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侦探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 见鬼

    其实也难怪木子妍和苏皖怀疑白斩天,实在是算命之说真的太假了,有些虚无缥缈的意味。

    就好比在那仙人桥上的那些算命的大师们吧,十有**全都是骗人的,全都是靠一张利嘴忽悠人而已!

    就算有个别大师真的有那么一点真本事,那可能也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了。在这物欲横流的浮夸年代,年轻人怎么可能学得到算命术的精髓呢?

    更何况她们自从认识了白斩天以来,白斩天都是懒得很,整天除了吃喝拉撒睡觉以外就没见过他做别的事情。怎么可能真的会算命之术?

    “事实胜于雄辩,等会你们自然会相信的。”白斩天微微一笑,也没有过多的为自己辩解,很是平淡的说道。

    西山陵园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在回荡。

    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可是,透过白斩天手中的强光手电却可以看见陵园里那一排排的墓碑。

    这里是坟场,是死人的安息之地,埋葬了太多的尸骨,一阵冷风吹过,凉飕飕,阴森森的。

    木子妍与苏皖打了个寒颤,身子骨都在发抖,要不是有白斩天在这里,她们两人恐怕早就转身逃跑了。

    “老板,你说的那个地方还有多远啊?”木子妍问道。

    她真的很害怕,生怕那一望无际的墓碑突然就裂开了,冒出来一个甚至更多的厉鬼来。

    现在她没有想别的,只想早点离开这里,回到大都市中,回到人多的地方,那里至少有安全感!

    苏皖脸色苍白,比木子妍也好不了多少,同样眼巴巴的看着白斩天,期待白斩天的回答,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我们已经到了,看到没?那里就是。”白斩天用手指着两个相邻的墓碑,说道。

    那是两个比较低矮的墓碑,矗立在那里,虽然比旁边的那些墓碑矮小,但却是挨得紧紧的。

    很显然,梁伯也并不是很富有的人,并没有多少钱来为自己死去的儿子和儿媳妇打造一块高大的墓碑。

    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是悲哀,都没有必要打造墓碑的。

    “这就是梁伯的儿子和儿媳妇的坟墓吗?”木子妍走近看了看,觉得心里有些发堵,有些心酸。

    老人太可怜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就罢了,现在连相依为命的孙子也都不见了!

    “没有看见梁伯的孙子。”苏皖也仔细打量了一番,说道。

    “梁伯不会是记错了吧?也许他的孙子根本就不在这里。”木子妍发出疑问。

    这件事情本就有些蹊跷,梁伯说他的孙子是在一个小时以前丢失的。一个小时以前那就是晚上十点钟的时候,那个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很久了,梁伯就算带着他的孙子来祭奠他的儿子也根本用不着祭奠到这么晚吧?早应该回家了才对。

    “不....梁伯并没有记错,他的孙子的确就在这里。”白斩天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吗?在哪里?我们怎么没有看见?”木子妍和苏皖一脸的错愕。

    西山虽然很大,但是眼前的这两座坟墓却很小。一眼望去,什么都清清楚楚的,都是一片空白,哪里有什么小孩子?

    “老板,您不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眼花了吧?”苏皖惊疑不定的问道。

    “呵呵,是不是眼花了你们跟我来就知道了!”白斩天说道。

    白斩天拉着木子妍和苏皖向前走去,停留在两块墓碑之前,然后白斩天伸出一只手放在了梁伯的儿子的墓碑之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木子妍和苏皖目瞪口呆,心里忍不住惊恐起来。

    在那一刹那,她们两人只感觉眼前一阵模糊,紧接着就是场景变幻,眼前的坟墓与墓碑不见了,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间还算宽敞的屋子。

    泥土堆砌的房屋,墙壁上燃着一根鲜红的蜡烛,微弱的烛光一闪一闪的,如那鬼火一般!

    屋子里有一张床,很狭窄,床上躺着一个孩子,似乎熟睡了,发出了微弱但却均匀的鼾声。

    “那个孩子应该就是梁伯的孙子了,怎么样?我没有骗你们吧?”白斩天得意的说道。

    不过,木子妍和苏皖却根本没有回答他,而是惊恐的盯着床边上坐着的那两个人。

    狭窄的床上,除了梁伯的孙子以外,床边上还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很年轻,三十岁左右吧,正在以溺爱的目光看着梁伯的孙子。

    这本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前提是木子妍与苏皖并不认识那一男一女两个人。

    只可惜,她们两人都认识那一男一女两人,而且就是在刚才,见过他们的照片,黑白色的,就挂在那墓碑上。

    “这……他们.....他们......他们是鬼吗?”木子妍与苏皖一脸的惊恐之色,仿佛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挂在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人当然已经死了,只有死人的照片才会做成黑白色挂在墓碑上。

    可是现在,他们却看到了原本已经死了的人,这怎么可能?

    除了做梦以外,活人怎么可能看见已经死了的人呢?

    只有一种理由可以解释,那就是他们见鬼了!

    昏暗的小屋,摇曳的烛光,疑是鬼怪的人,让木子妍和苏皖的脊背发凉,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个样子?”苏皖惊呼。

    她们真的无法想象,原本是在陵园当中,却为何来到了这里,而且还看见了梁伯已经死了的儿子和媳妇!

    “遇见传说中的鬼打墙了!”这是她们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果然,白斩天证实了她们的猜想,白斩天说道:“这里是梁伯的儿子的坟墓内,你们看到的,只不过是幻境而已。”

    白斩天没有理会震惊到无以复加的两人,看向了床边坐着的两人,平静的说道:“很高兴见到你们,原本不想打扰你们安息的,可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

    “你能看见我们?”梁伯的儿子回过头来,有些震惊。

    他和他的妻子都已经死了,只是,也不知道为何,魂魄保留到现在,无法投胎也无法散去。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在今天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和父亲。

    自己的儿子才一岁多一点点,被遗弃在这陵园内,如果没有人照看的话,会死的。

    更何况他们更是知道,他们的儿子虽然才一岁多一点点,但身体并不健康,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也曾经断言,他们的儿子活不过三岁!

    其实,当日他们出车祸那一天,原本是可以避过的。就是因为知道了他儿子有心脏病这个消息,心里痛苦,开车的时候心不在焉,这才酿成了大祸。他们两人倒是死了,却留下了孤苦的老父亲与年幼的儿子!

    自从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后,没有人可以看见他们,他们也无法离开这里,只能躲在坟墓里默默的流泪,虽然他们并没有眼泪!

    到目前为止,只有白斩天他们三人才能看见他们。

    “我能看见你们。”白斩天点点头,说道:“你们不应该停留的。这个世界不属于你们。”

    “可是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无法解脱!”梁伯的儿子说道。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做鬼的痛苦,有活人的思想,却无法像活人一般自由,那种煎熬,没有做过鬼的人是根本无法理解的。

    “恩,我能理解你们的痛苦,看在梁伯的份上,我会帮助你们的。现在请让我带走你们的儿子吧,他的状态可不是太好哦!”白斩天点了点头说道。

    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孩子,在这阴气比较重的陵园中原本就不是很好,现在更是被两个鬼给带到坟墓中来了,与鬼近距离的接触,如果再不制止的话,绝对会出大问题,这个小孩子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