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熟悉

    一时间,楚云笙蓦地觉得心跳都快了好几个节拍,之前一直都沉稳的心在触碰到那样的目光的时候,突然就不受控制的,砰砰砰的狂跳不止。

    那样的眸子虽然陌生,她确定自己不曾看到过这样一张面孔,然而这样的目光给她的感觉却那样的熟悉,熟悉到仿似已经深入骨髓。

    只一眼,就能让楚云笙乱了阵脚。

    而这边,还不等楚云笙细想,她身前坐着的楚云怡却蓦地转过头来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和绿珠斟酒。

    见状,楚云笙不得不立即收回了心思,然后跟绿珠一左一右的走上前来,分别给楚云怡和唐暮筠斟酒。

    就在这时候,鼓乐声起,数十个穿着鹅黄色水袖纱裙的女子从殿外怡然走了进来,她们穿着粉色缎面的绣花鞋,鞋尖上系着铃铛,她们的动作整齐划一,随着鼓乐声的节奏一步一步的扭动着舞姿走进殿来,而随着她们的动作,脚尖上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也为这一舞带来了别样的感受。

    在这十几个女子中,当中的那个女子身段最好,她的面上还带着纱巾,只一双眼睛露在了外面,然而即便是这样,也难挡她万般风情,那一袭小蛮腰在鼓乐声中扭动,宛若无骨,即便是身为女子的楚云笙看了,都觉得,这是一个尤物。

    在场的那些参加宴席的男子们见了,也都面色各异。

    “陛下,这是最近在卫王都里最流行的水袖舞,我闲来无事便找了咱们卫王都里跳的最好的舞姬来,你看着可好?”

    静妃倚在卫王的身边,抬手递给卫王一杯酒,脸上挂着妖冶的笑意,她的眸子落在场中的焦点那个舞姬身上的时候,多了几分算计。

    楚云笙在一旁将她的神情看了个分明,只是却没有想到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明明现在她才是这个皇宫里最被宠爱的妃子,如今却要亲手将其他的尤物推荐到卫王的面前,就不怕别人分了她的恩宠?

    楚云笙不解。

    这时候,卫王的眸子已经在那舞姬身上流连,哪里听得进去静妃的话,他只敷衍般的点头道:“爱妃有心了。”

    然后便一边接过静妃递过来的酒盏,一边抬手对那大殿中的舞姬招了招手。

    但见他这个动作一做出,那个跳的正在兴头上的舞姬眉梢一扬,长长的眼睫毛犹如蝶翼一般在那双大眼睛上扑闪了一下,然后便露出了一抹妖冶魅惑的笑意。

    紧接着,在其他舞姬的簇拥下,她一边旋转着,一边朝着王座而去,那长长的水袖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鹅黄色的裙摆也因为她的旋转而犹如一朵盛开的牡丹。

    这样的女子,寻常男子是难以抵挡的罢。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楚云笙心里头突然有些难过。

    因为她想到了之前才在宫里头见过的春晓,想起了春晓竟然也曾对如今王座上的那人动了真情。

    而如今,如果春晓在这里,看到他看向这舞姬那垂涎的眸子的时候,该会流露出怎样的难堪的表情,她的心情也该是怎样的难过,也难怪她会直接拒绝参加这一次宴席。

    想到此,楚云笙才蓦地想起来,之前静妃竟然还亲自去了春晓的寝宫,并且还送了华丽的宫装过去,百般劝说春晓参加这一次的宴席。

    原来她的谋划竟然在这里。

    她明明知道春晓对卫王的深情,所以,在安排了这舞姬当众勾引卫王的时候,也要让盛装出席的春晓见到,目的就是为了践踏春晓的自尊心,想要狠狠的伤害春晓一番。

    其用心可见一斑。

    想到此,楚云笙下意识的抬眸看向静妃,但见她的眼底里带着笑意,那狭长的丹凤眼里满是志得意满。

    想来,这样的场景,春晓应该不只一次经历过了罢。

    要让一个深情的人对另一个人彻底死心,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如今,春晓的心,已经犹如死灰,楚云笙知道,即便是卫王回心转意,也难再换回她那一颗真心了。

    其实不仅仅是春晓对卫王死心,看到如今卫王这般样子,楚云笙也已经彻底的死了心。

    她曾经又何尝不是同春晓一样,也以为他只是因为想要独揽卫国的朝政,想着在他恢复了身体状况之后因为朝中的那些奸佞小人的挑拨才会疏远了姑姑所以导致了后面他越来越错撇开上一次他要杀了姑姑和元辰师傅一事不提,看到如今的这一幕,这个陌生的沉迷于权势和女色的昏君,哪里还有她的小舅舅的半点影子。

    他早已经面目全非。

    这边楚云笙在痛心疾首,那边,那个舞姬已经扭动着腰肢踩着鼓点跳到了主座的案几前,在卫王身后的两名贴身护卫的拦阻下,她才被迫停止了继续上前,就在案几前继续垫着足尖甩动着水袖,那长长的水袖在空中旋转着飞舞着,不时的擦着卫王的鼻息而过。

    在看到身边的护卫将这女子拦下之后,卫王的面上划过一丝不悦,他眸色一冷直接对身边的那两个护卫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退下。

    得了他的指示,那两个人怎么敢再继续轻举妄动,当即就退让到了一边,再不敢拦着那舞姬。

    而就在那两人的身子才退到一边,那鼓乐声突然一紧,如果说刚刚还缓和犹如春风拂面,那么紧接着就犹如暴雨倾盆,那舞姬的动作也跟着急速了起来,她的脚尖不住的在旋转着,手中的水袖抛动速度也在加快着。

    就在那两个护卫才退出了两步,不等他们站稳,她蓦地脚尖一点,直接越过了案头踩在了卫王所坐的龙椅的手背上。

    这一幕看的在殿内的一众的卫国朝臣们一惊,吓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而所有人却不敢在这时候发出任何的声响。

    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若是换做以往,早就被拖下去乱棍打死,然而今日的卫王不知道是被美色所迷惑,还是怎的,竟然没有丝毫的动怒,此时他的目光也一直都牢牢地锁定在这舞姬的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大殿中众位臣子们的表情变化。

    见到这一幕,楚云笙再看不下去,她直接垂下了眸子。

    然而,就在楚云笙才垂下眸子调转了目光的这一瞬间,异变突起。

    那舞姬脚下一滑,蓦地从那龙椅把守上跌落了下来,直接朝着卫王的怀里落去,一旁的两个刚刚被斥责的侍卫见了下意识的就要上前将这舞姬拨开,然而再看此时卫王面上那享受的表情以及他已经半张开的双臂,那两个贴身侍卫也都齐刷刷的顿住了步子,停下了本来要去将这舞姬拨开的动作。

    就是他们这一顿,那甩着水袖的屋脊就已经朝着卫王的怀里跌落了下去,她那旋转着的水袖里蓦地划过一片寒芒。

    此时,若是反应迅速的习武者应是能判定出那寒芒代表着什么。

    但是,此时在殿内的臣子们距离那王座也都有一定的距离,即便是有人反应迅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却已经反应不过来,而被那银芒笼罩着的卫王却浑然不知,他的手才将将张开,呈要抬手接住那舞姬的姿态。

    在他看到那寒芒并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晚了,那寒芒已经抵在了他的心口。

    而此时的楚云笙才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抬起眸子,正巧看到了这一幕,这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口鼻舌都开始发麻,她的身子也宛如被人用钉子钉在了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撇开此时她的身份不能轻举妄动不说,此时她也给自己的身上点了穴道封印住了自己的功夫,即便是要救也根本赶不及,眼看着那一片寒芒就要对着卫王的心口落下,就在这个时候,却听见咔嚓一声脆响。

    声音不大,但在已经突然安静下来的大殿里却显得格外的清晰。

    此时即便是眼疾手快的人,也没有能看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那一声咔嚓脆响是从何而来,所有人只看到在这一声脆响之后,刚刚就要朝着卫王扑过去并在长长的水袖下藏了匕首要刺杀卫王的舞姬蓦地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直接从案头滚落到了地上,她面上虽然依然是蒙着面纱的,然而却能从她那已经紧紧的皱起的眉头以及痛苦的眸色中看出她现在所承受的疼痛。

    而就在她滚落到地上的这短短一瞬间的功夫,卫王身边的两个护卫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在唰唰两声利刃出鞘的声音之后,他们已经一左一右的将那女子家架在了剑下。

    这一切都发生的极快,仿佛都是在眨眼的功夫。

    在大殿里,有一些反应慢的朝臣们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看来,只看到这舞姬肆无忌惮的跳上了龙椅的扶手上,然后就看到她满脸痛苦的从扶手上跌落一路从案几滚落到了案几前的玉石阶下。

    而卫王显然也是半天没有从刚刚的惊骇中反应过来,他的面色唰的一下子变得惨白,半天都没有半点血色,一直到那两个侍卫将那舞姬控制在了剑下,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眸色一冷,直直的看着那舞姬,眸子里满是翻涌着的暴怒,他抬手就朝那舞姬的面上摔过去一个青玉酒盏并呵斥道:“混账东西!哪里来的刺客,竟然能混到宫里头来,说!是谁派你来的,吃了雄心豹子了?”

    此时那舞姬被两个侍卫挟持着,额头上不时的冒着冷汗,她的眸子里依然带着之前的妖魅和笑意,在被卫王扔过来的那酒盏当头砸下的时候,她也没有丝毫的避让,直接任由那酒盏砸在了额头上。

    顷刻间,鲜血就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流了下来,她的眉眼里依然带着笑意,然后声音清脆道:“你个昏君,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着,就见她眸色一紧,然后她的瞳孔就蓦地放大开来,最后,她的身子就这样虚软的朝着地上倒了下来。

    “快拦住她!她要服毒!”

    看到这一幕,卫王面上的怒气更加盛了些,他抬手一掀案几上的果盘,直接朝着那两个守着舞姬的护卫砸去。

    而此时,显然已经晚了一步,即便那两个护卫已经在第一时间上前一步掐住了那舞姬的脖颈,但奈何她却已经服下了见血封喉的毒药,在另外一个护卫摘下她面上面纱的时候,她的面色就已经一片惨白,瞳孔里最后的一丝生机也没有了。

    大殿里蓦地陷入了一片沉静。

    静的可怕。

    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冒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尤其是那些卫国的朝臣们,他们个个都底下了脑袋,犹怕这时候卫王会将他的暴怒牵到自己的身上。

    而不同于他们,楚云笙的关注点却在那女子的脚腕上,她看到她除了因为服下毒药之后嘴角溢出的血渍外,脚腕处也有一滩血迹。

    明明在之前,她的那一击就可以将卫王击杀的,但却在最关键的一刻被迫停下了动作,而且痛苦的摔了下去,这就说明,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出了手,并且出手快,狠,准。

    而她的伤口就是在脚腕上。

    此时她的身子瘫软在地上,长长的裙裾上逐渐的渗透出血液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楚云笙也看不分明她脚腕上到底是有着怎样的伤口。

    而且,刚刚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过突然,她将将在那女子出手的时候因为不想看到卫王的那般的嘴脸才避开了目光,所以没有能在第一时间看清楚那女子的招式,更没有能看清楚她到底是受到从哪个方向而来的重创。

    所以,也就不知道那个出手之人到底是谁。

    但是,下意识的她回过了头去看向了楚国来使的那一席人,尤其多看了一眼站在他们身后左边的那个随从。

    而那人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了她。

    楚云笙一怔,直接迎着目光同他的眸光在大殿中碰撞。

    一口气码了这几万字之后,我应该会歇一段时间,最近的身体实在是不大好,还请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