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开宴

    何容动了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还不待楚云笙看清楚那一抹笑意的含义,就听见绿珠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原来你在这里!”

    声音不大,却已经足够让楚云笙和何容都听了个仔细。

    而这时候,楚云笙循着声音回眸看过去,才看到不仅绿珠就在不远处,她的身边还站着唐暮筠同楚云怡。

    此时,他们两个人也正向楚云笙看过来,楚云怡依然带着面纱,看不清表情,只那一双眸子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而她旁边的唐暮筠嘴角微扬,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一看到他们,楚云笙心里松了一口气。

    至少,唐暮筠和楚云怡想到的是利用她来试探何容,所以两相对比,她觉得此时她回到唐暮筠和楚云怡的身边也比待在何容身边安全的多。

    “殿下,小姐。”

    在看到他们的同时,楚云笙就已经连忙加快了步子,小跑着走到了他们面前,一边对他们行礼,一边不时的掀起眼帘来看向不远处的何容。

    唐暮筠和楚云怡还没有说话,他们身后的绿珠先对楚云笙埋怨道:“你不是说很快就回来嘛,可让我等了这么久都不见人,然后还找了你这么久,最后就连太子殿下和小姐都惊动了。”

    她的语气里全是埋怨和指责。

    楚云笙也知道,她确实是离开了太久,之前她去春晓那里就耽搁了太久,如今又在这里跟何容这么一耗,所以也难怪绿珠会气成这样子。

    但她此时见到唐暮筠和楚云怡的神情,似是对她的离开并没有任何不满,相反,她还从唐暮筠的眸子里看到了一抹若有所思的光芒。

    莫非,唐暮筠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引起何容过多的注意,想要利用她?

    这个想法才在楚云笙的脑子里冒出来,就被她否定了,但是好像除了这个,也没有其他的可能。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唐暮筠和楚云怡,然后低声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在御花园这周围迷了路,又不敢贸然去问那些守卫,所以就在这周围兜兜转转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然后就遇到了”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说完,她的头微微一侧向正款步走过来的何容看过去。

    那意思不言而喻。

    闻言,唐暮筠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然后随意的对楚云笙挥了挥手,示意楚云笙起身,他才对何容道:“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刘大人。”

    他没有直接叫何容为“赵王”,显然在这卫王宫里他到底是有几分顾忌的。

    何容眉梢一扬,回了唐暮筠一抹笑意,然后道:“你我都在参加宴席之列,在这王宫里碰到自然不足为奇,不过碰到她,倒让我有些意外。”

    言外之意,他没有想到唐暮筠竟然会把楚云笙带在身边,要知道此时的楚云笙对于唐暮筠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青楼小婢女,而且这小婢女还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按理说,这样的人都应该被灭口才是,而唐暮筠不但没有杀了她,反而还将她带在了身边。

    唐暮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笑声里满是不在乎,他看了一眼楚云笙,然后他才转过眸子深情的看向身边的楚云怡,然后抬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并道:“是我家夫人对这丫头一见如故,所以便让我留了下来,我想难得能碰上一个这么得我夫人喜欢的丫头,所以自然就留下来了,怎么,刘大人是有什么意见吗?”

    闻言,何容面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得体的笑意,他甚至连眉梢都没有皱一下,只看向唐暮筠道:“原来是这样,原来这位竟然是您的夫人。”

    楚云笙也没有想到唐暮筠竟然会将楚云怡认作夫人。

    如果说这一次他带着楚云怡参加宴席只是逢场作戏,在面对何容的时候也只是演戏的话,那么此时他看向楚云怡的神情又太过炽热深情,让人不相信都难。

    而他接下来的一席话更是印证了这一点,只见他看向楚云怡的眸子,然后旁若无人道:“是的,父皇的册封已经下来,只等着这一次我们回去,她就会是我名正言顺的太子妃,无人可以伤害她。”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唐暮筠抬起头来看向何容,那眸子里隐隐带着深意。

    让人捉摸不透。

    而在知道了楚云怡的身份之后,楚云笙却已经能隐约读出来他这句话里的意思,要知道,何容就是曾经伤害楚云怡最重的人,他不但害得她国破家亡还曾经想要杀了她。

    若是这时候,何容能看到楚云怡面纱下的那一张脸,再听到唐暮筠说这一番话,该会作何感想?

    这边楚云笙心里正这样想着,唐暮筠却突然说出来一句让她大感意外的话,只见他看向何容笑道:“说起来,我这夫人刘大人应该觉得有几分熟悉的。”

    闻言,何容面上划过一丝诧异,露出应有的意外神色。

    而楚云笙却是真的很意外了。

    莫非,唐暮筠要当着何容的面揭开楚云怡的面纱和身份?

    然而,这样一来对赵国和燕国的交好并无半点益处,而唐暮筠和楚云怡明明在私下里算计着赵国和何容,恨不得何容不得好死,又怎么会在这时候自揭身份?

    就是这样一个楚云笙想不通的关节,却在这时候当真的被唐暮筠道了出来。

    只见他转过眸子,看了楚云怡一眼,然后在楚云怡点头之后,唐暮筠抬手揭开了楚云怡面上的面纱。

    在面纱被揭下的一瞬间,楚云笙只觉得四下里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此时天色已经晚了,夜幕降临,御花园四处的宫墙上都点了宫灯,而他们这一处靠近假山,背了一些光线,虽然模糊,却已经能将楚云怡的模样看了个大概。

    而就是这大概的模样,让何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

    楚云笙也循着何容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就是因为此时光线暗淡,再加上楚云怡低着头,她眉宇间的神情以及她的轮廓都神似上一世的她。

    上一世,在陈王宫里所有的皇女中,只有楚云怡的模样更楚云笙最像,如今因为换这光线,从何容的角度看过去,跟当初的楚云笙别无二致。

    也难怪何容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而不等何容开口,他对面站着的唐暮筠先道:“怎么样,刘大人是不是觉得很眼熟?”

    何容动了动嘴角,没有答话。

    唐暮筠继续道:“但凡见过我夫人的人都说,她长得像昔日陈王宫里的那位公主,这一点,相信刘大人应是最熟悉不过的罢?不过啊,我这夫人可比那人命好,她生的是个祸国殃民的命,而我夫人则是福佑我大燕的命格。”

    唐暮筠的这一番话直接挑明了说面前的楚云怡并非是昔日陈王宫里的楚云笙,更不是楚云怡,而只是与她们两人有些相像的另外一个人罢了,而唐暮筠的这一招看似是将楚云怡暴露在了何容的面前,让本来就生性多疑的何容会因此而提防,但却也实在是一记妙招,因为自他出现在何容的视野,按照何容的性子就少不得会派人多留意他,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而那时候,他身边的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必然会引起何容的关注,与其被何容的人调查出来最后引得何容起疑心,倒不如就这样直接当着他的面,大大方方的露出她的真容,这样一来,反倒让何容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楚云怡还是跟楚云怡和楚云笙有着相似面容的女子。

    而何容除了在看到楚云怡的第一眼有些失神之外,他很快便恢复了镇定,然后笑道:“这世上有长相相似的人也不足为奇,毕竟以前在赵王宫里,也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女子跟那人很像。”

    说起这里,楚云笙也才想起,之前在赵王宫里的时候,是有那么一个歌姬几乎跟上一世的她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只是不知道后来那女子的下场如何了。

    楚云笙的思绪飘的有些远了,而这边唐暮筠同何容在笑谈间就已经将楚云怡的容貌的问题抛到了一边,并且两人一路谈笑着,相携往宴席所在的宫殿走去。

    楚云怡跟在他们两人的后面,而楚云笙和绿珠则跟在楚云怡的后面。

    她一路低着头走,依然是那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但目光却不时的抬起来看向前面的何容,如果她有读心术的话,真想读一下此时何容内心所想。

    就这样,楚云笙还怀揣着心事,一路随着他们稀里糊涂的就到了今天晚上宴席的宫殿。

    这时候,卫国的朝臣基本上都已经入席,唐暮筠和何容几个是最后一波。

    他们的席位分别在卫王的左下手第一和第二的位置。

    楚云笙随着他们入席,也跟着绿珠一起站在了楚云怡和唐暮筠的身后。

    尚未开席,大殿内热闹的紧,见到卫国太子,也不时的有人过来打招呼行礼,就在一片喧嚣声中,卫王由静妃陪着自外间走来。

    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大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在所有人行礼之后,卫王才携着静妃往主座上走去。

    在叫所有人起身的声音落下之后,楚云笙才同碧珠一起,随着最后一批起身的婢女一起慢慢的站起了身子,而不等她的身形站定,她蓦地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从对面射了过来,那目光如炬,似是只一眼就能看穿人的心思,楚云笙下意识的抬眸,迎着那一道目光看过去,却发现根本无迹可寻。

    在卫王叫所有人落座之后,四下里的目光都已经集中到了卫王身上,楚云笙想要在满殿的人中搜寻那一道目光显然并不容易。

    在搜寻了一圈未果之后,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楚云笙只得垂下了眸子,跟碧珠一样规矩的站在了楚云怡的身后。

    宴席开始,流程无外乎是卫王说一些客套话欢迎燕国的太子殿下等人,然而让楚云笙意外的是这一次宴席来的不仅仅是燕国来使,赵国来使,就连楚国都派了人来。

    要知道,就在前不久,赵国和卫国的联军才同楚国在边境交战过。

    如此敏感的时候,楚国竟然也会派了使臣来,且不说楚国的决策者是怀着怎样的心思,就是这楚国的使臣若没有一些个胆量,也难登得上这样的场合。

    想到此,在听到太监唱报的时候,楚云笙也跟其他人一样,循着那太监唱报的方向看过去,看向她对面中间偏后的那一方席位,正是楚国使臣的席位。

    在此之前,她没有收到消息说楚国有派来使,天杀的精锐甚至二元也没有将这消息传递给她,怎的会有楚国的使臣突然出现在这里,此时不仅仅是卫国的朝臣们意外,就连楚云笙也意外的很。

    尤其是在看到那一桌的三个陌生的面孔的时候,她更加不解了。

    她对楚国的朝政虽然不熟悉,但在苏景铄的身边待过一段时间,也住了一段时间的太子东宫,对于楚国朝廷上那些稍显重要的大臣也都见过,而显然,这三个人她都是陌生的,不曾见过的。

    楚国既然在派使臣来,就足以见得这一次宴席甚至出使卫国的重要性,然而这么重要的场合,却并没有楚云笙见过的楚国大臣中的任何一个,这就更让楚云笙意外了。

    就在楚云笙抬眸疑惑的看向这三人的时候,之前的那一道目光再度朝她射来,楚云笙抬眸立即迎着那一道目光而去,这才发现在这一席三人的身后还站着两个随从。

    他们都是约莫二十上下的年纪,容貌清俊,单看外表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然而就是这两人中间靠左的那个人让楚云笙一怔。

    因为之前看向她的那一道目光就是来自于那个人。

    此时,楚云笙抬眸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抬眸迎着楚云笙的目光看过来,两人的目光隔着整个宴席,在一片言笑晏晏中悄然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