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脱险?

    在经过何容身侧的时候,楚云笙回眸看向何容,但见他眸底一片平静,依然没有半点波澜。

    似乎,她从来都没有将眼前这人看个清楚,但小心一点总是好的,想到此,楚云笙的掌心紧了紧,越发将那箭头逼近了楚云怡的脖颈,看的一旁的唐暮筠眸色一沉。

    这时候,他们的步子并没有半点停顿,不疾不徐的朝前走去。

    就在即将要同何容擦肩而过的时候,楚云笙蓦地听到了一声轻叹。

    声音虽小,但那确实是何容所发出来的,而这样的叹息声又恰巧是何容这样永远都喜怒不形于色永远带着面具伪装的人不会发出的。

    所以楚云笙才觉得奇怪,但她还没有转头去看,就听见何容道:“阿笙——”

    这两个字的字音才落,楚云笙和何容皆是一怔。

    上一世,他也曾这般称呼自己,那时候的语气缱绻温柔,他说——阿笙,你额际的那朵凌霄花配你最是恰当,阿笙,以后没有人再敢伤害你,阿笙……

    所有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在何容的这两个字音落下的一瞬间顷刻间决堤而下。

    有多久,没有听到他这般叫她了。

    楚云笙想了想,似乎重生之后的这一世即便是何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却也没有这样称呼过她。

    但却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他唤了出来。

    楚云笙的步子也微微一怔,但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她也收回了本来要转过去的脑袋,直视着前方,淡淡道:“赵王恐怕认错了人,现在你面前的这女子,已经不是你的阿笙了,她已经死了。现在,也只有阿铄一个人可以这般亲昵的唤我,你……呵呵……“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说,但言外之意已经十分明显。

    何容在脱口而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眼看着楚云笙和苏景铄就要从他面前过去的时候,他能这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甚至叫出了那两个对于他来说犹如魔咒般的字眼。

    阿笙……

    这个字虽然已经在他的脑子里过过无数遍,但真的到了唇边,每一次都能被他咽下,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失态了。

    想到此,何容嘴角微微一样,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来盖过刚刚自己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尴尬,他看向头也不回的楚云笙道:“这称呼不过是一个代号,只有在乎的人才会多想。”

    闻言,楚云笙眸色一紧,没有再说什么,见何容也没有后话,她直接提起步子携着苏景铄和楚云怡快步往前走去。

    很快便出了院子,一路消失在了何容唐暮筠的视野范围内。

    “就这么把他们放走了?”

    唐暮筠看着默然站立的何容,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尤其是一想到之前楚云笙对楚云怡的伤害,他更是气的牙痒痒。

    何容的身子未动,他垂了垂眸子,然后再抬眸看向唐暮筠的时候,眸底里已经一片平静,无波无澜,看着唐暮筠这般急躁的劲儿,他笑道:“太子殿下不是说要答应他们的要求,用以保证你的阿婉的安全吗?”

    唐暮筠没有想到何容这时候还呛他一句,但显然这时候也不是同何容斗嘴的时候,在他看来,抓住那两个人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楚云怡的安全,如果真的能保证楚云怡的安全,就算是放了这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但是若是放了他们走之后,这两人并没有履行约定而是带走了楚云怡甚至加害于楚云怡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的。

    现在他所担心的就是这后种可能。

    “我只是表面上答应啊,你看当时那种情况下,我除了答应还能做什么,我想着赵王神机妙算又深谋远虑,定然能有对策的,即便是现在放走了他们,也能在暗处再使出手段来将他们抓住,但我看刚刚那个禁卫军首领的模样,似乎就真的这样安排了?”

    虽然是疑问句,但唐暮筠此时看何容的表情几乎可以肯定他是真的这么做了。

    越想,他的心里就越急,整个人也犹如落入热锅里的蚂蚁,急不可耐。

    见状,何容轻笑道:“刚刚我已经说了,即便此时给他们放了行,相信很快他们也会回过头来找我的,太子殿下放心就好,至于你的阿婉,以我对楚云笙的了解,即便是她再恨你的阿婉,也不会言而无信。”

    听到这句话,唐暮筠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再仔细一想何容的话,他不由得好奇道:“他们又不是傻子,已经好端端的走了,为什么还会回过头来找你?而你又凭什么这么笃定?”

    何容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将眸子投向院门的方向,那是刚刚楚云笙离开的方向。

    ***

    而此时楚云笙已经跟苏景铄携着楚云怡施展了轻功飞过了好几个宫殿。

    她之所以叫何容腾出的从刚刚那里到于秀门的那一路,是因为这一路必经御花园,而此时卫王和春晓还在御花园。

    如果她们安好的话,此时只要她和苏景铄抓紧时间,就还来得及救卫王,并携着他们两人一起逃出卫王宫。

    一路都安安静静,并无半点声音,有了之前被埋伏的教训,这一次楚云笙和苏景铄格外的警惕。

    然而,这一路也确实是没有半个人。

    等到他们一路到了之前跟春晓约定的地方,也没有一点儿异样,而楚云笙他们才到,就看到春晓从一旁的假山上掠了过来,她身边还跟着卫王。

    此时的卫王面色苍白如纸,即便是在昏黄的宫灯下,也白的瘆人。

    他的眸子倒是比起之前多了几分灵动,看到楚云笙等人,他眸子转了转,嘴唇微微颤抖,但最终也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姑娘!”

    春晓几乎是朝着楚云笙扑过来,她的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喜出望外。

    楚云笙也立即迎了上去,她一边走,一边取出这一路都揣在怀里的药材,然后拿出来对春晓摇了摇道:“看!”

    闻言,春晓眸子里的喜色更甚。

    在这样的条件下,自然不可能有现成的药炉给卫王熬制,楚云笙将那药材包裹在从衣摆上扯下来的一块布上,然后包裹的紧紧的就要用手去捏,一旁的苏景铄已经放下了被点了穴道的楚云怡,并在楚云笙之前拿过了那药包,然后拿在了他的手上,用他的力气加内力揉捏着那药包。

    不过片刻功夫,等到他再摊开那药包之后,里面的药材已经全部成了粉末。

    楚云笙从苏景铄的手上接过了那粉末然后走到了卫王面前,抬手就捏住了他的下巴要将那药粉抖进卫王的嘴里,然而就在楚云笙一手拿着药粉,即将要将那药粉倒进卫王嘴里的那一刹那,她眼角的余光蓦地瞥到了楚云怡身上。

    在那一刹那,她分明看到了楚云怡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那笑意太过明显,让人不寒而栗。

    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她手腕一转,就将握着的那一包药粉错开了卫王的唇畔,那药粉几乎是擦着他唇角过去的,因为转的突然,还抖落了不少在他的肩膀上。

    一旁的春晓和苏景铄都没有想到楚云笙会在这时候有这举动,都转过头去看向楚云笙的眸子。

    苏景铄反应最快,他已经循着楚云笙的目光看向了眸色暗淡了不少的楚云怡。

    “姑娘?”

    春晓不明所以,她上前一步,看向那沾了卫王满满一肩头的药粉,颇为心疼道:“怎么回事?”

    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将那剩下的半包药粉捏在手里,然后提起步子往楚云怡身边走来。

    此时楚云怡的眸子里的阴狠之色也越发明显。

    在见识了她对王程将军下的蛊毒之后,楚云笙就已经不会小瞧面前这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了。

    她抬手间解开了楚云怡的哑穴,并冷冷道:“说,到底怎么回事?”

    她的声音很冷,带着凌厉的杀气,让人毫不怀疑但凡楚云怡有半点隐瞒的话,她就会立即结束了她的性命,甚至会让她痛不欲生。

    而即便是面对如此冰冷的声音和狠辣的态度,楚云怡的面上却并没有半点的惧意,她挑眉看向楚云笙道:“什么怎么回事,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闻言,楚云笙抬手就给了楚云怡一记耳光,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楚云怡那白皙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五个手指印。

    “楚云笙你个贱人!”

    楚云怡的脸都被打到偏向了一边,她的唇角也因为楚云笙的这一巴掌而被咬破流出了一丝血迹,然而她的面上依然带着讽刺的笑意道:“你祈祷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上,否则的话,我会十倍百倍的奉还!”

    闻言,楚云笙似是听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般,她翻了一记白眼,然后道:“你说的好像如果我不打你这一巴掌,不折磨一下你,你就不会报复我一样,自从这一次我碰见你之后,我就知道,你在心里已经恨极了我,绝对不会放过我,既然这仇家已经结死了,我又怎么会将你的威胁放在眼里,说,这药有什么问题?”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楚云怡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她道:“你未免也太过草木皆兵了吧,你自己抓的药还能有什么问题,又或者说,我应该告诉你这药有问题,让你不喂给你的舅舅,然后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最后他暴毙身亡?”

    说到最后一个词语的时候楚云怡的眸子全部都是嘲讽的笑意。

    而楚云笙听到这里,只想要直接杀了楚云怡。

    如果说之前她还不能确定卫王中毒的事情跟楚云怡有什么牵连的话,那么楚云怡刚刚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如果她不是牵涉其中的话,她又怎知道如今的卫王已经危在旦夕,如果她不是牵涉其中的话,她又怎知道如果现在不尽快找到解药的话,卫王的结局是暴毙而亡?!

    “啪!”

    楚云笙抬手对着楚云怡的面上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已经用了她全部的力气,带上了她全部的愤怒和恨意,只打的她的手掌火辣辣的疼。

    而楚云怡的那一半张脸也迅速的红肿了起来。

    楚云笙冷眼看着楚云怡,咬牙切齿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了的,知道我们会出面救走卫王,也知道我们会查出卫王的毒并去太医院找解药,所以,你们一早就在这些解药里动了手脚?”

    一开始楚云笙没有想到这么多,她也只当是何容他们的动作没有这么快,但是在太医院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禁卫军的包围圈的时候,她就已经觉得不安,以何容的性子,如果一早算好她要去找解药,又怎么会不留后手。

    而她没有想到,竟然差一点将这“解药”喂给了卫王,若不是在那一刹那她看到了楚云怡算计得逞的眸子而反应了过来,只怕现在卫王就被她亲手喂下的“解药”而害死!

    虽然这都是楚云笙的猜测,但在她说出这一番猜测的话来之后,楚云怡的眸子里果然划过一丝慌乱,即便是她后来再完美的遮盖,却已经被楚云笙捕捉到了。

    果然如此!

    楚云笙心底里的寒意更甚了几分,她冷眼看着楚云怡,然后咬牙切齿道:“既然你坚持说你不知情,这解药也说没问题,那你就来尝尝这没有问题的解药。”

    说着,她抬手就要将那“解药”往楚云怡的嘴里喂。

    见状,楚云怡这才开始慌了手脚,她眸色一紧,下意识的要咬紧牙关,但在转念间想到楚云笙这般狠辣的劲儿,最后她只得看着那已经快要送到她唇畔的药粉道:“没错!这里是下了毒!”

    她的话音落下,楚云笙这才停下了手,虽然她此刻恨不得将这剩下的半包药粉都喂进楚云怡的嘴里。

    而听到楚云怡同楚云笙的这一番话的春晓也已经面如死灰的站在了原地。

    “怎么办,姑娘,时间来不及了啊!”

    她的声音已经嘶哑,带着浓浓的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