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让步

    他甚至都不敢想象如果楚云笙没有那么精准的接到那一支箭之后会是怎样一个后果,虽然他完全的信任楚云笙,相信以她的能力肯定能做到,但是他却依然担心。

    当看着苏景铄“中箭”从屋檐上跌落到庭院的那一刹那,就连知道内情的他都险些被楚云笙的演技看到,他那一颗提着的心也似是一下子就要跳了出来,差一点,他就没能忍住立即飞奔过去查看楚云笙的身体状况。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

    看到落下去的楚云笙在院子里就地一滚,在头转向他这边的时候,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朝着他眨了眨眼睛,苏景铄的那一颗心才算是彻底的放下了。

    而对面的何容的面色也柔和了许多。

    偌大的庭院里,只有唐暮筠一人面色极其难看。

    楚云笙的眸子冷冷的打量了一眼此时被自己点了穴道禁锢在怀里的楚云怡,淡淡道:“得罪了,我们的公主殿下。”

    言罢,她转过眸子看向已经被她刚刚那一声呵斥而逼退到一边的唐暮筠,然后道:“太子殿下是个聪明人,要是还想要你的阿婉的话,就得照着我说的话去做,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这位心上人的脖颈足够稳当。”

    “你!无耻!”

    唐暮筠面色涨的绯红,他睁大了那双满是怒气的眸子看向楚云笙,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只怕楚云笙早已经被他的眼神凌迟了千万遍。

    而楚云笙再一次听到他说“无耻”两个字,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笑,然后抬眸看向唐暮筠,面上带着讽刺道:“我可不敢当无耻这两个字,说起来你和你的阿婉,以及此时就站在你身后的赵王,可是这方面的行家。”

    闻言,何容的眉梢微微一动,眸子里起了一层涟漪,但那一圈涟漪很快就归于平静,再投向楚云笙的目光里只有疏离和冷漠,他紧了紧拢在袖子里的手,眉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能这般看重我。”

    虽然明明知道是楚云笙讽刺的话,但在他这里,竟然还能被他这般轻描淡写的推回来,楚云笙不得不佩服何容的沉着和厚脸皮,她叹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却见何容蓦地上前一步,眸子冷冷的盯着她道:“你以为,你只随便挟持了一个女子就能让我做出退让?你未免想的也太天真了一点。”

    说着,他的肩膀微微一动,作势要抬手对一旁的禁卫军下命令。

    见状,楚云笙对着唐暮筠扬了扬下巴道:“哟,看来赵王并没有把燕国太子殿下的这位心上人放在眼里,又或者说,赵王也正是想借着我的手除去这位昔日的陈国公主?”

    闻言,面色已经十分不好的唐暮筠眸色又沉了几分。

    而被楚云笙点了穴道并禁锢在怀里的楚云怡也是一怔。

    这时候,何容的眸色微微收紧,他正要开口,却见唐暮筠蓦地转过身来,对他道:“赵王放心,我自然不会受这妖女挑拨,但也请赵王估计阿婉的安危,毕竟若真是将这妖女逼到走投无路,她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的。”

    听到唐暮筠的这一番话,在场的几个人的面色又是一变。

    苏景铄的心也跟着这句话中那两个刺眼的字眼一紧,他立即抬手揽着楚云笙的腰际,用他温热的掌心贴在她的身上,想要借此给她温暖,因为他知道,这一刻的楚云笙的心有多凉。

    而楚云笙在听到“妖女”两个字的时候,也确实是一愣。

    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了。

    前世里,她在暗无天日的锁妖塔长大,对这个世界充满了茫然和无知,但自从被何容从锁妖塔里接出来之后,她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眼——妖女。

    她是陈国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无论她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人指指点点。

    所以,这两个字仿似带着某种诅咒一般,即便重生一世,再一次听到,也依然能在这一瞬间将楚云笙的一颗心震的粉碎。

    但好在,现在她的身边还有苏景铄,还有这一抔温暖的存在,才不至于让她觉得冰冷绝望。

    而唐暮筠之所以这样称呼她,自然是因为楚云怡的关系,相信楚云怡早已经对唐暮筠透露了她的身份,多半就连“妖女”两个字,也是楚云怡这样称呼给唐暮筠听的。

    想到此,楚云笙的眸色冷了冷,她手腕轻轻一用力,就将那紧贴着楚云怡脖颈的箭头一划,瞬间就在楚云怡那雪色的肌肤上划出一道血痕。

    猩红的血在满院子的灯火映衬下越发的怵目惊心。

    “住手!”

    在看着楚云笙的手才微微一动的时候,唐暮筠的一颗心就已经似是被人提到了嗓子眼,紧接着,再看到楚云笙这般利落的直接划破了楚云怡脖颈上的肌肤,唐暮筠那一双眸子瞪的都快要凸出眼眶。

    楚云笙却面带着微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唐暮筠道:“对啊,太子殿下也知道我是一个妖女,而且……还不择手段,如果你不赶快做个决定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这手会不会再滑一下,如果下一次再滑的话,只怕不会如这次这般轻巧只擦破了一点皮而已了。”

    闻言,唐暮筠恨的咬牙切齿。

    这时候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的楚云怡的眸子里也在翻涌着滔天的恨意,她死死的盯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楚云笙,似是想要眼神将楚云笙杀死。

    “好!你说要怎么办!”

    最后,在楚云笙那样轻描淡写但却威胁十足的眸色下,唐暮筠终于败下阵来,他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冷眼看向楚云笙道:“但你要保证阿婉的安全!而且,我要凭什么相信你不会伤害她?”

    闻言,楚云笙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都说人在碰到自己最在意的人有危险的时候,是会乱了阵脚,甚至连脑子都不够用,此时看看唐暮筠这般模样,也正印证了这句话。

    她笑着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太子殿下自然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放我们走,否则的话,既然我活不了,我也要拉着你的阿婉一起陪葬!至于你说的凭什么相信我这个妖女不会伤害她,那么,我敢问殿下,现在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听到这句话,唐暮筠的眸色又紧了紧,他退后了几步,一直走到何容的身侧,然后看向何容道:“赵王——”

    后面的话他还没有说出口,何容却已经微微扬起了嘴角,他道:“太子殿下不必多言,既然阿婉姑娘对殿下来说如此重要,我自然也不能看着她受一点儿伤害,所以,在眼下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我们不妨按照她所说,放她们走,只要你的阿婉姑娘能回来,至于再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相信我既然能放的了他们,也就能再一次抓住他们。”

    何容的话音才落,唐暮筠的面上蓦地松了一口气,显然在前一刻他还担心何容执拗的要抓住这两个人而不顾楚云怡的安危,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也不介意同何容撕破脸皮。

    事实上,在他做出决定后退到何容身边要同他商量的这一刻,他就已经做好了同何容决裂的打算。

    此时听到何容这一番话,唐暮筠那拢在袖摆里的手指才松了松,在那宽大的袖摆的遮蔽下,一枚柳叶镖正扣在他的两指之间。

    见何容和唐暮筠都表了态,这边的楚云笙和苏景铄都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刚刚她对唐暮筠说的那一番话也确实是起了作用,她虽然知道楚云怡对于唐暮筠的重要性,但也不确定在这一点上何容是否会做出让步,如果何容不同意的话,只怕即便是唐暮筠同他撕破了脸,也无济于事,所以楚云笙才故意说了那一番,意指何容想要借他们的手除去楚云怡。

    她之前也不确定这样是否能让她和苏景铄走出目前的困境,但眼下这也是唯一的办法,所以不得不试一试。

    却没有想到还成功了。

    “如此,便谢过赵王和燕国太子殿下了。”楚云笙那双灵动的眼睛转向了唐暮筠,然后再落回到了何容身上,又道:“赵王这就下令吧,我要求从这里开始,一直到于秀门这一路在两个时辰之内不会有一个守卫出现,记住,是一个都不能有,无论是宫女,太监,禁卫军,亦或者是你的部下。”

    闻言,何容的眸子紧了紧,一旁的唐暮筠的面色也越发不好看。

    “好,这就吩咐下去。”

    何容深深地看了楚云笙一眼,然后转过眸子看向身边的禁卫军首领,淡淡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那个禁卫军首领抬起头来,想要从何容的眸子里读出其他的暗示,但见何容的眸底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也不见有半点的不悦异样,那禁卫军首领只得将信将疑的慢慢转身往后走,他的动作很慢,而且也将耳朵竖了起来,只等着这边的这尊大神能给他提供点他能接收到的信息亦或者说是其他的命令,以免他转身太快错过了这重要的信息从而惹出大事来。

    然而,一直到他慢慢的退出了院子,这院子里也再没有其他的动静,那几尊大佛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见此,那禁卫军首领只得咬了咬牙,然后低着头去传令了。

    等到他走远了,楚云笙才收回了目光,而这时候,她才发现何容的眸子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

    不用于平时的嘲讽和淡漠,此时的何容的眸子里多了几分若有所思。

    楚云笙抬眸,冷冷的迎着他的眸子,笑道:“如此一来,倒是多谢赵王成全了,你们放心,只要我们能平安出的了这卫王都,就一定会将阿婉姑娘送回来。”

    闻言,何容噗嗤一笑,他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看着楚云笙疑惑的目光,何容道:“只怕到时候你们出去了之后会后悔,说不定会转头过来找我。”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里一怔。

    何容不会口出狂言,他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一定有他的原因,而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成竹在胸的这样说?

    想到此,楚云笙下意识的回眸看向苏景铄,此时苏景铄也正看向她,他的眸子里也同她一样,带着一丝疑惑。

    而对面的何容也收回了落到楚云笙身上的目光,转而去看向楚云笙身后的苏景铄,他扬起下巴,眸色里带着几分倨傲道:“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遇见楚王,说起来,自从楚王登基以来,我们也还没有叙叙旧,却不曾想到,今日见面又是这般情形,若是哪一日方便的话,我倒是很希望设宴邀请楚王来一道叙叙旧。”

    虽然明知道是客套的话,苏景铄的嘴角也微微上扬,同何容一样,带着一抹疏离的笑意道:“既然赵王相邀,我自然是不敢失约。”

    苏景铄的话音落下之后,他和何容皆相视一笑。

    一旁的楚云笙见了,忍不住想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就在两个人的说笑间,之前那个领命下去的禁卫军首领已经回来复命了。

    见状,楚云笙扬了扬下巴,对何容道:“希望赵王言而有信。”

    闻言,何容垂了垂眸子,然后笑道:“这句话,倒是我想要对你们说的。”

    说着,他转过头去看向一旁的唐暮筠道:“太子殿下觉得这样可好?”

    一旁的唐暮筠的眸子一直都锁定在楚云怡的身上,他紧紧地盯着楚云怡,眸子不时地在楚云怡的眸子和脖颈上逡巡,生怕楚云笙搁置在楚云怡脖颈上的那箭头会再靠近她肌肤半分,此时听到何容的话,他才回过了神来,感激的朝何容点了点头道:“麻烦赵王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也才转过头去对苏景铄点了点头。

    这时候,之前还将楚云笙和苏景铄围了个严严实实的禁卫军也蓦地让出了一条路,楚云笙让了让身子,一旁的苏景铄上前一步,一把勾住了楚云怡的腰际,轻轻一带,就将楚云怡给提了起来,然后他和楚云笙一起,并肩沿着这些禁卫军让出来的一条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