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百九十七章 道别

    春晓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的眼泪可以这样多,也从来不知道一颗心可以这样痛。

    原本以为被他辜负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痛到麻木,现在她才知道,真正最痛的,是在看着他中箭倒下,看着他在她身前生命一点一点流逝。

    而她,却无能为力。

    “陛下……”

    那两个字再度从唇畔发出,春晓泪眼滂沱的看着躺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子,他的眉眼如画,嘴角虽然有丝丝血迹沁出,然而却并不影响他俊逸的容貌,只是那一双灵动绝美的大眼睛却紧闭着,而这样一双眼睛,却永远也不会再睁开了。

    她那一声“陛下”也永远不会再有人回答她了。

    想到此,春晓的心似是被人又用力的剜了一刀,痛入骨髓。

    她眨了眨眼睛,眸底里蓦地划过一丝绝然,旋即她手腕一转,就拔掉了一支插在卫王后背上的箭羽,然后想也不想,直接抬手朝着自己的脖颈上刺下!

    既然他已经去了,而且是为她而去,那么她也不要独活!

    这一刻,春晓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眼看着那箭羽就要朝着她脖颈刺下,跪在卫王旁边同样哭的如同泪人的楚云笙在这时候也回过了神,在明白了春晓的意图之后,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她手腕一个翻转就捏住了春晓握着箭的手腕。

    而那箭羽的尖端堪堪的停在了春晓肌肤半寸,再有一点就能血溅当场!

    “你做什么!”

    楚云笙用力捏紧着春晓的手腕,然后另外一只手迅速的夺过了她掌心里紧握着的箭,冷声道:“你这样对得起他吗?他宁愿自己中箭也要为你挡下,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意你受到半点伤害,而你却这般不看重自己的生命,你就这样伤害自己,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他?他又怎么会原谅你!”

    楚云笙自和春晓相识以来,都是以姐妹相称,而她也真的待春晓如同姐妹,从来不曾说过这般重的话,如今也是看到她竟然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楚云笙气急了才会这样凌厉的训斥。

    她也是为了她好。

    听到楚云笙的这一番话,之前愣愣的春晓这才转过了眸子看向楚云笙,她的眸底里一片凄然,看向楚云笙的时候,又忍不住掉下两行热泪,“姑娘……我错了……”

    话音才落,她就嚎啕大哭起来。

    楚云笙自然知道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错在误会了卫王,错在之前还跟他置气。

    如果重新来过,她一定不会再这样。

    “我知你难过,可是,他既然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你,就说明你在他心里的重要性,所以九泉之下的他一定是希望你能继续开心的活着的,而不是现在这般……生不如死的活在愧疚和自责中。”

    楚云笙的心又何尝不痛呢,但此时事已至此,她只能强打起精神来安慰春晓。

    而且,现在他们的处境也容不得他们在此耽搁太久。

    春晓听了楚云笙的话越发哭的伤心的像个孩子。

    “人都死了,有什么好哭的。”

    这时候,楚云怡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楚云笙这时候也才从卫王死去的悲恸中抽离了精神来,她看向楚云怡,但见楚云怡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面上还带着鄙夷,楚云笙心里那一团无名之火越发的旺盛,她冷眼看着楚云怡道:“你也是杀害他的凶手之一,楚云怡你记着,即便是今日我们要用你为人质出城而不得伤害你,但凡下一次你落在我手上,我也会叫你生不如死。”

    卫王的帐,王程将军的账,她迟早会找楚云怡清算。

    闻言,楚云怡嘴角一扬,勾勒出一抹笑意道:“那正好,我也有此想法。”

    她的眸子里也翻涌着滔天的恨意!在她看来,她能有今天全部都是拜楚云笙所赐,所以,即便是楚云笙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惜!

    “阿婉,你没事吧?”

    一直都没有听到楚云怡的声音的唐暮筠关切的问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他的声音温柔细腻,话语间的关心和爱护做不得假。

    楚云怡眸子里翻涌的恨意在听到唐暮筠的声音的一刹那便烟消云散,她身子虽然不能动,但眼睛却能转,随着唐暮筠的声音,她费力的转过眸子,向唐暮筠所在的方向看过去,在对上唐暮筠那一双担忧的眸子的时候,楚云怡心里一暖,眉眼里也全是笑意道:“我没事,阿筠。”

    楚云笙一边观察着春晓的反应,怕她再做出什么傻事,一边看向楚云怡和唐暮筠道:“她现在是没事,但如果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的话,我就不敢保证她有没有事了。”

    她的声音很淡,然而就是这种淡然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来才更加让人胆颤心惊。

    尤其是唐暮筠放在心里的那人还在她的手上。

    “我以燕国太子的身份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

    唐暮筠看着楚云笙的眸子,生怕楚云笙一个不高兴再在楚云怡的脖颈上划一刀,他说出来的话也掷地有声斩钉截铁。

    见状,楚云笙垂眸道:“但愿太子殿下言而有信。”

    这时候,苏景铄一把拽着楚云怡,然后走到楚云笙身边,轻声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尽快出城。”

    经过这一番折腾,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而天色大亮之后,想要出城并顺利摆脱何容的追捕无疑更是艰难,所以,时间已经很紧迫。

    楚云笙自然知道耽搁不得,但是眼下春晓心痛的毫无求生意识,她和苏景铄还要带着楚云怡这个人质,再加上地上的卫王的尸骨,想要迅速的出城,简直太难。

    苏景铄只看了楚云笙一眼,便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他放开了拽着楚云怡的两根手指,抬手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温柔道:“我们带不走卫王,但你也不用担心,虽然何容鼓动了肖楚他们叛乱,但为了给卫国的百姓一个交代,他也不会对外公开自己叛乱,而会谎称卫王遇刺身亡,所以对于他的尸骨,应该会被妥帖的安放进卫国的皇陵,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相反,若是被我们带走,这一路还要颠簸逃亡,最后也未必能找到一个好地方妥善安置,让他进卫国皇陵才是最好的归处。”

    因为担心楚云笙抵触,苏景铄的语气应十分的温柔。

    楚云笙自然知道他担心自己,虽然她不愿意就这样丢下小舅舅,但是苏景铄说的有道理,虽然肖楚他们叛乱,但对卫国百姓总得有个交代,所以他不会顶着叛军的头衔,因此就一定会妥善安置卫王。

    这样比起被他们带走来,确实好的多。

    虽然她并不愿意将他留在这里,最后落到肖楚和何容的手里。

    但人既然已经去了,纠结这些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眼下最重要的是他们几个人能顺利逃出去。

    楚云笙的眸子一动,落下两行滚烫的泪来,她垂眸点头道:“好。”

    闻言,苏景铄一边抬手温柔的替楚云笙擦掉泪水,一边转头对唐暮筠道:“如果还想邀你的心上人活命的话,就叫你的人快撤。”

    他的声音虽然淡淡的,但言语间自带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仪,再加上唐暮筠本来就将楚云怡的安危看的比任何事都重,所以即便是不放心,却也只得咬了咬牙当即就带着他的那些部下撤离了。

    等到其他的人都走了,楚云笙这才蹲下身来搀扶起了还在痛苦的春晓,并柔声道:“我们走罢。”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春晓的眼睛就已经肿的像个胡桃,一听到楚云笙说到“走”,她眸子一眨,又落下两行泪来。

    但在楚云笙的搀扶下,她还是从地上站起了身子。

    楚云笙则蹲下了身子,想要将趴在那里的卫王的尸骨整理好,她的手才扶着他转过来,有一件东西蓦地从他胸口掉落了下来。

    楚云笙顺着那东西看过去,再看清楚那东西的瞬间,她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没有忍住,蓦地滚落了下来。

    那是一枚系着红穗子的玉佩。

    而那样的玉佩她也有一枚,不止她,姑姑也有一枚。

    她的这一枚是曾经娘亲给自己的,姑姑,小舅舅,娘亲,他们三人一人一枚,三枚可以合二为一。

    没有想到,这玉佩一直被他带在胸口。

    他明明是那么重视亲情的人,可是又怎的会在当初做出那么狠辣的事情对姑姑和元辰师傅呢?

    都是因为何容他们对他下的可以扰乱他心智让他脾气暴躁的毒药,还是因为当初只是他的一念之差呢?

    楚云笙的脑子里一下子划过诸多的问题。

    而她知道,这些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了。

    想到此,她只觉得捡起来拿在手上的这一枚玉佩格外的沉重和滚烫。

    在她小心翼翼的将它收好之后,又将卫王整理好了,这才忍住悲恸站起了身来。

    一旁的春晓却蓦地瘫软了下来,她一下子扑到了卫王的身上,哭的像个孩子。

    见状,楚云笙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她能体会春晓此时的痛,然而该劝的话她已经劝了,更何况,她也知道再多的劝说也如同隔靴搔痒。

    她现在能做的只是静静的跟在她身边,陪着她,让她能慢慢的走出悲恸,重新振作起来。

    “春晓……”

    楚云笙轻轻的唤了她一声。

    想说什么,但又觉得言语在这一刻都显得有些多余。

    本来没有指望春晓会回应,却没有想到,这时候春晓却蓦地从卫王身上抬起了头来,她抬手猛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哽咽道:“姑娘放心,我没事。”

    虽然她的声音哽咽,但语气却坚定无比。

    “这一笔账我还要为他讨回来,所以,我不会有事的。”

    就在楚云笙意外春晓怎的如此迅速的就坚强了起来怕她再一次做傻事的时候,春晓蓦地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来。

    这一刻,她的眸子再不像之前那样一片死灰并无半点生机,此时的春晓眸子里也翻滚着滔天的恨意。

    见状,楚云笙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难过。

    她叹了一口气,喃喃道:“这样也好,至少仇恨可以让你有活下去的动力。”

    闻言,春晓没有答话,她只垂眸,默默地用力咬紧了唇瓣。

    “走罢,再不能耽搁了。”

    苏景铄再一次提醒。

    这一次春晓没有再哭,她走到楚云怡身边,冷冷的看着楚云怡,在这一刻,楚云笙看到春晓的额际有青筋隐隐泛起。

    她想,若不是这时候顾及到她和苏景铄的安危,只怕春晓就要在这里手刃了楚云怡并大有冲到何容面前去杀了他的冲动。

    只一眼,春晓就错开了看着楚云怡的眸子,她抬手一抓,就抓住了楚云怡的腰,然后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直接就用抓着楚云怡腰际的手用力将楚云怡给提了起来,然后便施展了轻功向着于秀门的方向掠去。

    在她将身子掠飞出去的那一瞬间,她还是没有忍住回过头来看了地上躺着的卫王一眼。

    只那一眼,她的泪水就再一次滂沱而下。

    只那一眼,她就再不敢回头,她怕自己会不想再离开,理智最终占了上风,她咬牙压下恨意和悲恸,一路带着楚云怡向前掠去,再不敢回头。

    见状,楚云笙和苏景铄也不敢耽搁,他们回眸看了对方一眼,便点头携手跟上了春晓的步子。

    在离开的时候,楚云笙也跟春晓一样,最后一次看了一眼卫王,她的小舅舅,此时他的样子如此安静,安静的躺在如山般堆积起来的那些黑衣人的尸骨上。

    即便是不远处宫灯摇曳,光线昏暗,也能看得清他此时俊逸的面庞上的苍白。

    他的样子如此熟悉,此时看来,却又如此陌生。

    何容。

    这两个字再一次浮现在楚云笙的脑海里。

    她的身子已经腾空而起,那滔天的恨意也在肺腑里汹涌。

    在这一刻,她发誓,即便是穷尽此生,她也要报仇,前世今生的,一起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