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侦探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 邀请

    事实上,白斩天已经是对凰姐手下留情了。要知道,在修士的世界里,争斗是难免的,动辄杀戮。

    像凰姐这样敢对比她强大的修士出手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找死,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不可能活命!

    “凰姐,你没事吧?”袁梦一脸的担忧,急忙跑过去搀扶凰姐。

    她可是亲眼见到过白斩天出手的。当日的景象,还历历在目,白斩天的神威,只有传说中的神灵才能与之相比!

    凰姐虽然厉害,是白银级的武者,但比起白斩天来,恐怕还是要差许多的!

    “我没事!”没等袁梦来搀扶,凰姐就自己站起来了,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衫后,她走到白斩天的眼前,由衷的说道:“白先生果然厉害,凤凰认输了!”

    一招而已,甚至可以说一招都不到,因为白斩天只是简单的挥了挥衣袖,她就已经败了,败的很干脆,败的很彻底!

    这也是凰姐有生以来败的最干脆的一次,想不认输都不行啊!

    “哼!要不是看在你是袁梦的朋友的份上,你现在已经死了!”白斩天冷冷的说道。

    凰姐神色一变,有些愠怒,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面带微笑的说道:“凤凰多谢白先生手下留情!”

    她没有责怪白斩天,因为她本身就是强者,很明白强者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要怪只能怪她技不如人!

    “你也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袁梦吧。”白斩天用手指了指袁梦说道。

    要不是与袁梦有一面之缘,凰姐又是袁梦的朋友的话,白斩天真的会杀了凰姐的。

    杀一名实力不错的武者,对白斩天来说毫无压力。

    不过,白斩天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做。他仿佛没事人一般,又淡淡的说道:“好了,我不管你来这里有何目的,总之,我是来你这里吃饭的,打了你们的人也是你们的人有错在先,不能怪我。”

    “当然,这怎么能怪白先生呢?是凤凰的错!”凰姐急忙说道。

    “你知道就好。”白斩天说道。

    随即,白斩天右手一翻,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从戒子里掏出来一颗淡蓝色的珠子,很随意的递给了凰姐,说道:“我今天没有带这么多钱来付账,这颗是避水珠,现在送给你了,权当抵消这次的饭钱,你看成不?”

    还好有须弥戒子,有斩天教宝藏在手,要不然白斩天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恐怕只有带着木子妍和苏皖打出凤凰楼了。

    倒不是怕打不出去,事实上只要他愿意,凤凰楼这小小的地方根本就困不住他。

    只是,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恐怕他这个堂堂的斩天教的少教主的威名就要下滑了,至少也会落得一个吃霸王餐的名声。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丢斩天教的脸,如果将来让他的老爸给知道了,恐怕要忍不住扒了他的皮吧?

    “避水珠?”众人闻言都忍不住感到惊讶了。这种称呼只是在神话电视剧里才听见过,现实中何时听过有这样的宝物?

    “什么是避水珠?”凰姐接过避水珠仔细打量,同时问道。

    凰姐来自京城崔家,见过的宝物不计其数,可同样也没有听说过什么是避水珠,但听其称呼,应该是一件宝物。

    一阵清凉的感觉从避水珠上传入了凰姐的指间,接着又从指间传入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让凰姐浑身舒坦,就连脑袋都清醒了不少。

    舒服的感觉,让凰姐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果然是好东西?”凰姐忍不住惊叹道。

    不说这避水珠有没有其它什么功能,就冲着这能够让人在瞬间清醒的这种功效,这颗避水珠就值白斩天他们吃的这顿饭菜的钱。

    就在这时,白斩天的声音响起来了,道:“避水珠,顾名思义,就是为了避水而用。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只要带着避水珠,也能行走在江湖河水之间而不被河水淹没,如履平地!”

    “嘶……!”所有人倒吸冷气。

    这怎么可能?世间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宝物?

    如果这是真的,那岂不是说只要有避水珠在手,就可以自由出入江湖河海了吗?

    “白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这世上真有这样神奇的宝物。”凰姐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不信的话可以试试!”白斩天说道。

    对白斩天来说,一颗避水珠而已,虽然还有一点用处,但也算不上是什么宝贝,他还有许多。

    “不,不用试了,我相信白先生是不会骗我的。”凰姐神色一肃,说道。

    强者有强者的骄傲,完全没有为了一顿饭钱而做出欺骗这种事情来。有**份!

    “那就好,一顿饭钱够吗?”白斩天问道。

    “够,足够了,还有多的。”凰姐点点头,说道。

    “恩,那就算是一顿饭钱吧,多余的就不用找了。”白斩天说道。

    话说完,白斩天就不再理会凰姐,招呼着木子研和苏皖,准备离去。

    路过袁梦的身旁的时候,白斩天忍不住对着袁梦说道:“袁姑娘,再见。”

    “再见!”袁梦傻傻的说道。

    这就走了吗?她有些失落!

    看着白斩天三人马上就要走出包间,袁梦眼睛一亮,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忙大喊道:“白先生,请等一等?”

    “袁姑娘还有什么事吗?”白斩天停下了脚步,奇怪的问道。

    “是这样的,白先生您救了我一命,我一直都没来得及感谢白先生你呢。今日既然遇见了,我想请白先生您留下来参加我举办的一个酒会,就当是我感激白先生的救命之恩。”袁梦说道。

    “酒会?你组织的?”白斩天一愣,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的,还请白先生您务必要来捧场!”袁梦说道。

    “好,什么时候?我一定来。”白斩天说道。

    酒会,复苏以后,还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酒会呢。他想去见识一番。

    无聊的日子,总是要为自己找点娱乐来打发时间不是?要不然岂不是虚度光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