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暗杀

    苏景铄的轻功极好,楚云笙也同样不弱。

    他只携着楚云笙的手,不需要用力带,楚云笙就已经能跟得上他的步调,两个人朝着此时火势最汹涌的大殿掠去,在经过一个提着水桶往里冲的侍卫身边的时候,苏景铄还迅速的撕下了自己一截衣摆,并将之迅速的在那侍卫的水桶里泡了一下。

    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动作快到那侍卫只是察觉到了身边两道人影晃过,待他细看的时候,却并没有任何异样,周遭依然是那些提着水桶冲过去救火的侍卫和太监。

    而此时苏景铄就已经将那浸湿了的布一分为二,他将其中一个递给了楚云笙,另外一个他用来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待到楚云笙也跟他一样将口鼻捂好,苏景铄这才携着她一同冲进了火海中。

    两人动作皆快,在掠过殿门口汹汹的火势和滚滚浓烟之后,越往大殿里面去,里面的烟也渐渐淡了,火势还没有蔓延到里面。

    然而,满殿狼藉,在楚云笙和苏景铄相携着冲到最里层的时候,尚未看到卫王,却已经听到了刀剑相交的声音。

    一听到那声音,楚云笙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她连忙挣脱开来苏景铄的手,急急越过屏风朝里间走去,苏景铄也连忙跟了上来。

    才绕过屏风,就看到十几个蒙面人正在围攻几个禁卫军士兵,在他们中间的那人正是卫王。

    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下了许多禁卫军的尸体,剩下的这几个身上也或多或少的挂了彩,而且看到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很明显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然而,被他们护卫在当中的卫王看起来脸色却并不怎么好,此时他呆呆愣愣的站在当中,面色苍白,双眸里并无半点光亮,仿似他此时所处的并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候。

    这些禁卫军和黑衣蒙面人的打斗都不曾入了他眼里。

    而在楚云笙和苏景铄贸然闯入内殿之后,这些人都下意识的分了一些心神过来,待看清楚冲进来的是两个完全陌生的而且并不是穿着这宫廷守卫的装束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怔,旋即,那十几个黑衣人反应最快,直接略过楚云笙和苏景铄,继续提剑向着这些御林军守卫攻杀过去。

    见状,楚云笙也不再迟疑,她脚尖一提就勾起了地上一个已经倒下的御林军守卫身上插着的剑,然后提剑直接对着这些黑衣人攻杀过去。

    看到她的出手,这些御林军士兵和黑衣又是一怔,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楚云笙也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这些黑衣人的身手了得,但楚云笙的功夫又在他们之上,等到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楚云笙已经迅速的用那剑收割掉了两个人头,同时她眼神犀利的发现了这十几个黑衣人中有一个人的眼神格外的犀利,看神情应是这些人当中的领头人,所以不等其他人攻击过来的杀招过来,楚云笙已经身形鬼魅的掠到了那个领头人面前。

    这人的动作也是极快,楚云笙的身子刚到,他就已经脚尖一点朝后退去,似是并不愿意同楚云笙来正面交锋,然而楚云笙的动作更快一步,她的剑眼看就要挑中这人的胸口,这人手上的剑也同时一扫,对着楚云笙扫了过来,楚云笙为了避开他的杀招就不得不退,并且也要收回自己的这一记杀招,但在往一旁退去的同时,楚云笙在半空中身手敏捷的一跃,同时剑锋一转,朝着那人的面上划了过去。

    那人的动作同样利落,在楚云笙的剑锋过来的同时,他就已经踮起脚尖朝一旁退去,然而楚云笙的剑尖还是挑到了他面上的黑巾上。

    待楚云笙身子在半空中一个利落的翻转之后回到了刚刚同苏景铄站立的原地的时候,那人面上黑巾也落到了地上,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而这人,楚云笙也是见过的。

    就在前不久,王程将军府。

    当时那个神情倨傲站在一堆官员里,一口一个陛下,一口一个王将军向着公主殿下的肖大人。

    当时楚云笙听到他说话的语气,就对这人十分不喜,所以她在屋顶上还多看了他两眼,也就记住了他的长相。

    没有想到当时那个口口声声忠心陛下的人,此时却亲自带着杀手来刺杀卫王。

    在被挑到面巾之后,肖大人的面上划过一丝无措,旋即他迅速的转过眸子看向卫王,见卫王的神情依然呆滞,他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看向楚云笙和在一旁还未出手到的苏景铄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楚云笙眉梢一挑,轻蔑的看着他道”我们,自然是卫王的人。”

    楚云笙的回答显然也在肖大人的意料之内,毕竟此时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卫王的,也只有他的心腹了,只是,眼下的卫王……

    想到此,肖大人的眉梢一扬,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意道:“那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没有找对一个好主子了。”

    说着,不等楚云笙开口,他手指一抬,就指挥着手下的那些黑衣人齐刷刷的向着楚云笙和苏景铄攻了过来。

    楚云笙正待出手,这一次苏景铄却抢先了一步,他拿过楚云笙手上握着的还在滴血的剑,直接朝着这些黑衣人扑杀了过去。

    这些人的身手也不弱,然而,在苏景铄的面前却已经不只是低了一个层次,他们当中有反应快的,只看到苏景铄提剑一个虚晃就从自己的面前游弋了过去,有反应慢的,就只感觉到一股凉风从耳畔刮过,然而不管是反应快慢如何,他们的身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僵硬了起来,下一瞬,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他们的脖颈蓦地冒出一大片血渍,然后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来,那猩红的血从他们的脖颈上流了下来,瞬间将本来就已经血迹斑斑的地面衬的越发怵目惊心。

    因为动作,慢一些,跟在后面的四个黑衣人看到前面的情形吓的一怔,当即也再不敢上前一步。

    看到苏景铄这般的出手,那个领头的肖大人也心惊不已,他眸色一冷,然后沉声道:“量你们也不能活着走出这里。”

    话音才落,不等楚云笙和苏景铄开口,他就已经对那仅剩下的四个人一挥手,然后五个人飞快的离开了内殿。

    楚云笙和苏景铄也没有打算去追,楚云笙这时候的心思都在神情恍惚的卫王身上,等肖大人一退下,楚云笙连忙上前打算要去查看卫王的脉。

    然而,楚云笙的步子尚未靠近,就被那几个御林军守卫拦了下来,见状楚云笙道:“刚刚你们也看到了,如果我要对你们卫王做什么的话,简直易如反掌。”

    听到这句话,那几个御林军守卫这才松开了提着剑拦着楚云笙的手,让楚云笙靠近了卫王。

    楚云笙走到卫王身边,然而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

    “陛下?陛下?”

    楚云笙连唤了两声,都不见他有任何反应,她急的连忙抬手抓起卫王的手腕,替他把脉。

    这时候,一旁的一个御林军守卫道:“今晚我们护送卫王从宴席上回来的时候都好好的,就是这无缘无故起的这场大火,在卫王听到偏殿着火了之后,在一阵暴怒之后,突然就这样了,没有任何反应,再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被这群黑衣刺客围困在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机会逃出去。”

    说着,那个守卫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抬头看向那已经逐渐蔓延到内殿的火势,然后对楚云笙和苏景铄道:“陛下应该是急火攻心所致,眼下我们应该先逃离这里才是。”

    楚云笙沉默着,没有说话,这时候她的心思都在为卫王的身上,她发现他的脉象极其紊乱,尤其是心脉,若再这样下去,恐怕有性命之忧。

    她将那个御林军守卫的话听了进去,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再耽搁,但是卫王的身子也耽搁不得,所以楚云笙根本就来不及做出选择,她直接将还在呆愣状态下的卫王推倒,然后抬手就扯开了他胸口的衣襟。

    看到她这般突然的动作,刚刚还对她放松警惕的几个御林军守卫皆是一愣,旋即就要将手放在刚刚松开的剑柄上,然而下一瞬,就看到楚云笙撕开的卫王的衣襟,那裸露出来的胸口上竟然是一大片淤青。

    刚刚的打斗他们全程都在场,虽然刺客来势汹汹,但是卫王在他们的保护下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而平时,这般养尊处优的帝王,又从何而来的淤青。

    似是看出了他们的疑惑,楚云笙一边抬手掏出腰际憋着的银针袋子,然后利落的开始将那银针分别插上了卫王的几处大穴,一边对旁边的人道:“他是中毒了,如果现在不加以控制的话,性命担忧。”

    性命担忧几个字已经足够让在场的几个御林军侍卫震惊在了原地,然而之后,楚云笙的话更让他们意外,只见楚云笙的指尖捏着银针不断的在卫王身上游走,并道:“听刚刚那肖大人的话,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平安的走出这宫去,即便是穿越这火海,只外面也有更危险的刀山在等着我们。”

    闻言,几个人一怔,刚刚说话的那个御林军守卫疑惑道:“怎么会,这里是卫王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正在忙碌的楚云笙抬眸瞥了他一眼,然后道:“这里也是卫王宫,你以为那些黑衣刺客是怎么进来的?那肖大人又是怎么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这宫里头行刺的?”

    显然这一切早有预谋,从开始给卫王下毒开始。

    听到楚云笙的反问,那个御林军守卫不再说话了,他的心也已经跌落到了低谷。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一直没有发话的苏景铄蹲了下来,在楚云笙身边轻声道:“这毒可控制住了?”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叹息道:“这毒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它应该不是今日才下给他的,而是在他的身体里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潜伏期,只等着一个诱因就让这毒开始迅速的蔓延至肺腑,现在想来,今日宴席上的刺客,也许就是下毒之人设下的一处诱因,当时卫王震怒,看着他的面色,我就觉得有些不正常,所以这才想来要查看一番,却不曾想到对手动作更快,直接在这宫里头放了一把火,这火势一起,刚刚还在震怒中的卫王又怒,又惊,这样大起大落的情绪瞬间就能让潜伏在这身体里的毒侵入心脉……”

    说完这些话,楚云笙已经封住了卫王的最后一处穴道,然后她抬眸看向苏景铄,担忧道:“眼下怎么办?”

    这火起的莫名其妙,再加上刚刚肖大人的那一番话,这外面也没有那么容易能让他们活着走出去。

    然而待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办法,因为火势汹汹,转眼就已经到了内殿,已经有滚滚的浓烟朝着楚云笙他们这边扑卷而来。

    苏景铄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先给卫王换上衣服,然后等下我们分开从几个方向走。”

    这样至少能转移外面那些人的注意力,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

    闻言,楚云笙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然后抬手迅速的褪去卫王的黄袍,一旁的御林军守卫士兵也十分配合的褪去已经死去的士兵的衣服,然后转身递给楚云笙,再帮着楚云笙给呆愣的卫王换上。

    等到楚云笙才褪下卫王的衣服,苏景铄的手就探了过来。

    见状,楚云笙连忙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担忧道:“你要做什么?”

    虽然是疑问句,然而此时她却已经猜到了苏景铄所想,他是想要穿着卫王的黄袍,然后出去引开那些人的注意力,这时候外面火光冲天,一片混乱,一时间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从火里冲出来的是卫王还是别人。

    这样,也就给真正的卫王和楚云笙争取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