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四章 原谅

    就在他们倒下的瞬间,那些箭雨铺天盖地而来。

    楚云笙只听到嗖嗖嗖的箭羽破空的声音,只看到护住自己的苏景铄那一双比这宫灯更耀眼的眸子。

    而她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刚刚卫王中箭的那一幕。

    而春晓在卫王中箭之后也已经回转过了身形并迅速的拽着卫王扑倒在地上,并同楚云笙和苏景铄一样在同一时间拉了一个倒在的上的黑衣人的尸体做了挡箭牌。

    风是冷的,夜是冷的,而卫王滴落在春晓身上的血却是滚烫的。

    春晓做完这一系列的反应之后,就犹如一个被瞬间冰冻住的雕像一般,她睁大了眼睛看向此时紧紧的拥住她护住她的卫王。

    而此时,他看向她的眸子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不再有平时的威仪和距离,也不在有半点的高高在上,更没有他后面的拿捏和做派。

    此时的卫王看着她,只是这样温柔的看着她。

    他的眸子里只倒影了她一人。

    春晓的眸子就在这一刻红了,眼泪也就顺着眼眶直接滚落了下来。

    这时候,她的眼里也只有他一人,她听不见呼啸而来的箭雨,她看不见四下的艰难处境,她想不到接下来该要怎么处理,她的脑子里,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

    她的眸子里一片猩红,而他就站在那漫天血色里,对她微微一笑。

    只一眼,就让她心如刀绞。

    不远处的楚云笙的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一直等到耳畔的箭雨声停了下来,护着她的苏景铄动了动,她才回过神来。

    而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爬起来往卫王那边扑了过去。

    而这时候,那些黑衣刺客就要准备下一轮的箭雨,苏景铄当即长臂一伸,就将楚云笙再度拉回了怀里。

    “阿笙!你冷静一点!”

    楚云笙的力道很大,苏景铄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她拉了回来,并禁锢在他的怀里。

    楚云笙听到他的声音这才找回了心神,她冷冷的看向苏景铄,眸子里一片死寂。

    不同于她之前佯装中箭,卫王刚刚所中的那一箭从力道和角度来看,都能射中他的要害,而且楚云笙还是亲眼看着他中箭之后并护着春晓倒下的。

    在那一瞬间,楚云笙脑子里一片轰鸣声,她想到了姑姑的嘱托,想到了娘亲曾经的叮嘱,想到了面前的这人是她的至亲,此时即便是卫王曾经做出过多么出格和过分的事情,她都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在这里中箭的,是她的小舅舅。

    “干什么!你们都在干什么!给我驻守!”

    就在楚云笙回过神来并同苏景铄一起准备迎接下一轮箭雨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

    一听到那声音,楚云笙的心底里就跟着一松,并很快的挣脱开来苏景铄的禁锢,然后迅速的往卫王身边靠去。

    “谁让你们放箭的?!谁让你们动手的!”

    来人正是唐暮筠,他带着人正循着楚云笙和苏景铄之前携着楚云怡离开的这一路找了过来,却不曾想到竟然看到这一幕,禁卫军弓箭手正对着那几个人疯狂射杀!

    见此,唐暮筠的一颗心差点跳出了胸口。

    他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和地位了,连忙一路狂奔到了肖大人面前,并冷声对肖大人道:“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那肖大人看到唐暮筠出现,眸色一怔,显然也没有料到唐暮筠竟然追的这么快,见此时没有杀掉那几个人,却还被唐暮筠给拦了下来,他的脸色也越发不好看,并沉声道:“正如太子殿下所见,我只是在这里清除这几个企图谋害卫王的叛党罢了,如果此时不清除,而是放虎归山,那么后患无穷……”

    闻言,唐暮筠的面色越发沉了些,他冷冷的刓了肖大人一眼道:“你家主子下的令还是赵王何容?”

    见唐暮筠的面色已经十分的不好,肖大人脸色一变,立即堆上了笑意道:“太子殿下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没有人下令,这也是我应该尽的职责,我……”

    “退下吧,剩下的事情有我。”

    不等肖大人说完,唐暮筠就下了逐客令。

    而此时唐暮筠的表情简直就像是要吃人,肖楚自然不敢跟他硬碰硬,在回眸看了一眼被困在当中的几人之后,他的目光落到身中数箭,且几处都在要害的卫王,已经确定了他断然是活不成了,这时候他就没有必要再得罪这位燕国的太子,所以肖楚笑了笑,对唐暮筠行了一礼,然后就带着自己的黑衣部下们退了下去。

    等到肖楚这边的人退了下去,唐暮筠才蓦地转过身来看向苏景铄用一个黑衣人尸体压在一边没有动弹的楚云怡,他刚想要提起步子过去,就看到苏景铄的一个眼神扫了过来。

    苏景铄这时候还戴着一张平常的面具,然而,即便是这般平凡的模样,这一眼扫过去,也让唐暮筠愣了愣神,因为那样的眼神太过凌厉和威压,甚至比起何容来也不逞相让,而这样一种似乎能洞穿一切并俯瞰众生的眸子下又该是有怎样一张容颜?!

    苏景铄手上都没有动作,只是动了动眸子,就已经将警告的讯息传达给了唐暮筠。

    而唐暮筠是个聪明人,果然在看到他的眸子之后,不敢再上前一步。

    见此,苏景铄这才弯下腰来,探出了两指勾住了楚云怡的衣襟,轻轻一提就将楚云怡直挺挺的提了起来。

    此时的楚云怡身上被楚云笙点了的穴道还没有解,还不能行动,但却已经能说话了,但见此时满地狼藉,以及自己这一身的血污,她也半天没能说得出话来。

    虽然这血都不是她的,她的身上除了脖颈上楚云笙留下的那一道伤害,其他的地方毫发无损。

    而此时楚云笙的心思却哪里还在楚云怡的身上,她只靠在倒在春晓身上的卫王身边,愣愣的看着他。

    看着他此时身上的那几处都在要害的箭,她就知道,即便此时立即找来了给他解毒的药材,他也定然是活不成了。

    楚云笙的眸子也在这一瞬间湿润了起来。

    “陛下!”

    春晓楞了许久,这才从喉头吐出这两个字来。

    没有人想到已经中了毒神志不清的卫王为何会在春晓生死攸关的那一刻突然清醒了起来并挺身而出为她挡住了那致命的一箭。

    没有人知道一个没有半点功夫在身的平常人在那一刹那是怎样做到的闪电般的速度。

    “晓晓,你没事吧。”

    就在楚云笙哽咽,春晓发愣的时候,卫王蓦地开了口,而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晓晓,你没事吧。

    只这一句话,当即就让春晓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而见她不说话,卫王似是有些不放心,他努力动了动身子,想要抬起手来撑起身子查看一下春晓是否有受伤,然而他的手才撑到一半,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而他整个人也就这样跌落在了春晓的身上。

    “阿姐没有告诉过我,人死的时候会这么的痛……”

    他的气息已经逐渐微弱,楚云笙是跪在地上凑近他的耳畔才听到了这句话。

    “阿姐……二姐……对不起……我来了……”

    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楚云笙能听到的气息也逐渐弱了下去,最后归为宁静,她的眼泪也在这一刻滂沱而下。

    至死,她的都没有能叫他一声小舅舅。

    至死,他心里都还惦记着自己的阿姐,她的娘亲。

    虽然他曾经做出过那么多过分且出格的事情,甚至不惜伤害姑姑的性命,然而,在最后一刻,他已经幡然醒悟,不过那一声对不起,姑姑却永远听不到了……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也蓦地一痛。

    她的眼睛里已经全部都是泪水,眼前也是一片模糊,依稀间似乎看到了曾经,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模样。

    那一晚,她才除掉李家平定叛乱定了大局,因为之前探子说他一直都被关押在宫殿里哭,所以她格外的担心,那时候他神智未开,还是个孩子般的心智。

    等她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殿门口,前脚还没有踏进门槛,就见到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头戴黄金冠的青年男子坐在大殿当中的地面上,两手捧着面颊,可劲儿的哭。在他的身边站着不停的哄劝的小宫女,可即使是她们使出了浑身解数,却似乎并不见有丝毫效果,他依然旁若无人孤苦无依的哭着。

    直到她的身子出现在大殿门口的一瞬,他才猛地从掌中抬起头来,向楚云笙看过来。

    在那一瞬间,楚云笙才看清楚他的容颜,二十岁上下的模样,生的极其俊美,虽不似玉沉渊那种带着男女莫辩的妖魅绝美,但他的美目中带着逼人的英气,既俊,既美。

    尤其是望着她的那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像极了她的娘亲。

    被那样一双眼睛望着,在那一瞬,楚云笙忘记了脚下要进门的动作,忘记了自己一早就打好了腹稿的言语,她呆呆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朵里轰隆不断。而就在她发愣的这时候,定定的瞧着她的萧景殊,她的小舅舅,突然对着她脆脆的喊了一声:“阿姐——你回来了!”

    她犹记得当初她带着他回元辰师傅隐居的山谷,山间的空气极好,气候也比外面暖许多,是以那里的梨花花期也比外面早了不少。在他清醒的那一日,院子里的那棵已经有了一些年头的梨树开的正盛,遒劲的树干足有人她的腰粗,纷纷繁繁的枝桠上还没有长出一片绿叶,倒是将梨花开了个盆满钵满,挨挨挤挤。

    有风吹过,雪白的梨花花瓣儿离开枝头,迎风起舞,在满院子里飘舞着,似是下了一场梨花雨。

    而他俊雅出尘的容颜在这梨花雨的映下越发多了几分清新婉约。

    ……

    往事如烟,熟悉的一幕幕似是就发生在眼前。

    楚云笙想,如果不是当初自己费尽心思的用药莲救了他的痼疾让他开了心智的话,那么如今的小舅舅,是不是还是当时那般童稚的样子,是不是就会一直那样单纯快乐的活着。

    不会再有后面的种种争夺和倾轧,也不会被卷入这场尔虞我诈的乱世之争,或许,他可以平安的了此残生。

    但是,没有如果,既然已经发生的事情,就再不会轮转回去。

    想到此,楚云笙跪在他的身边,泪如雨下。

    与她同样泪如雨下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春晓。

    在卫王说出最后那几句话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在滴血,尤其是后面那一句——晓晓,你没事吧。

    每一个字,对于她来说,都是一把利刃,一刀一刀剜在她的心口上。

    晓晓,你没事吧。

    春晓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此时卫王已经磕上的眸子,他已经再没有了生息,然而,她的耳畔却不停的回响着他这一句话。

    而她的脑子里也不断的闪现同他在一起的画面。

    她想要回答他——我怎么可能没有事呢,你就这样去了,而且还是为了我,该叫我余生如何安稳,叫没有你的我如何活下去……

    然而,身前的这个人却永远也听不到了。

    一想到此,那热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春晓的脸颊上不停的滚落了下来。

    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之前的她有多么的愚蠢,她以为他只当她是这后宫三千佳丽中的一员,跟张妃,丽妃,王嫔并没有区别,即便是当初他说过很多次她是特别的存在,而她也只当是他心血来潮时的蜜语甜言。

    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些话竟然是真的。

    平凡普通的她,又如何当得起他为她抛却性命。

    原来他那么多次召见自己,是因为真的在乎自己,喜欢自己,并不是因为心血来潮,原来他所说的在乎,是真的在乎,原来……

    而她,竟然一直都被他这般妥帖的喜欢着而不自知。

    她真的是太蠢了。

    到了这一刻,她哪里还计较的了他的那些过错,哪里还能怨他的三宫六院,她只希望他能醒来。

    醒来告诉她一句,晓晓,我喜欢你。

    而这句话,她永远也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