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存疑

    楚云笙其实没有那么脆弱,即便是在面对那么多次生死攸关的时刻,她都没有想哭,但是,每一次同苏景铄的久别重逢,她都会觉得自己格外的脆弱,格外的矫情,一旦碰到他,她就顷刻间变成了一个装着满腹委屈的小怨妇,眼泪也怎么都止不住。

    “好了好了,不哭,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似水,而他的眸子也一如既往的缱绻深情。

    楚云笙只觉得一股暖流顺着他握着她的指尖逐渐流向了她的四肢百骸,最后连心底最深处的地方都是暖暖的。

    这种感觉真好。

    她吸了吸鼻子,这才止住了泪水,然后抬眸看向苏景铄,这才问出了一直困扰在她心头的疑惑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之前你要来卫国的事情,怎的天杀的部下都没有给我传过消息,就连二元都没有跟我说。”

    闻言,苏景铄牵着楚云笙的手在假山边上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然后才道:“来这里只是临时改变了计划,所以这才日夜兼程的赶了来,就连信使都没有这么快,所以你们自然也没有收到消息,而之前我也没有能确定这一次能够来,所以提前没有通知他们,对不起,这一次是我不对。”

    看着他眼睛里的歉意,楚云笙哪里还怪罪的起来。

    她看着他的眸子,即便此时他带着面具,是一张陌生的脸庞,然而她却知道是他,他给予她的温柔和神情并不比其他任何时候少。

    也正是因为是他,所以在大殿的时候,她才会有那种熟悉感,而苏景铄同楚云笙一样,也是从素云那里学了可以改变自己眸色和眼神的法子,所以如果不是他自己暴露出来,即便是最亲昵的人也很难认出来。

    然而,即便是如此,楚云笙在那时候依然有那种强烈的熟悉感,而且还多朝他看了那么几眼。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苏景铄道:“你又是怎么跟着楚国的使臣出现在了宴席上?”

    闻言,苏景铄颇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埋怨道:“还不是因为你啊。”

    这句话就让楚云笙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她侧头疑惑的看向苏景铄道:“因为我?”

    “要知道,我千里迢迢赶来卫王都,只为了见你一面,可你倒好,刚巧跟我擦肩而过,我才找到二元,让他带着我去了桃山找你,才听到你回了卫王都,而我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卫王都,到了你姑姑他们藏身的地方,结果蓝衣告诉我,你去了将军府,再后来,还是阿呆兄带回来了你的消息,我才知道你被燕国太子挟持了,一想到今晚卫王宫里会设宴款待各国使臣,我便跟着楚国来使一起混了进来。”

    苏景铄看似是在埋怨,实际上语气里并无半点埋怨的意思,反而言语间的担忧和关切满满的,听的楚云笙的心里既愧疚,又甜丝丝的。

    “所以,当时在大殿里,你一眼就认出我来了?”楚云笙把玩着苏景铄腰际的碧玉坠子,抬眸看向他,她的眉眼里也再无半点伪装,全荡漾着真挚的情谊。

    苏景铄点了点头,然后道:“你不也是一眼就看到了我吗?”

    说着,他抬手揉了揉楚云笙的脑袋,眸子里满是宠溺的味道。

    楚云笙被他揉的有些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那这么说来,之前出手救卫王的也是你了?”

    闻言,苏景铄的眸子里的深情渐渐褪去,他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也好在我今晚在场了,否则的话,只怕这局势就不妙了。”

    果然是他出手伤了那舞姬,否则的话,此时的卫王只怕已经成了那舞姬的剑下亡魂了。

    虽然已经对卫王彻底心灰意冷,但是当时看到他遇到危险的那一刻,楚云笙还是心软了,那毕竟是她的小舅舅,而且她也答应了姑姑,会保住他的性命。

    所以,如果当时没有苏景铄在场及时出手的话,只怕现在她也无颜再面对姑姑。

    看到楚云笙的面上划过一丝自责和落寞,苏景铄连忙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要安抚她的情绪,并道:“当时的情况太过突然,你也无须自责,而且现在不是都没事吗?”

    说着,苏景铄抬手拨开楚云笙额际的一缕碎发,然后道:“这一次你一个人来卫王宫里太危险了,你明明答应了我不会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闻言,楚云笙忍不住心虚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娇俏的笑道:“我这不是没事吗?”

    本以为她这么一笑就能蒙混过去,然而苏景铄却似是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就此放过她,他的眸色一紧,满是担忧的看着楚云笙并语重心长道:“这一次也是运气,刚巧在这里碰到何容,若是在一个更为僻静的地方呢?何容那人狡诈且疑心重,在怀疑到你的身份之后,他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所以,你再这样,叫我如何放心呢?”

    楚云笙也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太过冒险,所以在面对苏景铄的责备的时候,她虚心的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掐了一把苏景铄那张陌生的脸并讨好似得道:“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我下次不会了。”

    说着,不等苏景铄开口,楚云笙先一步转移话题道:“你说,这一次刺杀卫王是何容还是唐暮筠的操纵?又或者说他们两个人都有份儿?”

    楚云笙才说到这里,才似是想起什么似得,她一下子从苏景铄的怀里跳了起来,然后摸着后脑勺道:“刚刚光顾着同你说话了,我忘记我还有要事要去办。”

    说着,她就要朝外走去,却被苏景铄连忙抓住了手腕,并用那力道直接将她带进了他的怀里。

    “宴席都要散场了,你还有什么要事要办?等下如果不趁着朝臣们宴席结束出宫的话,我们只怕会被困在这宫里。”

    苏景铄垂下眸子温柔的看向楚云笙,语气里满是担忧。

    见状,楚云笙摇了摇头道:“我现在还不能走,我想要去见卫王,去求证一件事情。”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的面上是带着紧张的神色的,而且并没有半点在开玩笑的意思。

    看到楚云笙流露出这样的表情,苏景铄也不耽搁,当即就牵起了楚云笙的手,跟着她一起施展了轻功直接从御花园往卫王的寝宫方向掠去。

    一路他们小心的避开了层层的守卫,最后在等着卫王寝宫的守卫换防的时候,两个人趴在有浓密的树荫遮蔽的宫腔上藏身,楚云笙看向身边揽着她的苏景铄道:“你怎么不问问我来找卫王做什么”

    闻言,苏景铄将她拉近了些许,试图用他的身子为她挡下外面的风寒,然后道:“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目的,而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陪着你,如果你愿意告诉我,自然会说的。”

    这在苏景铄看来,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句话,然而听在楚云笙的耳里却觉得格外的亲切。

    因为这话里所包含的的信任和妥帖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

    她叹了一口气,也将脑袋顺着苏景铄的手臂往他的怀里钻了钻,然后道:“就在刚刚宴席上的时候,看到暴怒的卫王之后,我起初是对他这个人失望透顶,也心如死灰,但后来再一细想,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一个人的性情在短时间内发生这么巨大的变化,要么就是遇到什么巨变,要么就是身体的原因,而卫王在宫里头锦衣玉食,随心所欲,说要遇到什么巨变应是不可能,至于身体的原因倒是有可能,当时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我再看卫王的时候,发现他暴怒之下的面色也隐隐透露着苍白和病态,所以我才越发觉得可疑,想要走近卫王一些,最好替他把一下脉,确定一下,毕竟如今唐暮筠和何容都在这卫国,而且都有着狼子野心,他们的计划我们却是不知道,所以不得不多加小心一点。”

    闻言,苏景铄也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说起这里,楚云笙才想起来一件事来,她动了动身子,回眸看向苏景铄道:“对了,你之前说你突然改变了计划来了卫国,是很重要的计划吗?现在正值关键时刻,楚国的大局稳定了吗?你为了我就贸然来了这里,如果被何容他们发现的话”

    那情况可就相当不妙了。

    他们藏身的这里光线暗淡,然而苏景铄还是看出了楚云笙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眸子里流露出来的担心,他下意识的抬手将楚云笙越发紧的揽在怀里,然后道:“放心,楚国的事情我都已经布置好了,而且这一次,我还有一件大礼送给赵国。”

    说着,苏景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笑意,那笑里泛着狡黠的光芒,直让人想起高在云端的狐狸。

    看到楚云笙流露出困惑不解的目光,苏景铄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温柔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等我们回去了,我再好好跟你解释。”

    闻言,见楚云笙点了点头,他的嘴角越发舒展了开来。

    即便此时他带着一张陌生的面具,顶着一张平淡无奇的面孔,然而这一张面孔也因为他这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而变得俊雅出尘了几分。

    楚云笙看着那样一双眼睛,不由得有些痴了。

    就在这时候,卫王宫里的禁卫军已经开始换防,这时候也是卫王宫里守备最薄弱的时候。

    楚云笙和苏景铄的轻功都不弱,再加上又是在晚上,光线暗淡的情况下,两个人溜进卫王的寝宫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宫墙外的守卫开始进去的时候,苏景铄就捏了捏楚云笙的掌心,楚云笙也动了动指尖,给了他一个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的信号。

    然后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从那宫墙上掠起了身子,直接施展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跃过了墙头,然后一路跃过两层宫墙,最后落在一个这寝宫的一个花圃里。

    而这时候,恰巧一队换防的守卫从那花圃经过。

    苏景铄和楚云笙的反应也是极快,在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一队守卫的时候,他们的身子一闪,就急忙的避让跃进了花圃。

    那一队走在前面的两个禁卫军只感觉眼前一花,甚至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他们的身影就已经避进了花圃里,而那两个人再一次瞪大了眼睛去看,却见周围哪里有半点影子,当即也只当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并没有细想,然后便带着其他的人继续朝前走。

    而楚云笙这时候则被苏景铄压着藏在了那花圃里,这花圃里的花草大都低矮,想要藏的下他们两个人着实不易,好在他们两个人的反应也是极快,在察觉到了有人来的一瞬间,苏景铄就已经揽着楚云笙跃了进来,而楚云笙也似是心有灵犀一般,很是配合的直接揽着苏景铄的腰肢,贴着苏景铄往花圃里面滚了进去。

    为了更好的隐藏身形,两个人的身体几乎全部贴在了一起。

    苏景铄怕压着楚云笙,已经下意识的用手想要撑起一点身子,然而他还未动,就已经听见了那一队禁卫军走过来的脚步声,花圃这般的低矮,将将能把他们的身子遮盖,若是这个时候,他们稍有动作的话,都会引得这些花草晃动从而引起那些禁卫军的警觉,所以,本来是怕压着楚云笙的苏景铄在这一刻不得不生生的收住了要撑起身子的力道,只能暂时任由自己先贴在楚云笙的身上。

    而最初他只是怕压到楚云笙,而下一刻,他几乎是和楚云笙同一时间发现了彼此间的距离如此之近,也如此的暧昧!

    这时候楚云笙被苏景铄压在下面,长势极好的花枝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只能透过零星半点光线看到几乎贴在自己面上的苏景铄的面庞,然而,此时苏景铄的那一双眼睛却格外的闪亮。

    不仅如此,此时,贴着她的身子也格外的滚烫,隔着重重罗衣,楚云笙都能感受到苏景铄身上的灼热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