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侦探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 西山陵园

    梁伯的手没有一丝温度,就像是冰块一般刺骨。

    除了被放在冰箱里冰冻过以外,木子妍根本无法想象出究竟是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让一个活人拥有这般冰冷的手?

    只是,梁伯会傻傻的把自己的手放在冰箱里冰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木子妍感到有些害怕,不敢耽搁,哆嗦着手从那一沓钱中抽出来了一张,就准备把剩下的钱还给梁伯。

    “全部收了。”就在这时,白斩天开口说道。

    “老板....这有些不好吧?”木子妍说道。

    “是啊,老板,我们只是帮梁伯找他的孙子而已,一百块钱就足够了。”苏皖也说道。

    她们俩都是善良的女孩,梁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带着一个只有一两岁的孙子,日子肯定也是不好过的。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帮梁伯找孙子这种事情,都是不用收钱的。

    生意就是生意,如果一点酬劳都不收的话,那就不叫生意了!

    “你们听我的吧,全部收了,这些钱,梁伯留着也没有用了。”白斩天看向了梁伯,微笑着说道:“我说的对吗?梁伯!”

    “我的孙子不见了,帮我找我的孙子,这是报酬!”梁伯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依然机械般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这....好吧!”白斩天虽然平时不靠谱,但终究是自己的老板,老板发话了,木子妍还是不好反驳。

    把钱交给了苏皖,木子妍回头看向了梁伯,说道:“梁伯,您就放心吧,我们这就去帮您找您的孙子去,您老就先回家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我的孙子不见了,帮我找我的孙子,这是报酬!”然而,梁伯却仿佛没有听见木子妍的话一般,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手上的钱已经被苏皖收了起来,依然在重复着这么一句话。

    “这......!”木子妍懵了,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她只感觉脊背都在发凉,太诡异了!

    苏皖的感觉也好不了多少,身子都有些发颤,看向梁伯的目光,多了几分惊惧!

    这个时候,白斩天突然间出现在木子妍的身前,面对门外站着的梁伯,微笑着说道:“梁伯,既然您的愿望我都已经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您安心去吧,我会帮您找到您的孙子的。”

    很奇怪,白斩天的话说完,梁伯竟然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梁伯会听你的话?”木子妍奇怪的问道。

    “呵呵,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白斩天是什么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敢不给我面子?”白斩天昂头说道。

    “切,就你这样的人有那么好才怪呢,你就吹吧!”木子妍与苏皖同时鄙视白斩天。

    “我们真的要去西山?而且是现在去?”木子妍问道。

    “钱都收了,你说呢?”白斩天说道。

    “我.....!”木子妍的脸色有些发白。

    西山是陵园,相传在几十年前那里是一处战场,死了许多人,后来政府在那里修建了陵园,用来安葬死人。

    陵园啊,这么多年过去了,都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尸骨长眠在那里了。就算是白天,那里也是阴森森的,更不用说这大半夜的了。

    “会不会有鬼?”木子妍问道。

    神鬼之说,虽然这个年代的人已经很少相信了。不过,电视剧看的多了,总是会联想到一点点:,更何况是陵园那种专门埋葬死人的地方。

    “要不...要不我们把钱退给梁伯吧?”苏皖也有些害怕。

    苏皖刚才数了数,梁伯给的报酬足有一万块,够她和木子妍一个多月的工资了。

    可是,金钱摆在眼前,但她还是有些害怕!

    如果真有鬼,那命没有了,钱拿来干什么?

    “现在已经晚了!”白斩天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现在就算把钱退回去也没有用了,因为你们根本就找不到人收你们的钱了。”

    “老板...您什么意思?”苏皖不解的问道。

    “很快你们就知道了。”白斩天没有多说,道:“把门关了吧,人命关天,我们现在就出发。希望回来的时候夜宵店还没有关门,我都快饿死了!”

    夏日的夜晚,虽然也有一些凉风,但依然很炎热。

    不过,这要看在什么地方,如果是在埋葬了许多的白骨的陵园当中,就算是艳阳高照,恐怕也不会有炎热之感!

    “好可怕,你说,会不会突然有恶鬼出现啊?”

    “子妍,你就别说了好不好?没被鬼吓死都被你吓死了!”

    木子妍与苏皖两人,一人抓着白斩天的一只手臂,胆战心惊的往前走着,不时的四处乱看。

    周围都是墓碑,一排排的,看不到尽头,在漆黑的夜晚中,显得是那么的阴森和恐怖!

    “悉悉索索......!”

    “呼呼.......!

    偶尔有虫鸣的声音传来或有轻风吹过,都会让木子妍和苏皖感到紧张。她们已经开始后悔了,如果时光倒流,她们宁愿饿死也不会接下梁伯的这一单生意。

    太可怕了,她们真的很担心突然间就跳出来一只恶鬼来!

    “西山这么大,我们要去哪里找梁伯的孙子?”木子妍问道。

    西山,真的是一座山,虽然不高,但要整个走完的话,也要一两个钟的时间,更何况是在这漆黑的夜晚找一个只有一两岁的小孩,天知道会不会找到天亮?

    “你说梁伯说的会是真的吗?他的孙子怎么会在西山不见了?”苏皖问道。

    “这不奇怪,今天是梁伯的儿子和媳妇的忌日,梁伯带他的孙子来西山祭拜很正常。”白斩天说道。

    “不是吧?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木子妍奇怪的问道。

    苏皖也是一脸的好奇。

    她们敢肯定,白斩天绝对不会去调查这样的事情,更何况他也没有时间调查啊!

    “呵呵,你们难道忘了我会算命?”白斩天笑道。

    “不是吧?老板你是想告诉我们你是算出来的?”木子妍和苏皖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不错,恭喜你们答对了,不过没有奖哦!”白斩天笑道。

    “切,我们才不信呢。”木子妍和苏皖同时翻了翻白眼,倒是暂时忘记了害怕。

    “你们可不要小看你们的老板我哦,你以为我的那侦探社的名字是随便取的吗?我那是有真本事,不要说简单的算命了,就是降妖伏魔我也不再话下!”白斩天昂着头颅,很自信的说道。

    “老板,你就吹牛吧,越来越不靠谱了。还降妖伏魔呢,先不说这世上究竟有没有妖魔,就算有,就凭你,能降妖除魔吗?”木子妍不信的说道。

    苏皖也说道:“依我看啊,老板过一会可能就要说他是神仙了,会移山填海,会飞天遁地了!”

    “呵呵,苏皖,你还别说,你真的很聪明的,这都被你知道了!”白斩天笑道。

    “切,老板,既然你这么厉害,要不你算算看梁伯的孙子在什么地方吧。我们也好早些回去啊,这地方阴森森的,好可怕,再说我都快要饿死了!”木子妍说道。

    “是啊老板,您那么厉害,你就算算看呗,也让我们两人见识一下老板您的本事好不好嘛?”

    苏皖更绝,双手摇着白斩天的手臂,饱满的胸脯不断的在白斩天的手臂上磨蹭着,撒娇道。

    手臂上传来的感觉让白斩天有些心猿意马,好在他的定力也不简单,几个呼吸间就调整好了状态。

    “不用你们提醒,我早就算出来了,梁伯的孙子就在前面不远的山腰上。”白斩天一脸肯定的说道。

    “真的假的?我们不信!”木子妍和苏皖一脸的怀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