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侦探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我是修士

    白斩天并不是一个有慈悲之心的人,曾经经历过许多,早就见惯了生死。不过,也不忍心看着这么一个只有一岁多的小孩子就这样夭折了。

    这样子对这个小孩实在太残忍了,也对小孩的父母以及梁伯太残忍了!

    想到梁伯,白斩天就不由的叹了口气。

    一个慈祥的老人,本应该在晚年幸福的享受天伦之乐,可却到年老了也要经历这么多的风雨。

    梁伯的人生,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悲凉!

    天道不公,这白斩天知道,只是,这么悲凉的人生,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也算是少见,不禁有些感慨!

    “你说的我们都知道,只是,就算你现在把他带走了,他也活不过三岁的,还不如留在这里永远陪伴我们!”梁伯的儿子无奈的说道。

    至始至终,他的妻子都没有说话,只是溺爱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伸手不断的在孩子的身上抚摸着。

    从她不停的颤抖的身躯可以看出她在哭泣,只是,鬼魂是没有眼泪的。哭泣,只不过是让原本就破碎的心更加伤痕累累罢了!

    梁伯的儿子同样很悲伤,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心里说不出来的苦涩!

    明明近在咫尺,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生死两茫茫!

    他没有办法,虽然他如今是鬼魂,是一般人眼中可怕的存在。但是,他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既无奈而又悲伤!

    “我的父亲还好吗?”他问道。

    “梁伯他老人家很好,就是他让我们来帮忙找您的儿子的。”木子妍说道。

    看着两个已经悲伤到极点的鬼魂,木子妍与苏皖也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了。

    鬼又如何?鬼还不是人死了才变的吗?同样有着人类的感情!

    “谢谢你们!”梁伯的儿子对着三人鞠躬,虽然他是鬼魂,脸上看不出来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却可以感受得到他内心的真诚,他是真心想要感谢三人的。

    “你不用感谢我们,我们也是收了报酬的。”苏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是应该的!”梁伯的儿子没有在意,说道。

    “唉!”白斩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但还是忍不住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的父亲现在其实并不是很好。”

    “我父亲怎么了?她们不是说我父亲很好吗?”梁伯的儿子闻言有些焦急。

    “那是她们不知道。”

    白斩天摇了摇头,嘴唇动了起来,只不过,苏皖与木子妍却是听不到白斩天说什么了,她们只能看见梁伯的儿子身体越来越颤抖!

    “老板,你在给他说什么?”木子妍忍不住问道。

    白斩天没有回答她,再一次开口了,这一次说的话所有人都能够听得见。

    只听白斩天平静的说道:“让我带走你的儿子吧,他现在还不属于这里。你可以放心,我既然带走了他,就肯定不会让他夭折的,不说长命百岁,至少活到九十岁没有问题!”

    “您....您说的可是真的?”这一次,还没有等梁伯的儿子说话,他的妻子就先说话了。带着焦急,带着一丝期盼。

    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做父母的,又怎么可能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留在这坟墓中永远的陪伴他们呢?

    坟墓是留给死人的,不是留给活人的。

    “当然,我白斩天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白斩天点头说道。

    “好...我们相信您!”这一次,夫妻两人同时开口说道。

    小孩被他的母亲从床榻上抱起来了,递到了白斩天的手里,可以看出她有多么的不舍,但还是这么做了。

    “恩人,我们的孩子就拜托给您了,还有我们的父亲!”

    夫妻两人跪了下来,对着白斩天不停的磕头,说着感激的话。

    “恩人的大恩大德,我们夫妻两人铭记在心,今生无以回报了,来生做牛做马来报答................!”

    木子妍与苏皖落泪了,这辈子不是没有流过泪,但在两个鬼魂的面前流泪还真的是第一次,真的太感人了!

    她们再也没有了惧怕,这样的鬼魂,又怎么能够让人惧怕呢?有的,只是深深的感动与同情!

    “我们该离去了!”白斩天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多少表情,抱着孩子,当先一步往前踏出。

    “老板...等等我们!”木子妍与苏皖急忙跟上。

    狭窄的屋子里很空旷,并没有门。只是,在白斩天带着木子妍与苏皖一步踏出以后,眼前的场景又变了,他们三人又站在了那两座紧挨着的坟墓前。

    只不过,比起刚开始来这里的时候,白斩天的手里多了一个小男孩。

    “太玄幻了!”木子妍与苏皖感叹!

    看着眼前紧邻着的坟墓与那低矮的墓碑,木子妍与苏皖心中充满了感慨,仿佛是在做梦似的,太不真实了,要不是白斩天的手里的确是抱着一个小男孩,她们都要以为刚刚的经历都是假的了。

    “他们夫妻两人太可怜了!”木子妍说道。

    “是啊,可能就是因为放心不下孩子,这才没有投胎转世吧?”苏皖也说道。

    “呵呵!”白斩天闻言笑了,说道:“你们两个不是怕鬼吗?现在怎么不怕了?”

    “如果世界上的鬼都是这个样子的话,我们就不怕!”两人说道。

    这样的鬼,比活着的人还要善良,有时候,活人比这样的鬼可怕的多了。

    “你们能这样想就很不错了。这个世上,鬼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白斩天点头赞同道。

    “对了,老板,您是怎么能够发现他们的?还有我们又怎么能够见到他们?难道您是道士?”

    木子妍忍不住问道,苏皖也是一脸的好奇。

    普通人看不见鬼,这一点刚才梁伯的儿子也说过了。可他们不但看见鬼了,还进了鬼居住的坟墓。

    不但与鬼交谈,还带走了鬼的孩子。

    这一切的种种,木子妍和苏皖自认是做不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的老板,平日里懒散关键时刻神秘莫测的白斩天才有这种本事。

    而有这种本事的人,在这个世上,传说中就只有求仙问道的道士才有这种本领。

    “我不是道士,我是修士!”白斩天笑道。

    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解释什么,而是说道:“你们两个赶紧报警吧,把孩子交给警察,他们会处理的。”

    “我们为什么要把孩子交给警察啊?把孩子抱回去交给梁伯不是更好吗?梁伯还在家里等着呢!”木子妍一脸诧异的问道。

    “是啊,老板,梁伯孙子丢了,估计都还睡不着觉。更何况我们收了梁伯的钱,应该早点把孩子交给梁伯才对吧?”苏皖也是一脸的不解与质疑。

    “梁伯已经不需要了!”白斩天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梁伯恐怕已经死了!”

    “什么?这不可能!我们出门的时候梁伯不是还很好吗?怎么可能就死了?”木子妍与苏皖惊呼。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梁伯的确是死了,而且就在他来找我们之前。”百斩天肯定的说道。

    “怎么会?梁伯既然死了怎么可能来找我们?”木子妍不信的问道。

    人死了就不能动了,怎么可能还到处走动?能够到处走动的人能算是死人吗?

    “子妍啊,这世上有些东西你是不明白的。”白斩天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记得你在收取梁伯报酬的时候有碰到过梁伯的手吧?难道你就没有发觉梁伯的手很冰冷吗?只有死人的手才会这么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