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侦探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梁伯的委托

    木子妍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一天也是像现在的这个样子,只不过时间稍微早了一点,没有那么晚了。

    当时,她的老板白斩天也是和现在这样落魄,穷的四个口袋一样重。后来没有办法了,竟然装起了神棍,跑去仙人桥给人算命去了。不过运气还真是不错,竟然只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忽悠回来了八千多块钱,给她们两个发了一个月的工资。

    “哎,我说子妍,我算命靠的可是真实本领,哪里是什么忽悠?你可别把我和仙人桥上的那些骗子相提并论啊。”白斩天闻言,有些不满的说道。

    “好吧,老板,是我错了,您老是真有本事,要不您老再去仙人桥上给人算算命?”木子妍试探着说道。

    木子妍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不由鄙视白斩天。

    在这无神论的时代,除了那些大妈大爷,还有谁会真的相信算命的?上一次只不过是白斩天运气好罢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最要紧的是让白斩天去想办法弄钱,哪怕是去给别人算命也好,只要能给她们发工资,忽悠就忽悠吧,反正又不是忽悠自己!

    “现在去?”白斩天问道。

    “你说呢?我们不管,那是您老的事情,反正今天您要给我们发工资,要不然我们饭都吃不起了。”木子妍说道。

    “苏皖,现在几点了?”白斩天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不由问苏皖道。

    “晚上十一点,再过一个小时就是明天了,老板!”苏皖也无奈的说道。

    在苏皖看来,今天是不可能发工资了,她的这个老板白斩天整天根本就不管事。迄今为止,无论是侦探社的业务还是侦探社的收入,白斩天就从来没有关注过。就连每天吃的饭菜,都是她帮着买的——很多时候用的还是她的钱!

    做老板做成这个样子,白斩天也算是极品了!在这样的老板手下打工,苏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都这么晚了,我去给谁算命去?”白斩天问道。

    “不去算命可以啊,您老给我们发工资。”木子妍手一伸,说道。

    “我饿了,你先去给我弄点儿吃的,我吃饱了再给你们想办法。放心吧,最迟明天,肯定给你们发工资!”白斩天说道。

    “不行啊,老板,不是我们不愿意相信您,而是您老实在太没诚信了,我们无法相信啊。而且,我们两个到现在也都还没有吃饭啊,最后的两桶泡面都在下午被我们两个吃了,到现在,晚饭都还没有着落呢。”木子妍痛苦的说道。

    没办法,现在的物价实在太贵了,一桶泡面都要五块钱,今天的营业额,刚好够买两桶泡面的。

    “不会吧?我们真的穷到这个程度了?”白斩天目瞪口呆!

    “要不然你以为呢?”木子妍和苏皖同时翻了翻白眼,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老板。

    “嘭!”白斩天重重的倒在了沙发上,一脸郁闷的表情。

    他感觉有些对不住自己的这两个员工。他开了侦探社,请了她们回来,不但没有按时给她们发过工资,还弄到现在连饭都吃不起了,的确是他的罪过啊!

    “要是现在有一单生意上门就好了!”苏皖叹息,有些期盼!

    苏皖没有期望自己的老板今天有钱给她们发工资,她只想在十二点以前再做一单生意,赚点小钱,把今天的晚饭给补上就行了,哪怕是一桶泡面也好啊!

    上帝仿佛听见了苏皖的话,竟然降下了慈悲之心,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间被打开了。

    夏日的夜晚,很炎热,空调这种奢侈的东西,星际侦探社是根本买不起的。

    可是,在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一股寒冷的风突然吹了进来,让苏皖与木子妍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咦?我记得我明明是关了门的啊?怎么会被人推开呢?难道是我记错了?”木子妍一脸的诧异。

    不过,她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了,因为就在这时,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出现在门外。

    老人大概有七八十岁,很苍老了,面无表情,有些苍白!

    “梁伯!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木子妍迎了上去,问道。

    这个梁伯她认识,是隔壁小区的一个老人,很苦的。儿子媳妇都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只留下了一个只有一岁多的孩子。

    “我的孙子不见了,帮我找我的孙子,这是报酬!”梁伯并没有进门来,他就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沓钱,说道。

    老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的平淡,甚至有些冰冷,没有焦急,更没有一丝感情!

    木子妍是一个热心肠的女孩子,没有在意这些,说道:“梁伯,有什么事您老先进来说吧,外面有点凉!”

    “是啊,梁伯,您老就先进来坐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谈。”苏皖也说道。

    “我的孙子不见了,帮我找我的孙子,这是报酬!”梁伯仿佛没有听见木子妍她们的话似的,站立在门外,重复着说同样的话。

    “好吧。”木子妍有些无奈,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严重,老人家的孙子不见了,应该帮忙找,更何况还有不菲的报酬!

    梁伯手里的那沓钱,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但看厚度,几千块是怎么都有的。

    不过木子妍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取梁伯手里全部的钱,一个可怜的老人,他的钱来之不易,只要一张就足够了!

    “梁伯,请问您的孙子是在什么地方不见了的?”木子妍问道。

    在木子妍看来,梁伯的孙子一定不会在很远的地方丢失,因为梁伯每天都带着他的孙子,从来都不舍得离开半步。在木子妍看来,更多的可能是梁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一时记不起把自己的孙子放在哪里了,这才来找她们帮忙的。

    当然,也还有另外的可能,不过可能性不是很大,这里的小区虽然比较偏僻,但治安还是很不错的。

    “西山!”梁伯说道。

    “梁伯您说什么?您的孙子是在西山不见的?”木子妍脸色一变,问道。

    “是的,西山!”梁伯重复着回答,依然面无表情!

    “这怎么可能呢?什么时候的事?”木子妍神色凝重,再度问道。

    “一个小时以前!”梁伯说道。

    “这.....怎么可能?”木子妍不由的惊呼。

    办公室里,苏皖的脸色也跟着变了,有些难看,甚至有些苍白!

    只有白斩天很平静,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一副饶有兴趣的味道。

    “我的孙子不见了,帮我找我的孙子,这是报酬!”梁伯不断的重复着说这句话。

    漆黑的夜,不算明亮的灯光,照映着梁伯略显佝偻的身躯与有些苍白的脸庞,看起来有些诡异!

    木子妍打了个寒颤,竟然感到有些害怕,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把目光看向了苏皖。

    苏皖神色同样难看,她摇了摇头,最后又把目光看向了已经坐起来的白斩天身上。

    如果是在平时,对于穷的叮当响的木子妍和苏皖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生意,只要是生意,就一定会接的。

    可是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们两人竟然有些害怕,甚至手脚都在发凉,竟然退缩了。

    “子妍,收钱吧,这单生意我们接了!”白斩天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

    “老板,您....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木子妍惊讶的问道。

    她不明白,白斩天一直都不关注侦探社的生意,现在怎么突然就关注起来了,难道是因为缺钱的缘故?

    “我没有开玩笑,去收钱吧,不用开收据了。人命关天,不要犹豫了,收了钱我们就去帮梁伯找他的孙子。”白斩天肯定的说道。

    “老板,您知道西山是什么地方吗?”木子妍还是有些犹豫,问白斩天道。

    “知道,不就是一座陵园吗?怎么着,你们怕了?”白斩天挑衅的说道。

    “谁....谁怕了?去就去!”木子妍一昂头,说道。

    木子妍走向了梁伯,伸手接过梁伯手上的钱,在接过钱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梁伯的手,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好冰冷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