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是他!

    一时间,推杯换盏,言笑晏晏,很快,所有人似乎就将之前的不愉快给抛到了脑后。

    趁着唐暮筠和楚云怡正在同何容谈的正欢的间隙,楚云笙同绿珠打了个招呼,就从大殿里悄悄的退了出来。

    外面的守卫见她是燕国太子带来的女眷也就没有拦着,楚云笙一路下了金玉石阶就傍着宫墙往御花园的方向走。

    她自然知道这时候在这宫里头要冒的风险有多大,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如果这时候不去确定一下,她的心里就会始终不安。

    所以,即便是明知道此时就在唐暮筠楚云怡和何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一旦被发现的话,她会有多危险,但楚云笙却不得不亲自去一趟卫王的寝宫查证一下。

    然而,从这里到卫王的寝宫在经过了御花园之后,还得要走一刻钟的功夫,楚云笙才走到御花园,就被人拦了下来。

    而这一次拦住她的,依然是那个她最不想见的人。

    何容。

    楚云笙在出了宴席之后就快步往这个方向而来,不知道何容什么时候竟然也跟在了她的后面,而且还将她堵在了宫墙下。

    “难不成这一次,你也是迷了路?”何容长身玉立的站在楚云笙面前,在宫灯下站着的他眉眼里多了几分魅惑,不过那眸子却依然冷的很。

    楚云笙记得自己在离开宴席的时候分明再三确定了何容正同唐暮筠楚云怡谈的正欢,是没有那么快就出现在这里的,所以她才这般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然而却不曾想到她的身子才离开那宫殿,何容后脚就跟着也走了出来。

    而此时她被何容拦在了这里,想要找个理由脱身却已经不是那么容易。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看向何容道:“我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陛下,让您三番四次的针对我。”

    何容没有说话,他动了动指尖,向楚云笙身后一指。

    楚云笙这才回过身来看去,就见不远处的月牙形拱门外走来一抹魁梧的身影,待走近了,楚云笙才看清竟然是护送何月英来卫国的曹大人。

    在看到曹大人的一瞬间,楚云笙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因为她现在顶着的这张面具,正是这些日子以来在何月英身边贴身保护扮作冬竹的面具,曹大人自然是认得她的,而一旦被这曹大人认出来,那么之前她的说辞都会被推翻,而且还会牵扯出何月英。

    而显然,既然何容在这个时候叫来了曹大人,显然就已经识破了她冬竹的身份,此时再想掩饰已经是多此一举,而何容也不给她掩饰的机会。

    “这位,想来你应该是认识的罢?”

    何容居高临下的看着楚云笙,他的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意。

    然而楚云笙此时却笑不出来,因为曹大人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并对她灿然一笑道:“冬竹姑娘,果然是你。”

    说着,他转过头去看了何容一眼,然后才回头看向楚云笙道:“之前我远远看着你的背影就觉得有些眼熟,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闻言,楚云笙只能自认倒霉,她没有想到这曹大人竟然也来参加了宴席,而且好巧不巧的将她认了出来。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曹大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再转头看向何容,等着何容发话。

    何容的嘴角微扬,面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也越发的冰冷,他看着楚云笙,语气平静道:“难道,冬竹姑娘就不想解释什么吗?”

    闻言,楚云笙耸了耸肩,然后无奈道:“陛下都已经查的很清楚了,我的解释有用吗?”

    对于楚云笙的态度,何容显然并不满意,他上前一步,逼近了楚云笙些许,随着他的靠近,他独有的幽香也瞬间将楚云笙笼罩了起来,犹如他整个人身上所带的那种让人抗拒不了的压迫气势一样。

    “我调查清楚是一回事,你的解释又是另外一回事。”何容微微低头,凑近了些许看着楚云笙,并迫使楚云笙迎着他的眸子,然后他道:“我这人做事向来也不会拖泥带水,如果真的想要在这里了结了你,也并非易事,你懂我的意思。”

    后面这半句话他说的声音极低,而就是这种低低的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声音才更让人觉得危险。

    而且,这一刻何容的周身上下确实是笼罩着一层杀气。

    楚云笙也清楚,如果说之前自己因为是唐暮筠的人,而且在不会走漏了他们的秘密的前提下何容是不会在卫王宫里头杀她的,但是如今,却知道了她原来是何月英身边的亲信,而这一点才是最麻烦的。

    要知道,今日在那杏花楼的时候,楚云笙是亲耳听到何容和唐暮筠的谈话里将何月英当成了这一次拿下卫国的棋子,这样的消息,何容怎么会让楚云笙走漏了出去。

    所以,此时的她才是最危险的。

    在心底里告诫自己越在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表面上,楚云笙迎着何容的目光看过去,镇定道:“不错,我确实不是什么走江湖卖艺的侠女,也不仅仅会一点花拳绣腿那么简单,我是月英公主身边的贴身丫鬟冬竹,今日本来是奉了公主的命令下桃山来到卫王都采办,为公主殿下买些东西回去,却不料在街上遇到了周候强抢民女并逼死了人家的老父亲,所以当时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出手直接杀了周候,后来又因为要逃避官府的追捕这才躲进了杏花楼,后面的事情我没有说谎,确实是巧合,再后来,我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听到了陛下同燕国太子的谈话,那时候想要逃离,却已经是不可能了,燕国太子手下高手几何,我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只能任由他将我和那柳儿一同带回了府,再然后的事情陛下也都知道了。”

    听着楚云笙的解释,何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笑道:“那你告诉我,你是如何将你的功夫藏匿起来的?在杏花楼我都没能察觉到你还有不错的功夫傍身。”

    一边说着话,何容的目光也没有离开楚云笙,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女子一定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虽然目前她的说辞看起来无懈可击,然而,他单从她的眸子里却看不出任何破绽,这就越发的让何容感到意外,也就越发想让他一探究竟。

    楚云笙抬眸看了一眼曹将军,然后垂下眸子,有些不以为然道:“那不过是一些小把戏,在有人窥探我功夫的时候可以暂时的躲避了开去,让人看不分明,这也是我学到的一个保命的法子,今日欺骗了陛下是我的不对,但是……”

    说到这里,楚云笙的眼底里浮现出了一抹无奈和纠结,她蓦地抬起头来看向何容,然后道:“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在冲动之下杀了周候之后,我就没有了退路,想要再回到公主身边,但是又怕因此而牵连了公主,所以只得先逃离,然后就遇到了陛下,在当时在听到你们之间的谈话我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所以更加不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请陛下相信我,今日的事我绝对不会向外透露半个字,就连公主殿下那边我也不会说,还请陛下饶我一命。”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的心底里已经在盘算如果这时候何容对自己下杀手的话,她该向哪一个方向逃离才最有把握。

    而何容却将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不但不动声色的封住了她的退路,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吗?”

    一旁的曹将军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他站在一旁,有些愣愣的看着何容,既不知道何容此时为何会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杀气,更不知道“冬竹”此时内心的纠结。

    而楚云笙此时藏在袖摆下的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的掌心里也已经沁出了汗珠子。

    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她已经自己冲破了自己封住自己内力的穴道,只等着何容一出手,她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一道清越的声音自石拱门后响起:“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太子殿下那边正叫你快点过去呢!”

    这人的声音犹如淸泓,听起来十分悦耳,待走近楚云笙才看清,竟然是之前在楚国使者身后站着的那个让她感觉到熟悉的男子。

    他的突然出现自然也引得了何容和曹大人的注意。

    而同时,不远处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御林军士兵的脚步声,这时候这里再不适合多做停留,更不适合何容在这里跟楚云笙秋后算账,所以在冷冷的扫了一眼楚云笙之后,何容淡淡道:“那就请你记得刚刚的话。”

    闻言,楚云笙立即点头道:“奴婢一定记得。”

    说着话的时候,何容就已经带着曹大人转过了身子,在越过那个声音清越的男子的时候,何容还不经意的扫了他一眼,但见他眉眼平平,浑身上下的气质也一般,并无半点过人之处,他也就没有多想,直接就离开了。

    等到何容一走,楚云笙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她抬眸看向那男子道:“多谢阁下搭救之恩。”

    闻言,那男子眉梢一扬,露出一抹笑意道:“姑娘怎知道我刚刚是在救你?”

    这时候,御林军士兵的脚步声更近了,而楚云笙心里还挂念着卫王那边,所以她直接对这男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借一步说话。

    然后她身子一闪,就闪进了御花园里,就在之前被何容堵住的那个假山后面这才停下了步子,而那男子也跟着她停了下来。

    见这里四下无人,而且宫灯又暗淡,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楚云笙这才看向那男子道:“阁下明明是楚国的来使,而楚国本来就同燕赵势同水火,且不说燕国太子不会在这个时候叫我,即便是有事要叫我,应该也轮不到请阁下来传话,所以,刚刚的场景,明显是阁下上前来替我解围。”

    听到楚云笙的分析,那男子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赞赏。

    此时他就站在楚云笙身前三尺,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

    之前在宴席上隔着那么老远的距离,楚云笙在感应到他的目光之后,就已经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而此时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那种熟悉感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尤其是在他眉梢一挑,眸子里露出的那一抹灿烂若星光的笑意的时候。

    “你到底是谁?”

    在看到那一抹笑意,楚云笙几乎有些失声,她喑哑的问出了这一句话,然后抬眸怔怔的看向他。

    而对面的男子此时也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同于何容看向她的时候眼睛里全是危险的信息,这人的眸光如此温柔如此缱绻,只一眼,就能让人想要永远的沉醉下去。

    之前在脑海里冒出来的那个连楚云笙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猜测这一次又再一次的冒了出来。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一时间忘了反应。

    而对面的男子却已经上前一步,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抬手便将她揽在了怀里。

    旋即,一抹熟悉的幽香瞬间将楚云笙包裹了起来,她的头抵着他的胸口,感受到他熟悉的温度,然后听他用他本来的带着磁音的嗓音道出了那两个唇齿留香的字眼:“阿笙……”

    只这两个字,就已经让楚云笙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的眼睛蓦地酸涩了起来,泪水直接顺着脸颊而下,顷刻间就打湿了他的胸口。

    “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景铄抬手紧紧的拥着她,他的双臂健硕而有力,似是要将她就这样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

    说着,苏景铄动了动脑袋,将他的下巴抵在了楚云笙的脖颈上。

    在感受到楚云笙胸口激烈的起伏的时候,苏景铄直了直身子,将楚云笙从他的怀里拉了出来,然后抬手认真且心疼的擦拭着她面上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