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章十八章 “大礼”

    这一路果然也如唐暮筠所保证的那样,再没有阻碍,楚云笙几人一路顺利的出了王宫。

    等到他们到达城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守城的将领也将城门慢悠悠打开。

    苏景铄在进宫来找楚云笙之前就已经在城门口附近安排了接应的人也准备了马车。

    不知道唐暮筠那边是提前有人知会了守城的将领,还是说宫里头并没有消息传出来,楚云笙他们上了马车之后一路顺顺利利的出了城,并没有遇到任何的盘查和阻拦。

    一路行驶到了郊外,那驾车的部下才停了马车。

    这时候,只见一个穿着褐色长衫的青年男子策马等在了前方的路口。

    当苏景铄抬手掀起帘子之后,那青年男子立即策马上前,迅速走到车旁然后下马对苏景铄行了一礼,并递给了苏景铄一封火漆的密函。

    苏景铄在接了过来,看过之后,面色微变。

    “阿铄,怎么了?”

    楚云笙看到苏景铄面色不好看,自然也有些担心,她这句话才问出口,就看到一旁被点了穴道的楚云怡一双眸子晶亮。

    见状,楚云笙抬手就点了楚云怡的昏睡穴。

    而同一时间,苏景铄的指尖也抬起,正准备给楚云怡点下,看到楚云笙已经先一步,他转过眸子道:“漯河那边出了一点问题。”

    闻言,楚云笙一怔。

    漯河一带是赵国的边境,之前何容在借以修筑皇陵为由挟持了陈国秦家军数万人锻造兵器,后来虽然被楚云笙和苏景铄放火毁掉了一些,但并未伤了元气。

    只是楚云笙不知道此时苏景铄提起漯河一带是什么意思。

    苏景铄抬手轻轻的捏住了楚云笙的掌心,温柔道:“之前在卫王宫里事态紧急,我也没有仔细的跟你将现在的局势好好说一下,你还记得我在卫王宫殿外跟你说过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何容吗?”

    这句话楚云笙自然记得。

    事实上只要是苏景铄说过的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更何况还事关何容,只是当时她猜不到苏景铄到底有什么“大礼”要送给何容。

    见楚云笙流露出困惑的表情,苏景铄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上次一别,我回了楚国在肃清楚国内政的同时,也整合了边境的楚军,我就料到何容在暂时啃不动楚国的情况下一定会把主意打到卫国,再加上卫宫传来你姑姑被卫王软禁的消息,我便想着这里面或许有何容插了一脚的可能,所以就同秦夫人商量了一下,由她带领着秦家军再杀回漯河一带,先夺了何容在那里的兵器,另外我派人率领着楚军趁着何容留在边城的驻军赶来的时候,来了一场伏击战,在灭掉了何容的五万驻军之后,赵国的腹地也就这样打开在了我们面前,当时我担心你在卫国的安危,只派了部下乘胜追击,而我则来寻了你。”

    苏景铄说的轻描淡写,但一旁的楚云笙却听的心惊肉跳。

    苏景铄竟然端掉了何容在漯河所建的兵器库并且灭掉了何容边城五万守军!

    楚云笙对苏景铄做的事情大感意外的同时也不由得疑惑,这么大的事情怎的没有从何容的面上看出一点儿的异样?

    苏景铄抬起指尖穿梭在楚云笙的青丝间,他看到楚云笙的表情就知道楚云笙在困惑着什么,“另外我也派人在卫国的边境封锁住了消息,所以这一段时间卫国同楚国赵国的边境犹如铁桶一般,任何消息都传递不出来,而这一切都是在何容来了卫国之后发生的,所以他还不知情,不过恐怕今日他该是要收到消息了。”

    闻言,楚云笙除了感慨苏景铄雷厉风行的办事能力和精明算计之外,也不解苏景铄后半句的话的意思,她抬眸看向苏景铄并抬手夺下被苏景铄顽皮的挑起的一缕头发并道:“你派人封锁的卫国边境出了状况吗?”

    苏景铄叹了一口气,点头道:“毕竟是卫国的地盘,能封锁的住一时,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过这两日就已经有了破绽,刚刚信使传了消息来说我们有一队楚军被赵国士兵击杀,这消息既然带到了我这里,只怕很快何容那里也该有信儿了,但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本来也就想到没有那么容易将何容蒙在鼓里就兵临赵王都,这样一来,也算打了何容一个措手不及,收到消息的他只怕也没有心思再在卫国起什么幺蛾子了。”

    苏景铄的声音淡淡的,但言语间所代表的意思却已经足够让人心惊了。

    在楚云笙的心里,何容一直都是一个无法撼动的存在,而赵国更是在吞并了陈国之后成为了一方霸主,赵国的强大并不是在一朝一夕,而是这几代君王秣马厉兵而养成的,楚国在国力上并不敌赵国,在兵力上更是只有赵国的一半,若是在这时候跟赵国硬碰硬结局可想而知,但是苏景铄不但碰了,而且还赢了。

    至少如今兵临赵王都城下就已经够何容喝一壶的了。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点,迎着苏景铄的眸子,她道:“所以,你现在得要回一趟楚军坐镇吗?”

    想到苏景铄之前看到这一封火漆密函的表情,楚云笙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他从楚云笙身上收回了目光,落向了不远处的绵绵山脉,怅然道:“虽然战争是我最不情愿使用的方法,但是如今要对付赵国,要让这天下早日太平,那么就只能以战止战。”

    以战止战。

    仅仅四个字,就已经说出了现在天下必然的局势。

    楚云笙垂眸,看着苏景铄又一次绕上了她的青丝的指尖没有说话,苏景铄继续道:“现在楚军深入了赵国腹地,虽然看起来我们站了优势,但却也要提防赵国反过来包抄,也要小心何容联合了燕国绕去了楚国腹地,以同样的法子来对付楚国,所以,阿笙,我得要尽快赶回去主持大局,这一次事关楚国存亡,大意不得。”

    楚云笙之前还没有想通的,此时经苏景铄这么一说也就全部理清了。

    “阿笙,跟我一起去吧,虽然带你在身边也要面对各种刀剑风声,但留你在这里我更是不放心,这一次,你总该不能丢下我了罢?”

    苏景铄的手挽上了楚云笙的腰际,眸子里星光点点,带着万分期待。

    听到这句话,再看到苏景铄这一双眸子,楚云笙根本就生不出半点要拒绝的力气,但是她还是放不下这里。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楚云笙这才抬起眸子来,迎着苏景铄那一双期待的眸子,遗憾道:“我也想同你一起去,但是,现在不行,阿呆兄还在卫王都等我,也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跟着姑姑他们一起撤离,我想,依着他的性子,一定会在之前那个联络地点等到我为止,所以我必须得再回一趟卫王都,而且,我也要去确定一下二元蓝衣他们是否有带着姑姑和元辰师傅安全撤离,另外……”

    说到这里,楚云笙顿了顿,然后她转过眸子看向身后一直都静静的出神的春晓,再转过头来看向苏景铄道:“我还要带着春晓去姑姑那里。”

    如今受到这般伤害的春晓一时间很难从悲恸中走出来,虽然现在看着她已经坚强了起来,但是楚云笙怕她再做傻事,而现在要她跟着她一起随苏景铄而去,楚云笙也知道她定然不肯的。

    她能理解现在春晓的心情,现在她定然不肯离开卫国的。

    而苏景铄这边显然情势十分紧急,否则的话他之前也不会流露出那般的眸子,他这里耽搁不得,而楚云笙这边又不能立即随他而去。

    所以,她只得叹了一口气,带着几分讨好的语气向苏景铄道:“你先去忙你的,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立即来找你。”

    闻言,苏景铄眸子里划过一抹拒绝,但在看到楚云笙那一双坚定的眸子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道:“我又如何放心的下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如今的卫王都无异于龙潭虎穴,你才平安的从那里逃出来,又何必再跑这一趟?”

    但是,前方军情紧急,他又耽搁不得,这边的楚云笙更让他放心不下,苏景铄想也没有想的就要抬手挥退那个传信过来的青年信使。

    没有选择,他自然是要留下来同楚云笙一起,没有什么能比她的安危更重要。

    见状,楚云笙连忙抬手拦住了他的动作,并抬手招来了那个信使,同时拉着苏景铄的手认真道:“我没事的,何容即便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也不会明着来,更何况我还有这面具做伪装,再不济,我也还有素云,她同何月英还在桃山上,我也不能放着她们不管,而且有素云在,她就能把我伪装成任何想要伪装的样子,即便是何容也认不出来,再加上因为楚军兵临城下,相信此时何容恨不得立即张了翅膀回到赵国,哪里还顾得上我,所以哪里会有危险呢,是你太过在意所以才不放心罢了,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安安全全的从卫国回到你身边,你现在要紧的是回去处理你的军情。”

    闻言,苏景铄想都没有想的就要摇头拒绝,然而楚云笙却抬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她的指尖细腻且温暖,只一瞬间,就让苏景铄的心也跟着融化了起来。

    “阿铄,我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不在这一朝一夕,你相信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就立即过来找你,好吗?”

    苏景铄一直都是一个冷静且睿智的人,他永远都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该做出如何的决断,他冷静从容,从来都不会感情用事。

    但这也只是在遇到楚云笙之前。

    自从遇到楚云笙之后,他所有的情绪都被她一人所牵扯,她的喜怒哀乐一举一动都能影响他做的每一个决定。

    就比如此时,他分明是那么想要同楚云笙一起,那么担心她的安危,但是一看到楚云笙那期待的目光他的心就软了下来,再被她用指尖捧着脸软声软语的求着,苏景铄的心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就在他的心融化的这一瞬间,楚云笙蓦地一伸手,直接主动的拥抱住了他,她将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亲昵的蹭了蹭然后温柔道:“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见她如此,苏景铄再没有招架的力气,这时候,他的脑子里蓦地划过一个跟此时此景完全不相关的话题。

    他想,即使楚云笙就是那个魅惑君主的妖孽的话,他也愿意在她的缱绻眉眼里沉醉下去,愿意在这温柔乡里做一个被世人唾骂的昏君。

    即便碧落黄泉,他都愿意,只要她在。

    “好吗?”

    楚云笙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才将苏景铄的意识给拉了回来,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再挣扎一下,他的脑袋就已经不由自主的对着她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楚云笙的心里一松,面上也绽放出了一抹轻松的笑意道:“谢谢你,阿铄。”

    闻言,还没有从楚云笙这“温柔乡”里走出来的苏景铄这才回过了神,看着此时楚云笙的表情,他只得叹了一口气,然后颇为无奈道:“那你得向我保证,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切记不可以以身犯险。”

    “好,我答应你。”

    “卫国已经一团乱了,你也不能再意气用事,现在你的安危是第一要紧,至于卫国,就让它乱去吧,终究我们会将失去的东西都夺回来。”

    “好,我答应你。”

    “何容诡计多端,昨晚的话也难保不齐是他的试探或者挑拨,你不要当真,小心他。”

    “好,我答应你。”

    “找到了阿呆兄和你姑姑他们,第一时间就来找我。”

    听着苏景铄这一连串的唠叨,楚云笙点头如捣蒜:“好,我都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埋首在苏景铄脖颈间的楚云笙却没有再听到苏景铄的“唠叨”,她有些疑惑的开口道:“阿铄?还有吗?”

    苏景铄动了动身子,将下巴抵在楚云笙的头顶,轻声唤了一句:“阿笙……”

    闻言,楚云笙动了动脑袋,回应道:“嗯?”

    “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