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同意

    楚云笙虽然不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同苏景铄接触,但到底是不经人事的姑娘,再加上面对的是天人一般的苏景铄,所以,这一次,她的脸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而且还滚烫的厉害。

    此时苏景铄虽然带着面具,在楚云笙的眼里是一副完全陌生且平凡的面孔,然而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却已经足够赋予这副面孔一种绝然出尘的气质,再加上他身上难掩的风华,越发让楚云笙的心砰砰砰狂跳不已,他的一缕墨色的长发垂了下来,扫在楚云笙的面颊上,楚云笙越发觉得窘迫。

    平素里觉得步伐稳健的守卫此时看在楚云笙的眼里,也觉得他们的行进速度跟乌龟爬差不多,慢的出奇。

    她只希望这些人快一点,再快一点。

    因为她怕再多这样保持多一丁点儿的时间,她就会因为大脑充血太多而死。

    苏景铄垂眸看着此时十分难为情的被迫躺在自己身下的楚云笙,眉眼里全是笑意,他却同楚云笙有着相反的祈愿,只盼着时间慢些,再慢些,希望这些守卫走的慢些,再慢一些。

    深秋夜里的风有些凉,这些带着宫里奢靡气息的风拂过花丛泛起一缕倾香,楚云笙在这一缕倾香里渐渐沉醉。

    从一开始的难为情到无所适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此时再抬眸看向苏景铄,她的心里也荡漾开来满满的暖意。

    此间两人都身在危险之中,稍有差池可能万劫不复,然而时间却似是恰到好处的停在了这一刻。

    这一刻良辰正好,这一刻岁月安稳,这一刻心中的挚爱就在眼前,即使前路凶险未卜,而那些凶险和未知在这静好面前,也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风是凉的,景是美的,人是醉的。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那些守卫都已经走远了楚云笙都没有反应过来。

    已经神游天外的楚云笙才听到苏景铄温柔缱绻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阿笙,这一次离开卫国之后,我们就成亲可好?”

    才从天外将自己的心神来回来的楚云笙听到这句话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们就成亲可好?

    这句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苏景铄提起。

    上一次他也曾这样问过她,她当时就以身上还有责任,还要来卫国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心愿为由而推掉了。

    而此时,苏景铄在这时候竟然会再一次提起。

    这一次楚云笙医经个找不到借口推却,而且这一次,她突然有了一种想要立即嫁给苏景铄的冲动。

    她一直都是喜欢苏景铄的。

    很喜欢,很喜欢。

    自从她认清了自己的心决定要认真的面对她和他的这段感情之后,她就不曾怀疑过自己对苏景铄的感情。

    然而,即便是喜欢到了骨子里,却也并没有让她决定要嫁给苏景铄。

    准确的说,对于“嫁”这个字,她已经有了深深的恐惧。

    上一世,她也曾满心欢喜的想要嫁给那个人,最后却带给她满身伤痛。

    即便她重生了,然而那种痛却已经深入骨髓,让她再不敢轻易触碰这个字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楚云笙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种心态,她怕了。

    即便面对的是苏景铄。

    所以,上一次才想要逃离,才用那看似合情合理的借口来搪苏景铄。

    而这所有的后怕在此时竟然都荡然无存了,对于嫁给苏景铄,她现在竟然有些期待起来。

    想到此,楚云笙眉梢一扬,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眨了眨眼睛看向苏景铄,郑重的点了点头。

    楚云笙的心思苏景铄何尝不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一直在耐心的等楚云笙打开她的心门,等待她从上一世的阴影中走出来。

    他愿意等,无论多久,他都能耐心的等下去。

    今晚的这一句话只是因为此情此景让他动容,情不自禁的再一次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了解楚云笙的他本来也没有对楚云笙能同意而抱什么期望,只是想要将自己的心思传递给楚云笙,却不曾想楚云笙这一次竟然点了头。

    在看到楚云笙点头的一刹那,苏景铄楞在了原地。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耳畔一片轰鸣,完全听不见周遭的声音,而他的眼睛也开始模糊,将近在咫尺的楚云笙看不清楚,此时他的脑子里眼底里浮现的是漫山遍野的春光,是春花最烂漫的时刻,而她站在开的最盛的那一片春色之下,对他嫣然一笑。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似是被铺天盖地的幸福所砸中,这种快要盈满的幸福感竟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刚刚说什么?”

    苏景铄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楚云笙,话一出口,他才反应过来刚刚楚云笙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点了个头。

    而此时,苏景铄却迫切的想要听到楚云笙肯定的回答,他害怕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错,害怕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在问出这一句话之后,他睁大了眼睛,连睫毛都不敢眨一下,直直的看着楚云笙,生怕错过楚云笙面上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似是这样就能看进楚云笙的内心深处。

    楚云笙将苏景铄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一时间,她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感动。

    她没有想到苏景铄在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之后,会表现的这般不知所措,像个生怕被人抢了自己心爱糖果的孩子。

    “我刚刚同意了,阿铄,”楚云笙抬手,这一次她主动抬手勾住了苏景铄的脖子,将苏景铄往她的面前拉了拉,让彼此面贴面,呼吸可闻,虽然此时的距离已经足够让脸皮薄的她羞涩的红了脸颊,然而她还是想要如此近距离的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话对他说出来。

    “我想要嫁给你。”

    “曾经我是一个胆小鬼,因为受过一次伤,所以总是害怕会重蹈覆辙,即便知道你的心意,即便我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但是却从未在心理上跨过要嫁给你的这一道障碍,我就是一个胆小鬼,但是,这一次我不想逃了,阿铄,我喜欢你,我想要跟你一生一世,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地位,是权倾天下的君王,还是街上的贫苦百姓,我想要嫁给你,苏景铄,我想要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磕磕绊绊,再没有任何的嫌隙,我想要嫁给你,只是单纯的想要嫁给你,如此简单而已。”

    一口气将此时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都说了出来,楚云笙这时候脸更是红的快要滴血。

    他们两个相拥着躲在低矮的花丛里,此时奢华的宫灯洒下一片昏黄的光,再透过花丛的间隙,零星的打在楚云笙的脸上,依然是盖不住的红。

    在说了这一番话之后,楚云笙越发的不敢抬起眸子看向苏景铄,她想要松开手并避开苏景铄此时灼人的目光,然而她的手才微微一动,还不等她避开,却被苏景铄一把攥住,而他也顺势将楚云笙整个人都拥在了怀里,他的头靠在楚云笙的颈窝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阿笙,我定不负你。”

    声音虽小,却掷地有声。

    这是一句赌上了他所有的承诺。

    他不会花言巧语,但此时也唯有这一句话最能表达他的心意。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楚云笙动了动手腕,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手来,探到了他的腰际,回拥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这一刻,如果苏景铄转过头来看过去,能看到楚云笙的眸子里闪烁着盈盈的泪光。

    那泪光里泛着甜蜜和暖意。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拥在了一起,仿佛置身在这卫国之外,置身在这乱世之外。

    “着火了!”

    “快护驾!护驾!”

    “快来人!着火了!”

    ……

    正当两个人沉醉在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的时候,一声声惊呼突然在耳畔响起。

    楚云笙和苏景铄几乎是同一时间一怔,在苏景铄松开了拥着楚云笙的臂弯的时候,两个人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便很有默契的从花丛里翻身而起。趁着四周的人都在朝着大殿跑去的时候,他们身子一跃,就跃到了庭院里的一棵紫英花树下。

    这时候,卫王所住的大殿里已经有火光冲天而起,四下里不少的宫人开始逃窜开来,那些守卫也已经从最初的慌乱转为了镇定,纷纷转过身子朝着宫里头最近的那一处池子跑去。

    “怎么会这样?”楚云笙依偎在苏景铄的身旁,看着守卫和宫人们提着水桶往大殿里去,她的心也跟着纠结到了一处。

    卫王在从宴席上退下来之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来了这里,但偏偏这时候这里竟然起了火。

    而不用想,这场火也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楚云笙看着逐渐开始吞噬宫墙的火苗,眼睛一错也不错的盯着从里面进进出出的人,然而却始终没有看到卫王的影子。

    听刚刚的守卫说“护驾”,那么卫王应是在这里无疑了,然而怎的见到这么多人进进出出,却不见他们救出在宫殿里的卫王

    想到此,楚云笙的一颗心也越发的不安和焦急了起来。

    虽然她对卫王是有怨恨的,但是他却还是她的小舅舅,是姑姑在意的人,他们的骨子里流淌着一样的血脉,尤其是在她察觉到他的身体有恙之后,她就越发的不安起来。

    无论是出于自己,还是出于对小姑姑的承诺,楚云笙都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理。

    苏景铄自然知道此时楚云笙心中所想,他抬手揽紧了楚云笙,然后低声道:“这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你等我。”

    话音刚落,苏景铄就松开了揽着楚云笙的手。

    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在他松开手的一瞬间,楚云笙反手就再一次的握住了苏景铄的掌心,然后抬眸焦急的看向苏景铄道:“阿铄,你要做什么?”

    此时苏景铄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他为了她,要趟进那一片一经逐渐起势的火海。

    然而,此时看着那滔天的浓烟,楚云笙怎么忍心他为了她再涉险。

    他不是一个人。

    他的肩头还扛着楚国的重任。

    即便他看她最重,为了她可以全然不在乎,而她却在乎,她不想要后世人称他为一个为了感情可以抛弃江山和黎民百姓不顾的昏君。

    所以,楚云笙绝对不能让他犯这个险。

    在她抬手握住苏景铄的掌心的一瞬间,她就医经做出了决定,并用另外一只手去点苏景铄的穴道。

    她的动作极快,而苏景铄的动作却也不慢,不等楚云笙的指尖触碰,苏景铄就已经闪避了身形,避开了楚云笙点穴的手。

    “你不可以!”

    看着苏景铄还要挣脱开她的掌心,楚云笙焦急不已,她越发用力的攥着苏景铄的这只手,看着他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

    然而,苏景铄哪里肯舍得让她孤身涉险,当即就要抬手施展刚刚楚云笙的手法,要点楚云笙的穴道。

    同样,楚云笙的反应也是不慢,她一手攥着苏景铄的掌心,另外一只手已经转过了手腕,堪堪的拦住了苏景铄点穴的指尖。

    “阿笙……”

    看着她此时执拗的眸子,苏景铄叹了一口气,只得妥协道:“难道我们要一直在这里耗下去吗?时间不等人。”

    一句时间不等人,就立即将楚云笙的心思拉到了这火势上,拉到了对卫王的担忧上。

    见状,苏景铄道:“既然都不肯让步,那就一起吧。”

    闻言,楚云笙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但在抬眸对上苏景铄那一双已经坚定了的眸子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已经不会再让步了,所以她只得点了点头。

    见她这一点头,苏景铄也不迟疑,连忙收回了刚刚还在同楚云笙过招的手,改为揽着楚云笙的腰际,然后等楚云笙松开了攥着他的手掌之后,苏景铄点了点头,便直接带着楚云笙从那紫英花树下掠起了身子。

    此时宫里头已经一团乱,到处都是吵吵嚷嚷救火的人,哪里还有人顾得上这一角突然多出来的两道人影,更何况他们两个人的动作极快,旁人只看到两道黑影一闪,下意识,便再没有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