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五十五章 暗算

    虽然理智已经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应该将卫王放下,他伤她一遍又一遍,但是真的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她依然是最担心和心疼他的那一个。

    楚云笙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今如果卫王宫里的药材都用不了的话,那么卫王……

    即便现在他们立即出宫,也已经赶不上了。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也微微的疼了起来,她转过身去看向卫王,但见他眸中一片平静,并不半点波澜,不仅对现在他身边的这些人毫无知觉,更似是对他的生死都毫无所知。

    “只有寄希望于他们没有将所有的药材都下了毒了。”说着,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楚云怡道:“说,你们到底在哪几位药中做了手脚?”

    闻言,楚云怡眸子一闪,并没有回答楚云笙的问题。

    见状,楚云笙眸色一冷,淡淡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刚刚不过是给你一个小的教训,如果你再不老实配合的话……”

    说着,楚云笙蓦地倾身向前,抬手抽出了一直紧贴着她手臂内侧的匕首,然后将那匕首最锋利的一面贴在了楚云怡的脸上,看着楚云怡蓦地开始惊慌的眸子,楚云笙嘲讽道:“现在开始怕了?我看那燕国太子对你一往情深的样子,相信即便你脸上被划成猪头,看到那一条条狰狞的疤痕的他也不会介意的吧。”

    说着,楚云笙将那匕首一转就要在楚云怡的面上划下,吓的楚云怡惊恐的尖叫道:“不要!我说!我的都说!”

    她一边尖叫着,一边惊恐的看着楚云笙,生怕楚云笙一个手抖就将那匕首落下。

    见此楚云怡这般神情,楚云笙这才收起了匕首,然后冷眼看着她,等着她的后话。

    “这里的药材都下了毒,何容那个人做事你是知道的,是绝对不会留有余地的。”

    楚云怡看着楚云笙逐渐放下来的匕首,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道:“不过卫王宫里的太医院库房那边他并没有派人去。”

    闻言,楚云笙那颗仿似被打入了死牢的心蓦地生起了一分希望。

    一旁的春晓那双暗淡下去的眸子也亮了起来。

    “姑娘,我去。”春晓上前一步,走到楚云笙身侧,咬牙道:“你们且在这里等我,你只需要告诉我需要哪些药就好。”

    楚云笙自己和苏景铄此去这一路都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她又怎么会放心让春晓去,更何况之前何容的那句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们一定会回头去找他。

    何容既然笃定了他们会回去,又怎么会再次这么好说话的放行,只怕又是一个陷阱。

    想到此,楚云笙摇头道:“还是我去吧,阿铄留下来陪着春晓。”

    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苏景铄动了动嘴角,那张平凡的面具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这才展开了六识去探,这一探才不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四周已经全部都是高手的气息!

    她之前的心思都在担心卫王的毒上,更何况在知道了何容的人马已经撤离了之后,她更是放松了警惕,什么时候他们周围竟然已经包围了那么多人的!

    而且这些人的身手并不弱。

    就在苏景铄说完这句话之后,之前那些潜伏在暗处的高手们也蓦地窜了出来。

    而让楚云笙意外的是这些人并不是禁卫军,而是黑衣黑巾蒙面人,就跟之前在卫王殿里由肖大人带着刺杀卫王的那些黑衣人很像,不同的是这些人的气场又强了许多,跟之前的刺客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所以楚云笙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也再做不到一瞬间就以一挑十。

    更何况这些人数量很多,楚云笙扫了一眼,至少有上百人!

    而他们这里,不仅有中毒呆愣的卫王,还有护着不能被夺去的人质楚云怡,单靠她,苏景铄和春晓,很悬。

    “这些人,一个都不留下。”

    熟悉的声音响起。

    楚云笙循声看过去,就看到肖大人正站在几个黑衣人之后,眸色阴鹫的看着楚云笙几人。

    她也回以冷眼道:“肖大人,我不知道你代表谁而来,但是你也看到了,她在我们手上,赵王以及燕国太子都已经保证了这一路不会再有人阻碍我们,你难道还想要阻拦吗?”

    闻言,肖大人嘴角一咧,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他看向楚云笙道:“笑话,这女子是什么人,她的安危关我们什么事,你未免也太把她当回事了,至于赵王以及燕国太子那里,只要我取了你们的首级,相信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说着,他抬手对着那些黑衣人一招,冷然道:“还愣着做什么,这几个人都是叛党,击杀者重重有赏!”

    他的话音才落,那些黑衣人立即提剑朝着楚云笙他们掠了过来。

    见状,楚云笙下意识的拽着楚云怡往卫王身边退了一步,一旁的苏景铄也抬手握住了她的掌心道:“这些应该是何容安排的,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斩草不除根留楚云怡一条活路,刚刚放走我们只不过是为了拉拢燕国太子,如今即便将我们全部击杀在这里,他也可以推脱给卫国这些人。”

    说着,他紧了紧楚云笙的手,但见她掌心一片冰冷,他心疼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和春晓带着卫王先走,我留下来还可以抵挡一阵。”

    说着,苏景铄蓦地松开了楚云笙的手,并迅速的抽出了插在腰际的剑,直接朝着已经扑至他和楚云笙面前的黑衣人刺去。

    而楚云笙这时候怎么可能放任他一个人在这里,这时候若是留下他一个人的话,无异于眼睁睁看着他被击杀在这里,更何况如今这里四周都是黑衣人,想要冲出这包围圈太难。

    而一旁的楚云怡听到苏景铄和楚云笙的对话,已经蓦地睁大了眼睛,带着几分祈求的看向楚云笙道:“你们答应了会带我走并保证我的安全的,不能言而无信!”

    楚云笙这时候正提剑击杀一个扑到她身侧的黑衣人,听到楚云怡这句话,她忍不住讽刺道:“你现在怕了?我们是保证带着你走并保证你的安全,但那前提是我们都活着走出去,现在这样的情况明显是何容也要将你一并杀死在这里,我们可没有义务还要来保护你。”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楚云笙在击杀掉自己身侧的两个黑衣人之后,看到一个冲上前来对楚云怡举剑刺过来的那个黑衣人的时候,她还是选择提剑为她挡了一下。

    而楚云怡在看到那刺向自己的一剑的时候,早已经吓的六神无主,她强迫自己咬紧牙关,这才不至于发出尖叫声。

    楚云笙和苏景铄这边已经吸引了一大半冲杀过来的黑衣人,然而春晓那边一面要保护卫王,一面还要抵挡这些黑衣人的刺杀已是十分吃力。

    就在她一个疏忽之下,从她身后蓦地冒出来的一剑就直接擦着她的肩膀挑了过来。

    在忙于应对自己这边的黑衣刺客的楚云笙最先瞥到,也最先反应过来,她脚尖一提,就勾起了地上刚刚倒下的那个黑衣刺客身上插着的剑,然后再一脚,就将那剑朝着春晓的肩膀揣去。

    铛!

    一声脆响,那剑不偏不倚,就在对面那剑即将要刺破春晓脖颈的时候,被楚云笙踹飞的那一剑及时的赶到,直接从侧面撞上了那剑,那力道刚刚将那剑撞出了原来的轨迹,擦着春晓的脖颈而过,并没有伤害到她分毫。

    过程十分的凶险。

    惊的正挡开面前黑衣人的春晓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此时她却已经无暇跟楚云笙说一声谢谢,只能更加全神贯注的投入到面前的战斗中。

    为了之后能顺利的逃出这卫王宫,楚云笙不得不要保护楚云怡,因为她知道,即便何容在背后恨不得立即杀了楚云怡,但碍于燕国太子在,是一定不会在明面上动手的,所以他们想要逃出卫王宫甚至卫王都,都不能让楚云怡有事,一旦楚云怡死了,那么何容再没有任何的忌惮,他们只会诶困死在这座王城中。

    她一边要保护楚云怡,一边还要留意春晓和卫王那边,而苏景铄就在她身边,将逼近她身遭的杀招都一一扼杀。

    虽然楚云笙和苏景铄春晓都是绝顶高手,功夫在这些黑衣人之上,但也架不住这些人人数众多。

    他们杀了一个,还有下一个,杀了一批,还有下一批。

    也不知道何容到底是安排了多少人在这里,楚云笙只觉得自己舞剑的手臂都已经开始酸痛了,那肿胀的胳膊连多抬一下都要耗尽她的力气似得。

    而且他们的精力也在逐渐的消耗。

    他们的力气逐渐耗尽,招式也慢了下来,但这些黑衣人却是前赴后继的补充着,所以,再这样下去,落入敌手只是时间问题。

    楚云笙着急,苏景铄心里也同样着急,他想要打开一条豁口让楚云笙逃出去,但以楚云笙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丢下他丢下卫王春晓逃走的。

    但若是全部的人都限在这里,那么等待他们的也只是死亡。

    就在这时候,只听一声呼啸声自不远处破空而来。

    不等楚云笙和苏景铄百忙中转过头循着那呼啸声看过去,一声紧着一声的呼啸声接二连三的朝着他们扑面而来,同时还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楚云笙不用回头也猜到了,是箭,至少上百支箭!

    此时他们正在同这些黑衣人缠斗,而那些箭雨在这时候冒出来,无疑也是将这些围攻在他们身遭的黑衣人也当了弃子。

    楚云笙只听着一声声惨叫声,之前还将他们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就开始一圈圈倒下。

    她和苏景铄反应也是极快,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抓住了一个倒下的黑衣人并迅速的提拉到了自己跟前,楚云笙将那人往楚云怡面前一挡,而苏景铄则十分默契的将自己抓着的那人肉挡箭牌放到了卫王的身前。

    但这时候,已经精疲力尽的春晓却是慢了半拍,她才一脚踢开挡在她面前的一个黑衣人,这时候才看到破空而来的箭正朝着她心口呼啸而来。

    这时候楚云笙的手才按着人肉挡箭牌在楚云怡面前,而苏景铄也才将那人肉挡箭牌放到卫王面前。

    他们两个人只顾着没有还手之力的卫王和楚云怡,都忽略了春晓,而且他们这时候也根本就顾及不到春晓!

    眼看着那支箭就这样带着凌厉的杀气扑向了春晓,楚云笙和苏景铄在同一时间看到,都放下了手中的人肉挡箭牌并迅速的提剑向春晓掠去。

    然而,两个人的心也在这一瞬间跟着蓦地一沉,因为他们都清楚,即便是用上了他们最快的轻功也赶不上这一箭!

    一想到此,楚云笙的一颗心都差点从嗓子眼跳了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之前还处在呆愣状态下的卫王身子却动了。

    他之前一直都被春晓护在身边,所以也是距离春晓最近的一个,虽然他并没有半点功夫在身,然而这一瞬间他的动作比起楚云笙和苏景铄来也没有慢了多少。

    向春晓掠去的楚云笙和苏景铄同时一惊,紧接着,就看到卫王的手一把揽在了春晓的腰际,他用力扭转过了春晓的身子,而他就这样转到了春晓的面前!

    自然,下一瞬那箭就直接射中了他的后背。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楚云笙的眼睛蓦地睁的老大,在卫王中箭的那一刹那,她才落到春晓的身后,她提着要替春晓挡箭的手才落到半空中,而此时在看到卫王中箭的这一瞬,那手有些脱力,险些将握着的剑滑落到地上。

    这一瞬间,在楚云笙的眼里被静止,而实际上,从他们后面射过来的那些箭雨并没有停止。

    楚云笙呆愣的那一瞬,苏景铄却已经反应了过来,他脚腕一转就改为去护住了楚云笙,并带着楚云怡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并在滚向地上的瞬间拉了两个黑衣人做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