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中箭

    而且,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卫王的身体状况那么差,时间不等人。

    何容和唐暮筠没有出现在这里,也让楚云笙不安,现在这里一个楚云怡就已经够让他们好对付的了,如果再来一个何容的话,她和苏景铄就更加插翅难逃了,所以,她得趁着何容没有来之前逃走。

    “卫王再是无道,这也该是卫国的事情,你一个已经亡国的公主跑来这里插上一脚做什么?”说到这里,楚云笙冷冷的瞥了楚云怡一眼,然后放低了两分声音道:“说起来,赵王可知道你的身份?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燕国的太子殿下只是对他说你不过是一个跟昔日那位陈国公主长得像的一个平常女子罢了,你说,如果她知道你的身份的话,会做出什么来呢?即便是燕国太子保得住你,但你就敢肯定何容背后不会使出什么招来?他会因此对你放心?”

    这一番话楚云笙是带着嘲讽的意味说的,楚云怡又不傻,自然听出来了,她眸中的恨意越发明显,此时那眸光仿似长满了毒汁的蔓藤,紧紧的将楚云笙缠绕着。

    只见她下巴扬起,傲然的看着楚云笙道:“我会落得怎样的下场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也不用来威胁我,现在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好。”

    话音刚落,楚云怡抬起手就对那些弓箭手做了一个放箭的手势并道:“抓活的,至于缺胳膊少腿的,无所谓。”

    随着她最后一个字吐出,她的抬起的指尖也正好对准了楚云笙。

    然后四下里之前对准了楚云笙和苏景铄的箭羽这时候嗖嗖嗖的直接离弦而出,携着凌厉的杀气破空而来,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到了楚云笙和苏景铄面前。

    楚云笙和苏景铄动作也不慢,他们两人立即起身往眼下一眼看去弓箭手最少的地方掠去,同时还不时的避让破空而来的箭雨。

    这些箭虽然多,漫天而行,但他们的身形更是犹如鬼魅,所以一时间竟没有一支箭能射中他们。

    而眼看这些弓箭手的第一波箭羽落下之后,后面一批弓箭手立即搭弦准备放第二波,楚云笙和苏景铄却已经掠到了庭院的屋檐上。

    但想要再逃一步却不行了,因为整个院子里都已经聚拢了黑压压的禁卫军,想要逃出去,就必得踩着这些人的尸体。

    楚云笙和苏景铄对视了一眼,就要跃下庭院冲出一条血路,然而,在这时候,刚刚还不时的擦肩而过的箭蓦地停了下来。

    温度也仿佛在这一刻冷了不少。

    那些守在院子口的禁卫军蓦地挤在了一起并迅速的让出了一条路,有两道人影从院外而来。

    此时的院子早已经灯火通明,而那两个人在出现的瞬间就似是已经吸收了所有的光芒一般,尤其是左边穿着藏青色锦服的男子。

    他一半的头发用一根碧绿色的簪子束着,另外一半的头发披散了下来,那如墨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竟然给他卓然的气质又多添了几分俊逸,再加上他那一张绝色的容颜,即便是在露出真容的苏景铄面前也并不会暗淡半分。

    何容。

    他身边站着的另外一人正是唐暮筠。

    两人并肩而来,虽然都是一等一的人物,但面上的表情却微妙的很。

    此时何容的眉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虽然那笑意不达眼底,但却已经让这满园的光华暗淡了几分。

    而一旁的唐暮筠姿容也是出众,但比起何容和苏景铄来,还是差了一点风华,此时他倒不似何容将注意力都放到了在屋顶上的楚云笙身上,此时他的眸子落在了庭院中的楚云怡身上。

    此时在他眼里,那站在庭院中取了斗笠的楚云怡倔强的站着,模样十分的可人,那般倔强隐忍却又带着几分偏执的狠辣劲儿让他觉得心疼。

    何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云笙身上,他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唐暮筠的神色,便又很快转回了眸子,看向楚云笙。

    随着何容和唐暮筠的出现,之前被楚云怡下令动手的禁卫军再不敢轻举妄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何容,只等着何容下令。

    明明聚集了上百人的庭院这一下突然变得格外的安静,静的仍一根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似得。

    楚云笙和苏景铄也都淡淡的看向何容,并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何容的笑声率先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沉默,他笑道:“果然是你。”

    短短几个字,就已经足以说明他此时不但认出了楚云笙,更是在之前对她的伪装起了疑心。

    只是楚云笙觉得自己乔装的已经近乎完美,她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哪里漏了马脚。

    然而在何容看来,对楚云笙的熟悉程度并不亚于苏景铄,她的举手投足,她的一颦一笑,甚至她一个小动作所代表的含义他都能清楚的知道,所以即便是楚云笙带着面具伪装了她的眸色,却依然能让何容对她现在这张陌生的面容产生熟悉感,进而产生怀疑……

    面对何容投递过来的虚伪到让人觉得恶心的笑容楚云笙不置可否,她只冷冷的看着何容,并没有说话,也不想在这时候同何容废话。

    然而,何容似是兴致不错,面对楚云笙的漠视,他嘴角一扬,又是一抹笑意道:“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这才过了多久,我们就又见面了,而且……似乎这样的情形已经很多次了,你们每一次都能成为我的笼中鸟,做困兽之斗。”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也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确实,此情此景太过熟悉,她和苏景铄好像还真的是好几次都像这样落入了何容手上。

    想到此,楚云笙冷笑一声道:“赵王记性可真好,没错,我们是几次三番落到你手上被你围困,但有一点希望赵王不要忘了,你有哪一次得逞了?我想,但凡你有那么一次成功的抓住了我们,想来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幕吧?困兽之斗,却也不是必死无疑,绝境都能重生,更何况我们。”

    听到楚云笙呛回来的话,何容却并不气恼,他负手而立,并对身边的禁卫军头领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淡淡的看着楚云笙道:“哦?是吗?那我们今晚且再看看。”

    话音才落,那禁卫军首领就带着部下直接朝着还在房顶上的楚云笙和苏景铄扑杀了过去。

    楚云笙和苏景铄反应也不慢,提起剑来就开始抵挡。

    而这样的抵挡也只能撑得住一时,毕竟这里是卫王宫,是被何容控制住了的卫王宫,而这些禁卫军成千上万的人,她和苏景铄即便是身手再了得也抵挡不了这么多人,更何况,这里还有何容在,何容的身手并不比苏景铄差,若是他亲自出手的话,他们都未必能跑的出去,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禁卫军。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里也越发的焦急。

    但是即便是着急,她手上挥着剑刺向这些禁卫军的动作却没有停顿半分。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破空而来的箭直接射向了楚云笙,而这时候楚云笙的身子正悬空,她手中执着的剑正挑开右边两个扑杀过来的禁卫军的杀招,那箭出现的时机太巧,以至于她的身子刚好没法移动而手上的动作也抽离不开。

    在那带着呼啸声的箭羽破空而来眨眼间就到了楚云笙面前的时候,她的瞳孔蓦地睁的老大。

    在那一瞬间,何容的眸色也是一紧,负手而立的他身子蓦地绷的紧紧的,那本来随意的拢在袖摆里的手也在那一刹那下意识的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而此时的楚云怡的眸子里却已经带上了几分得逞的笑意,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楚云笙。

    看着那箭直接朝着楚云笙的胸口掠去,隔着这么远,虽然听不见箭羽入肉的声音,但所有人都看着那箭在楚云笙的胸口停了下来,而楚云笙在那一刹那面上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神色,她手中提着的剑也蓦地一松,直接从手中跌落了下来,一路擦着那瓦片直接从屋脊上滚落了下来,落到庭院里发出哐当一声脆响。

    这时候,不知道是因为何容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冷凝气息,还是怎的,似是所有人都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楚云笙面色痛苦的捂着胸口,她的手掌紧紧的攥着那一支插在她心口位置的箭,然后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她身子一虚软,直接从倒了下来,然后顺着屋脊也犹如刚刚跌落的剑一般,滚落了下来。

    见此,何容的眸色一紧,唐暮筠之前本来正在往庭院中的楚云怡走去,这时候也下意识的顿住了步子循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跌落下来的楚云笙,而楚云怡在看到楚云笙中箭的那一刹那,她的身子就已经越发的挺直了而且提起步子慢慢朝着楚云笙跌落的方向走去。

    在楚云笙从屋顶上跌落到庭院的这一刹那,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

    有高兴的,有无所谓的,有紧张万分的。

    那个高兴的自然就楚云怡。

    然而,不等她走近去查看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楚云笙,刚刚才滚落到地上然后一动不动的楚云笙蓦地动了。

    而且这一动就犹如鬼魅犹如闪电,让庭院里的禁卫军都措手不及,等到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楚云笙的身形已经掠到了丝毫没有防备正朝着她走来的楚云怡面前。

    等到这些禁卫军和楚云怡反应过来,楚云笙已经站到了楚云怡的身后,刚刚还“插”在她胸口上的箭此时正拿在她的手上,那箭头正对准了楚云怡的咽喉。

    刚刚才安静下来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了起来。

    楚云怡楞在了当场,而离开她只有几步之遥的唐暮筠的面色一紧,然后看向楚云笙,他的五官也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

    这而这时候的何容的眸色却蓦地一松,就在刚刚看到楚云笙中箭从房顶上跌落的一瞬间,他的心竟然也似是被人狠狠的揪住了一般,他差点没有能控制住自己立即飞掠了过去!而下一瞬,再看到楚云笙安然无恙的掠到了楚云怡身边,他竟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而那种感觉竟然让何容想到了一个词语劫后余生。

    然而这个词语才从何容的脑子里划过,他的身子就是一愣,连他自己都被这个词语吓到了。

    一直到唐暮筠的一声暴喝才将他神游天外的意识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卑鄙!快放开阿婉”唐暮筠满是怒气的看着楚云笙,说话间就提起步子要朝着楚云笙和楚云怡走去。

    “别动!”

    楚云笙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同时手中握着的箭头也朝着楚云怡的脖颈上去了两分,那闪烁着寒芒的肩头堪堪的停在了楚云怡的脖颈肌肤上,只需要再用一点力气,就能刺破楚云怡的脖颈。

    而这时候,刚刚还在屋脊上的苏景铄也从屋顶上掠下了身子,转眼间就到了楚云笙身边。

    楚云笙之前还在思考着该要如何脱身,本来已经觉得没有什么机会了,然而在看到随着何容一同步入院子的唐暮筠的时候,她突然来了主意。

    因为她看到了唐暮筠看向楚云怡的眼神。

    那样的神情并不比苏景铄看向自己温柔神色差,所以,她几乎可以肯定,楚云怡在唐暮筠的心里是有着很重要的位置的。

    所以,在那一刹那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楚云笙就已经有了决定,所以那破空而来的箭羽不是来夺取她的性命,而是给她和苏景铄的逃脱送来了一线生机。

    以她的身手当时是可以避开那箭的,而且当时苏景铄就在她的身边,即便是她腾不出手来不能抵挡,始终护着她的苏景铄也能轻松的用剑当掉它,而当时苏景铄也确实想要提剑来挡下,但在转眼间对上了楚云笙的眸子,在那一刹那,楚云笙的眸子里带着一抹狡黠和算计的光芒,苏景铄立即就明白了楚云笙心中所想,所以他故意让自己手中的动作慢了半拍。

    以至于才有了后面楚云笙的“中箭”。

    而楚云笙自然也不是真的中箭,当时她的动作也是极快,十分精准的在那箭将将要刺中自己胸口的时候用手指给接住了,这样也才给了外界看起来她“中箭”倒下的模样。

    虽然并没有受伤,但是那一幕也确实是十分凶险。在一旁的苏景铄虽然相信楚云笙并赞同了她的计划,但却也着着实实的捏了一把汗,在那一刹那他提着剑的手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