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再见春晓

    如果当时她能预料到如今的局面,当初可还会那般不遗余力的帮助姑姑保护卫王?

    想到此,楚云笙就觉得有些好笑,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会再给她一次如果的选择,即便是有,她相信,当时的她依然会保护她的至亲,那时候,卫王还是她的小舅舅,是她的亲人。

    “就在这儿坐会儿吧,好在这卫宫里的规矩不多,再加上今天晚上又是卫王设宴,所以应该没有宫里头的那些贵人们出来这御花园赏景,我们也就不用担心会惹什么麻烦了。”

    绿珠一边在开的最盛的紫藤花下的石凳上坐下,一边念叨着,在她转过头来看到楚云笙看着满御花园的景致发呆的时候,她嗤之以鼻道:“怎么,看到这御花园就傻眼了?你是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园子,还没有进过皇宫吧?”

    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自得,也带着几分对楚云笙的轻视。

    毕竟,在她眼里,楚云笙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青楼里的丫头,甚至比起那些卖笑的姑娘们更为卑贱。

    一听到绿珠的声音,楚云笙就立即收回了自己的心神,她尴尬的垂下了眸子,然后点了点头故作怯懦状道:“是啊,我从小长在那里,所见的天地也就只有那一小方天地,并不曾见到过这般大的阵势,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院子,没有见过这么多奇花异草。”

    绿珠似是很满意她的表现,她得意的扬了扬头,对楚云笙招手道“那是你还没有见过比这更大的地方呢,我们燕国的御花园可是比这里更大,比起来,这里的一花一木都算是寒酸的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绿珠才意识到这里是卫国皇宫,要是被卫国的权贵听了去,自己虽然是燕国太子的人,但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讨不得半点好果子吃,所以她连忙警惕的回过了头环顾了四下,在确定了四下无人之后,她才后怕的吐了吐舌头。

    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蓦地蹲下了身子,并神情痛苦的看向楚云怡道:“绿珠姐姐……我肚子疼……”

    闻言,绿珠一怔,她眉峰微蹙不满道:“你这个时候闹什么肚子疼。”

    楚云笙的脸都快皱成了一团,她抱紧了肚子,然后无比痛苦道:“绿珠姐姐,小姐有没有跟你说过,那虫子……会引起闹肚子?或者让肚子疼不舒服的?”

    听到这句话,绿珠恶狠狠的瞪了楚云笙一眼,然后上前一步一把拉起了楚云笙,并警告似得看向楚云笙道:“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这件事情在没有经过小姐允许的情况下,你要是再告诉其他任何人的话,可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场,懂了吗?”

    楚云笙之前只当这丫鬟是个心大的,看到这里,才发觉她还算是警惕性比较高的,尤其是在面对楚云怡的事情上,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碍于楚云怡的权势还是被楚云怡的手段所震慑到。

    但无论哪一种,她都是死心塌地的跟着楚云怡无疑了,所以想要从她这里下手已经不可能,楚云笙便很温顺道:“是的,绿珠姐姐提醒的极是,是我一时间口不择言……”

    看到楚云笙这个态度,绿珠刚刚黑下来的脸色这时候才缓和了过来,她的眸子在划过自己手腕上楚云笙之前送给她的玉镯子的时候,又柔和了不少,这时候再看到楚云笙抱着肚子的痛苦神色,绿珠的语气到底是软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道:“你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有小姐清楚,这时候殿下和小姐都去见卫王了,我也不能做主,所以你只能忍着了。”

    闻言,楚云笙一怔,面上越发痛苦道:“可是绿珠姐姐,我肚子实在疼的厉害,我想要去……”

    说着,楚云笙比了一个上茅厕的手势,然后不等绿珠摇头,她抢先一步道:“我知道这让绿珠姐姐很为难,可是你看现在殿下和小姐这才刚刚进去,而且你也说了,一时半会儿他们应该都不会出来,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去一下,如果绿珠姐姐怕麻烦的话,就在这里等我,我去问那些守卫……至于其他的,你看我现在都这样了,怎么敢再做出背叛小姐的事情来……”

    绿珠本来想都没有想就要拒绝楚云笙的话的,但是后来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再见她的神色,她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小姐的手段你是看到过的,谅你也不敢背叛,去吧,我就给你一刻钟的功夫,若是你没有解决好回来的话,我就告诉小姐。”

    说着,她还警告似的瞪了楚云笙一眼。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在心里才舒了一口气,好在绿珠同意了,否则的话,她就得想其他的办法了。

    心里松了一口气,面上她依然保持着痛苦的神色,不过看向绿珠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感激,再三感谢了她之后,楚云笙就捂着肚子往御花园外跑去。

    在楚云笙抱着肚子一路小跑着消失在了御花园的尽头的时候,已经坐下来的绿珠喃喃道:“我怎么没有听小姐说起来那虫子还有闹肚子的效果?”

    而这时候,楚云笙才转出御花园,就已经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她身子一闪熟门熟路的就越上了御花园的外墙,直接朝最近的守卫最少的一条路往端妃的宫里奔去。

    就在端妃的寝宫的外墙外,楚云笙还没有来得及翻墙进去,就听到有两个小宫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其中一个叹气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端妃娘娘这身子竟然一日不如一日了,往日里陛下还时常过来瞧瞧,现在陛下都已经有半个月的光景没有过来了罢?本来娘娘喜欢清冷,在这宫里头就没有几个说得上话的妃嫔,如今因为失了陛下的宠,就越发没有人来咱们宫里头走动了。”

    另一个也附和道:“可不是嘛,而且还不仅如此,我担心啊,现在因为端妃娘娘平日里的掌管六宫的威慑力还在,各宫都还不敢来欺负咱们,再等些日子,还指不定咱们要被那些宫里头的人给小瞧并欺负了呢。”

    “这宫里头什么时候不是踩低捧高了,我看啊,娘娘若是这身子再不好,再不能重新赢得陛下的宠爱的话,咱么这宫里离冷宫也差不离了。”

    “吁……你小点声,冷宫这些话你也敢说,万一叫人听去了,可不只是挨一顿板子那么简单了。”

    ……

    那两个宫女的谈话声由远及近,最后又渐渐远去,等到再听不到了,楚云笙才从一旁的花丛里探出身子来,然后一跃上了宫墙,翻身进了端妃的寝宫。

    本来她以为按照卫王之前对端妃的宠爱,应该不会为难她的,但是楚云笙却想不到春晓如今竟然过着这般的日子,尤其是在那个宫女说她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就跟着悬了起来。

    因为春晓的身子她很清楚,那一日在公主府见着都是那般的好,不可能这短短一两个月就能病成这样子,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又经历了什么?

    一想到她当初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和姑姑的情景,楚云笙的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她身上的动作也越发的敏捷,在几个起落避开守卫闪身进了主殿之后,虽然是去看春晓,但楚云笙在不确定里面的情况的时候,也不敢贸然就这样进去了,她轻手轻脚的跃上了屋脊,最后选了一处最为隐蔽的地方俯下了身子,并抬手轻轻的揭开了一片琉璃瓦,并透过那缝隙往下看去。

    这殿里除了春晓果然还有外人在。

    而且那人,楚云笙也是认得的。

    之前陪在何月英身边的时候,就曾在赵国的驿馆里见到过,而且就在今天,楚云笙才手刃了她的兄长周候。

    静妃。

    此时,宫里头的宴席就要开始了,她来这里做什么?

    心里揣着疑惑,楚云笙越发伏低了身子,竖起耳朵去听下面的动静。

    只见静妃姿态优雅的坐在一边,不时的掀起眼帘来扫一眼主座上的春晓,春晓的面色确实有几分苍白,但精神倒还好,这让担心不已的楚云笙也稍稍放下了些心。

    “不是我说你,姐姐,你这样跟陛下拗着也不是办法,要知道,莫说这宫里头,就是在这卫国又有谁敢跟陛下说不呢?”

    静妃那涂着寇丹红的指尖在面前的青玉茶盏上细细摩挲着,看向春晓的目光里也带着几分嘲讽,见春晓不说话,她眼里的得意之色更盛,并道:“莫不是姐姐觉得现在陛下的心思都在我这里,怕陛下冷落了姐姐,所以这是在故意跟陛下置气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是姐姐的不对了,这后宫自然是陛下的后宫,我们姐妹雨露均沾一起侍奉陛下,也是我们的本分,陛下喜欢谁,宠爱谁,都是陛下的权利,我们怎么还敢跟陛下置气呢!”

    楚云笙在房顶上默默地听着,虽然不知道在这之前她们说了什么,但见静妃这一口一个陛下的看似在劝着春晓,实则语气里却带着讽刺和炫耀,让人听了实在是很不舒服。

    只见春晓默默的听了,等着静妃说完之后,她才道:“难得静妃妹妹这般为我着想,这里面的轻重我自然是知道的,就不劳烦静妃妹妹操心了,今日陛下既然在宫里设宴,妹妹作为陛下如今最宠爱的妃子,理应多为陛下照应一下宴席,妹妹在百忙之中还抽空来我这宫里头,已经让我很记得妹妹的这份情谊了,所以也就不敢耽搁妹妹宝贵时间不留妹妹了。”

    说着静妃动了动身子,作势要站起来送客。

    见状,静妃面上划过一丝不悦,她咬了咬唇瓣,才将面上的怒气给压了下去,然后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再抬头看向春晓的时候,面上已经带上了几分笑意,她一边在宫女的搀扶下起身,一边道:“我可都是为了姐姐好,这衣服还是我为姐姐参加今日的宴席特地命人赶制的呢,现在陛下也不常来这里,姐姐这除了我,想来也不会有别人来了罢?只有我这个知冷知热的人还感念着姐姐当初对我的好,所以这般体贴姐姐,姐姐可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我这般好意才是。”

    说着,不等春晓答话,她已经站起了身子,并且转身往外走去。

    等到静妃一行人才离开宫殿,春晓就抬手招来了一旁伺候的宫女道:“把静妃送过来的衣服都收下去,另外再派人回禀陛下就说我身子不适,不能参加宴席,你们其余人都退下吧,本宫想一个人静静。”

    闻言,那些伺候在一旁的宫女太监自然也不敢有任何异议,连忙起身告退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退了下去,春晓才站起身子,抬眸对楚云笙潜伏的方向看过去道:“下来吧。”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一怔,她倒是没有料到春晓竟然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存在,不过一细想,她也就不意外了,因为是在春晓这里,所以她刚刚也没有像在别处那般小心谨慎,估摸着是在掀开那琉璃瓦的时候弄出了动静让她听到了,本来自幼由姑姑一手调教的春晓的身手也不弱。

    在等着所有的宫人都已经撤远了,楚云笙这才翻身从窗户外跃了进去,待她在大殿的屏风面前站定,春晓的眸子也跟着淡淡的扫了过来。

    “不知阁下在梁上潜伏是有何事?”

    春晓的声音也是淡淡的,不带一点情绪起伏,然而周身上下却已经不自觉的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仪。

    这时候楚云笙还带着面具,春晓自然认不得她。

    楚云笙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前一步,用她本来的音色道:“春晓,是我。”

    她一开口,春晓就是一怔,旋即在听到她这简短的几个字之后,春晓全然没有了刚刚的姿态,她身子一动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楚云笙面前,面上还带着激动的看向楚云笙道:“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