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入围

    她自然是没有想要和苏景铄分的那么清楚,她完全是在为苏景铄着想,是担心她。

    而这些苏景铄自然是知道,不过越是清楚,他却越发的心疼楚云笙,想让她多依靠他一些,而不是事事都担心。

    “阿铄……我……”楚云笙看着苏景铄,想说什么,然而不等她说完,苏景铄已经垂眸拉着了她的掌心。

    “既然我们彼此都不放心让对方去涉险,那就一起吧。”

    苏景铄温柔的看着楚云笙,顺着那力道一把就将楚云笙揽进了怀里。

    见他如此坚持,恐怕这也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让步了,楚云笙再不好多坚持,而且时间紧迫,他们也再耽搁不得。

    “春晓,卫王交给你照顾了,我和阿铄去太医院,如果有禁卫军搜查,你就先带着他藏起来,我们拿了药就来这里找你们,如果一个时辰之后我们还没有赶回来……那你就不要等我们了……”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说,但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

    听过之后,春晓连忙摇头道:“不!姑娘,你们一定会回来的,我就带着陛下在这里等你们,哪儿也不去,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陛下,直到你们回来。”

    此时光线虽然暗淡,但她那一双坚定的眸子却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楚云笙抬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郑重道:“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也再不敢耽搁,直接跟着苏景铄一起离开了偏殿,两个人一路施展着轻功,往楚云笙记忆中卫宫太医院的方向奔去。

    一路上,苏景铄都紧紧的攥着楚云笙的掌心,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能感觉到楚云笙的紧张,她的掌心濡湿一片。

    “别担心,没事的,那些人的计划是在那宫殿就将卫王置之死地,所以定然没有想到我们会突然出来救走了卫王,更加不会想到你还懂医术,能治卫王的病,所以,想来,即便是他们反应再快,也不会有那么快的动作就将太医院控制住,眼下那些文武百官才是他们需要操心的重点。”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她道:“希望如此。”

    苏景铄说的不无道理,但也只是眼下,相信很快,那些人再做出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应该就会反应过来,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

    时间就能决定卫王的生死。

    一路上,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在避开了搜查的禁卫军之后,他们就立即奔赴下一处可以躲避的宫墙,就这样有惊无险的,终于到了太医院的门外。

    这里不同于其他的宫室,一早就已经落了锁,宫里头的太医在日落时分宫门关闭之前就已经出了皇宫,平时若是有急诏,他们才会赶回来,这时候的太医院只有几个负责洒扫的太监和守夜的侍卫在。

    不知道是因为这夜色,还是因为别处太过喧嚣,所以越发衬托的这偌大的太医院显得空落落的。

    楚云笙和苏景铄自然是不敢走正门,他们在宫墙外潜伏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动静,这才翻身从偏院的宫墙进去。

    楚云笙虽然也在卫王宫里住过一段时间,但却没有踏足过太医院,所以对这里并不熟悉,而苏景铄根本就没有来过卫王宫,所以更别提对这里了解了,两个人都凭借着直觉往药房走。

    一路都安安静静的。

    而这种安静也让楚云笙感觉到不安,但具体是哪一点不安,她也说不上来。

    虽然明知道是冒险,但此时她却不得不继续冒险。

    两个人在太医院里转了大半圈,才终于找到了药方,楚云笙和苏景铄轻手轻脚的推了门进去。

    外面还有一些光亮,但进了房间之后,就已经漆黑不见五指,这样就更别提抓药了,但如果点了油灯的话,就更得提防周围了。

    苏景铄找到了火折子点了油灯之后,就闪身到了屋外并迅速的跃上了屋脊把风,楚云笙提着那油灯在各个装着药材的抽匣之间摩挲着。

    那油灯昏暗,想要在这一排排成百上千的药匣子之间找到她需要的,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的动作已经算快的了,但找齐了这些之后,也花费了一刻钟的功夫。

    等到她将包好的药材放进怀里,才吹灭了油灯,然后出门跃上了屋脊,正想要同苏景铄离开,却在这时候听见了一声呼啸声。

    那声音很尖锐,而且携带着内力,让人听了十分不舒服,楚云笙有功夫在身,自然是不怕的,她在听到那呼啸声的一刹那就已经施展了内力抵挡,然而她的一颗心却已经随着这呼啸声的响起而沉了下来。

    果然,在那呼啸声落下之后,刚刚还安安静静的四下里蓦地响了起来,那些紧紧的关闭着的门窗蓦地在这一刹那都被人推了开来,紧接着,满院子的灯被点亮,瞬间就将屋脊上的楚云笙和苏景铄的身形暴露在了那昏黄的光下之下。

    苏景铄在听到那呼啸声的瞬间就已经紧紧的握住了楚云笙的手。

    即便是灵敏如他,刚刚也确实是没有察觉到这些人的存在,而这么多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隐藏的这么好,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自他和楚云笙踏进这太医院之后,这些人就屏住了呼吸没有发出零星半点的声音,所以他才察觉不到。

    要么,就是这些人的内力和轻功都不弱,虽没有到达同他一样的境界,但却也都是个顶个的高手,所以才能这般完美的隐藏好了身形。

    他们进入这院子已经超过了一刻钟,所以一个人屏住呼吸的时间不会有那么长。

    所以,相比之下,楚云笙和苏景铄都觉得后种的可能性更大。

    而不等他们两个细想,从不远处的院门外蓦地走来一抹如弱风扶柳般的身影。

    她穿着一袭鹅黄色的纱裙,面上还带着帏帽,看不清样子,然而那身段却十分婀娜多姿,一身的风采可见一斑。

    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楚云笙的脸就越发的黑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遇到她。

    楚云怡。

    此时即便是她将自己裹的再严实,她都能从她的步态中认出来,更何况此时她还穿着前来卫宫赴宴的衣服。

    如此看来,今晚的事情,跟她也脱不了关系。

    更有甚者,卫王中毒的事情跟她也脱不了关系,说不定,这都是她谋划的!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蓦地冷了起来,此时看向从庭院外逐渐走近的楚云怡的眸子也越发的冷冽。

    在之前那呼啸声响起的瞬间,楚云笙就和苏景铄下意识要施展了轻功掠开,然而紧接着再看到这满院子里冒出来的穿着黑衣的高手,而且不远处的宫墙上也蓦地凭空多出来数百个拿着弓箭的弓箭手,他们根本就跑不了。

    只需要他们稍微一动,楚云笙就毫不怀疑那些箭雨会立即破空而来,即便是她和苏景铄的身手再好,能躲的开一时,也避不开那么多那么久。

    所以,现在逃跑明显已经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更何况此时楚云怡已经如此气定神闲的走了过来,显然就已经胜券在握。

    “好久不见,我的……妹妹。”

    楚云怡走到了庭院中,抬眸看向站在苏景铄身边楚云笙,然后抬手慢悠悠的取下了她的帷幔,露出那一张绝色的容颜。

    跟上一世的楚云笙有七成相似的容颜。

    此时,那绝色的面上绽放出了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带着冷意,眸子里的恨意刻骨铭心,如果眼神能伤人的话,只怕此时楚云笙早已经死在了她那凌厉的眼神之下。

    尤其是在她吐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

    那般咬牙切齿,似笑非笑的模样,已经是含着彻骨的恨意。

    见状,楚云笙的嘴角也微微一扬,嘲讽道:“是啊,好久不见,公主殿下,不过,你认错人了,我可担当不起您的姐妹。”

    虽然面上不肯输了半点的气势,然而楚云笙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冷的紧,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往苏景铄的怀里靠了靠,而一旁的苏景铄也已经十分体贴的抬手紧紧的拥住了她,想要给她温暖。

    “呵呵,这么说来,我的妹妹可是不愿意认我这个姐姐呢,”楚云怡笑着,往楚云笙这边走近了两步,她微微抬起了指尖,随着她的动作,周围的那些弓箭手立即搭上了箭,并在同一时间齐刷刷的将那箭头对准了楚云笙,她面上却依然带着笑意道:“但是……我可想你想的紧呢!没有想到,你竟然就潜伏在我身边,难怪之前赵王看到你也说有些似曾相识,竟然是我眼拙,没有在第一时间识破,而且还被你欺骗了这么久,可怜我还以为那蛊虫对你生了效果,没有想到遇到的是你,那蛊虫这等雕虫小技,又怎么能入的了你的法眼。”

    也许楚云怡之前就在怀疑她的身份,不过是没有确定,如今看到楚云笙的这般身手,而且还为了卫王而不顾生命危险再出现在这里,那么她的身份也显而易见了。

    所以,也勿怪乎楚云怡认出了她来。

    到了这时候,楚云笙也没有打算再遮掩。

    也再遮掩不住。

    见她这般模样,楚云笙也不愿意再同她多费唇舌功夫,她叹了一口气,然后面上带着鄙夷的看向楚云怡道:“你到底是想要怎样?卫王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如果不是楚云怡插手,那么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除非是下毒的人,否则的话怎么会想到楚云笙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此,楚云笙看向楚云怡的眸子也更冷了两分。

    她没有想到楚云怡为何会这么恨她,更没有想到她会来卫国搀和这些事情并对卫王下毒,更更让她想不到的,她竟然同她本来应该视作仇人的何容合作。

    而这一切的想不到,就更加让楚云笙看不懂楚云怡。

    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对这仇恨又有着怎样的偏执或是认知?

    对面,被她看不清的楚云怡微微一笑,仰首看向楚云笙道:“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你又能赖我何?”

    说着,抬手随意的一抛,扔掉了手中的帏帽,然后冷哼一声道:“要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能有今晚,就这样同你在这样的情形下见面,怎么样,我的妹妹,现在你的感觉如何?还好吗?”

    闻言,楚云笙翻了一记白眼,然后道:“这些话,也要等你将我抓住了再说。”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已经下意识的挣脱开了苏景铄的手,并想要同他拉开一些距离。

    因为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她的身份被楚云怡识破了,而苏景铄还没有,此时她不能同苏景铄表现的过于亲昵,如果……她想的是如果他们两个人最后不能从这里逃脱的话,那么这些人还不知道苏景铄的身份,也许还有一线的生机。

    但如果一旦让他们知道他就是楚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楚云笙想到的这个问题,苏景铄也在同一时间想到了。

    然而同楚云笙相反的是,楚云笙在极力的掩饰他们之间的关系想要拉开同他的距离,而他却依然贴着楚云笙而去,温柔的守护在他的身边。

    楚云笙只得看向楚云怡,转移楚云怡此时对她身边苏景铄的注意力,她道:“今晚卫宫的一切,都是你,唐暮筠,何容搞的鬼吧?”

    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在说出这三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楚云笙的眸子里依然迸发着带着恨意的冷然。

    闻言,楚云怡耸了耸肩,似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她做无奈的摊手状道:“妹妹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这卫宫的内乱,不是他们卫国人自己乱起来的吗?是卫王无道,群臣逼宫,肖大人更是顺应民心……”

    后面的话楚云怡没有说下去,但是他们的算盘却已经让楚云笙猜到了。

    什么叫无耻,现在他们这样子就叫无耻。

    然而,此时楚云笙只看到了楚云怡在这里,没有看到何容和唐暮筠,也不知道这两人现在还在谋算着什么。

    但一个楚云怡带着这么多禁卫军和弓箭手在这里,就已经让她和苏景铄好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