的,所以就先这样吧。这两天刚好指导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