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 新家庭及与卡卡西的初次见面

    跟着两名忍者来到三代办公室,铃木瞳内心一直在想是哪里做的不对,惹来三代的才猜疑。

    “不愧是铃木家的小子啊,才1岁就会说话了。”火影办公室,三代笑眯眯的对着铃木瞳说道。

    果然是多疑的三代,铃木瞳心里想着,嘴上却说,“三代火影大人,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不知道你对将来在木叶的生活怎么看?”三代说。

    问一个1岁的小孩这样的问题真的好吗,虽然1岁可以流利交流的孩子不在少数,但是这种问题小孩子的回答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啊,铃木瞳心里想着。

    “什么意思啊,三代火影大人?”铃木瞳问道。

    “呃,就是问问你想在木叶待下去么?觉得木叶好么?”

    “很好,拉面很好吃,我喜欢木叶。”

    原来,是因为拉面才喜欢木叶吗?果然是小孩子,三代想。

    “哦,对了,叫你来是有关于你的房子问题。”三代说,“我希望你可以和村子里的桥本夫妇一起生活,毕竟你的年龄太小了。”

    “桥本夫妇?”

    “是的,他们是木叶的平民,但是儿子是忍者,可惜因为第三次战争战死了,他们很希望收养一个孩子。”

    “那好吧。”铃木瞳觉得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而且有无父母来说,对他无所谓。除非展现他的“天赋”,但是,才1岁就展现的话太过于逆天了。

    “很好,那么,有人会领你去的。”

    “好的,三代火影大人。”铃木瞳说完,就出门了。

    “请跟我来。”一出门就有一个忍者带着铃木瞳来到桥本家,将铃木瞳放下。

    “桥本正上,这个孩子是遗孤,现在交给你们抚养,以后就拜托了。”忍者对桥本家男主人说。

    “好的,太感谢您了,忍者大人。”桥本正上说。

    他刚说完,忍者应了一声,就地遁走了。

    “孩子,进来吧。”桥本正上带着铃木瞳进入了自己家。

    “真纪,快来,忍者大人送了一个孩子来,算是我们领养的。”桥本正上一进屋就对房内喊着。

    “真的吗?我们又有孩子了?”桥本真纪连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太好了,你是我的孩子。”桥本真纪一跑出来就抱着铃木瞳大哭。

    “快放开他,你会吓哭他的。”桥本正上赶忙上前拉开桥本真纪。

    “是,是,我太激动了,你没事吧。”桥本真纪连忙放开铃木瞳,用手慌慌张张的擦掉眼泪,然后对铃木瞳说。

    铃木瞳此时已经被这幸福感冲击着。

    上辈子的林子豪就是一个孤儿,让他对这样的家庭很羡慕,本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以为又要做名为铃木瞳的孤儿了,没想到却有了一对养父母,有一个家庭。

    本来对有无父母无所谓的他,在这一刻,真的感动了。

    “没事的。”他说,“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桥本正上立即答应了。

    “我还没说。”铃木瞳说,“算了,我要继续使用铃木瞳这个名字,还有要独自睡觉,时间和服装要自己安排。”火影的服装太那个了,他想。

    “好,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桥本正上说,“不可以当忍者。”

    “可以。”铃木瞳马上答应了,反正他是召唤师,不是忍者。

    “正上君,你不觉得这个孩子太像成年人了吗?”桥本真纪对桥本正上说。

    “那有什么问题么?听说有些孩子不到1岁都会忍术了呢,他只是交流的比较好。”桥本正上说。

    “那我出去了,我还想在村子里看看。”铃木瞳说。

    “好,我陪你去。”桥本正上说。

    铃木瞳本来不想让他跟着,一想到自己的钱只剩40两了,就默认了。

    日本的钱真不经花,他想。

    和桥本正上在木叶的街上乱逛着,不经意间(或者是桥本故意的),整个木叶都知道了桥本领养了他。

    而他们在这里幸福的逛着,那边,三代火影头都大了。

    “不行,他怎么能这样做!”三代气愤的拍着桌子。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流言已经传开了,现在是如何保证鸣人的安全。”转寝小春说。

    “的确,现在他是妖狐的身份已经被认定,必须保证人柱力的安全,并避免消息传出木叶。”水户门炎道。

    “四代是英雄,他的儿子也是英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三代喃喃道,“水门,为了整个木叶,我对不起你啊。”

    “既然这样,鸣人必须由暗部进行保护,不要给团藏机会!”三代道。

    另一边。

    铃木瞳和桥本正上来到一家成衣店,问店主要了一张纸,在上面画了涂鸦版的设计图,让店主帮着做。

    毕竟,还是要伪装成小孩子的啊。

    服装是类似于死神中的死霸装(非队长装),加进击的巨人中调查军团的袍子。

    两天后,经过铃木瞳在明为骚扰和捣乱、心急暗为指点下,做好的服装送了过来,但是伪完美主义的铃木瞳看到忍鞋和他的服装毫不匹配后,除了吐槽忍鞋的唯一性(这里指作战时)就决定了,以后赤脚好了,反正小孩子时期没人在,长大了以后人们就会习惯的。

    “那个,你确定以后穿这个?”看到铃木瞳的打扮,桥本正上感到头上三个黑线超级粗的。

    “是啊,多霸气!”铃木瞳对自己的设计感到非常满意。

    “呃,你开心就好。”桥本正上无奈道。

    几天后。

    木叶开始盛大的葬礼,主要是祭奠为了木叶的未来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的四代火影,以及多名忍者。

    已经初步进入正轨生活的铃木瞳也出席了葬礼。

    葬礼进行时,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仿佛要洗清人们的阴霾,又仿佛是对四代的英明早逝而哭泣。

    三代主持了葬礼之后,亲自抱着鸣人,和人们一同参加葬礼,只是,人们并不知道他怀里的孩子是所谓的妖狐的化身。

    铃木瞳跟着人群,一起护送着四代的棺木,进行埋葬,然后到慰灵碑进行悼念。

    悼念结束时,他看到一个迟迟还在慰灵碑站立不愿离去的白发暗部忍者。

    卡卡西吗?铃木瞳想。

    “这位忍者大人,您还不走吗?”铃木瞳忍不住上前去。

    “哪里来的小鬼?哦,乔木家收养的孩子啊。”卡卡西懒散的看了他一眼,道。

    铃木瞳忍住抽动的嘴角,他的便宜养父太掉他的价了。

    “忍者大人,您还不走吗?”

    这么小的孩子会用敬语,卡卡西想。

    “我的战友、老师、爱人......,我和你个小孩子说这些干嘛?走,走,回家去。”卡卡西本来颓废的想说两句,但是却又开始赶铃木瞳了。

    “真是的,关心一下还这样对我。”铃木瞳嘟嘟囔囔的走了。

    关心吗?现在我能关心谁呢?卡卡西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