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下蛊

    说着,楚云怡的眸子轻飘飘的落在了楚云笙的身上,那眸子里的阴冷和残忍让楚云笙觉得比这蛊虫更让人作呕。

    这时候,一旁的绿珠也十分狗腿的配合着楚云怡道:“一旦我们小姐催动这蛊虫,你就会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另外,如果你离开了小姐给你规定的范围之内,这蛊虫就在你体内活不了,而同样的,你也活不了,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死状惨烈。”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面色已经开始发白了。

    而这一次不同于之前面上紧张私下里却镇定自作,这一次,私下里她也同样惊诧不已。

    这种她曾经只在锁妖塔的藏书楼里看到过的已经失传了的蛊虫,却没有想到会被楚云怡学了去。

    据说,炼制这种蛊虫极其的耗损珍贵稀有的药材,这是其次,这蛊虫从孵化之后就一直要靠着吸食人肝脏上的血活下去,如今看到楚云怡手中的这条长到的这般模样,不用想,为此她也没少祸害了别人的性命。

    而且这种蛊虫颜色由浅入深,分别有几个层次,初级的幼虫就像如今楚云怡手中的这样,控制没有轻功和内力的普通人绰绰有余,最厉害的是那种已经五彩斑斓的成虫,据说那样的蛊虫即便是绝顶高手在被它吸食了之后,也会油尽灯枯而死。

    这等歹毒的手段竟然被楚云怡学了去。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里的寒意更甚。

    而一旁的楚云怡抬手用夹子夹起了那黏糊糊的蛊虫,旁边的绿珠十分配合的立即上前点住了楚云笙的穴道并拽过了楚云笙的手腕,然后又十分利落的拔掉自己头上的发簪将楚云笙的手腕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在楚云笙手腕上的口子才冒出鲜血的那一刹那,刚刚还被楚云怡夹住的那懒洋洋的一动都不动的蛊虫在闻到了血腥气之后立即就蠕动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兴奋。

    然后,就见到楚云怡抬手将它放在了楚云笙还在流血的手腕上。

    见状,楚云笙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强忍住恶心,看着那蛊虫在将自己手腕上的血都吸食干净之后,就随着那道口子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肌肤里。

    霎时间,她只觉得钻心的疼从这口子开始迅速的蔓延至整条胳膊。

    看着她被点了穴道,但眸子里却清晰的痛苦的神色,一旁的楚云怡冷笑道:“可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怎的给我的感觉那么像那个人呢,说来也是你的造化,能用上我这般珍贵的蛊虫,要知道,这蛊虫我才养了几只,第一条可是送给了你们卫国的大将军王程,你能同他享受同样的待遇,也是你的造化跟福气了。”

    说到这里,楚云怡的嘴角的笑意越发残忍,然后她慵懒的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对一旁的绿珠道:“带下去给她收拾打扮成你一样的,按照太子殿下吩咐的,当是我的婢女带着,她有什么不懂的,你在一旁多叮嘱一些,可别叫她失了礼数乱了分寸。”

    说着,她就转身进了里间,再不看这边一眼。

    等到她转身离开,这边绿珠也抬手解开了楚云笙的穴道。

    这时候,被解开穴道的楚云笙疼的双膝发软险些跌坐在了地上,一旁的绿珠眼疾手快的一把捞住了她,并不耐烦道:“我家小姐都说了,刚开始是有些不痛楚,不过一会儿就好了,你一个下人丫头,哪儿来的这么娇气,还没要你命不是,你要是不老老实实的听小姐的话,只怕这命都没有了。”

    说着,她将楚云笙的双手反剪在了背后,直接不由分说的拽住了她的手腕就将她往外拖拽,这一次又将她带去了之前关她的那个房间。

    这一次同样的,在将楚云笙推了进去之后,她又一次落了锁。

    等到确定房门被锁上,刚刚神情痛苦的蜷缩成一团的楚云笙立即直起了身子,她抬手利落的解开了自己之前封住了功夫的几处穴道,然后趁着那丫头没来之前,趁着那蛊虫才爬到自己的手肘的位置,她立即凝神运起了内力,直接就将那蛊虫从手肘的位置逼到了手腕上,将它逼了出来。

    在看着那一条已经被自己的内力震死了,躺在地上的蛊虫,楚云笙心底里的寒意却并没有半分的减少。

    楚云怡给她用的这一条是白色的,也就是最轻的幼虫,这样蛊虫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但对付内力深厚的人来说是多此一举的,因为内力深厚的人就像她这样,可以十分轻松的就将它逼出来,而她今天庆幸的是完美的掩藏好了自己的身手,骗过了楚云怡和绿珠。

    所以,才让她们大意了,这才用了这种白色的蛊虫。

    若是她们知道她有功夫傍身,而直接用上了那种五彩斑斓的成虫的话,只怕是她内功再深厚也难以吃得消。

    而这时候,等到楚云笙成功的逼出了蛊虫之后,才来得及思考刚刚让她心寒的另外一个问题。

    刚刚楚云怡最后说的话“可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怎的给我的感觉那么像那个人呢,说来也是你的造化,能用上我这般珍贵的蛊虫,要知道,这蛊虫我才养了几只,第一条可是送给了你们卫国的大将军王程,你能同他享受同样的待遇,也是你的造化跟福气了。”

    也就是说,她对王程王将军用了蛊虫。

    而楚云笙虽然没有同王程交手过,但也曾听到过他的身手,他的功夫不弱的,所以毫无疑问,楚云怡要用蛊虫谋害他的话,必然是用的五彩斑斓的成虫!

    想到此,楚云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她之前怎么也想不通王程的病状,也难怪所有的御医想破了脑袋也查不出问题的所在,原来是这蛊虫在捣鬼!

    但是,即便是此时她知道了原因,却也无能为力,因为她也只是在古书上看到了对于这蛊虫的厉害的记载,却并不知道该如何解这蛊虫,而且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这蛊虫除非侵入人身体初期就在体内死了,否则的话,无药可救,无方可医。

    而如今,王程抱病在床已经过去这些时日,显然已经过了初期唯一能救治的时候。

    就如楚云怡所说,如果她想要折磨王程的话,只需要催动这蛊虫,就可以让他生不如死,因为只有她这个养蛊的人才可以驱动这蛊虫,而且更加可怕的是一旦楚云怡离开王程所在的安全范围之外,这蛊虫就会死,而同时,它的宿主王程也会被它毒害死……

    想到此,楚云笙对楚云怡的憎恨又多了两分。

    这时候,外面的锁又响了,是绿珠折返回来了,这一次她抱来了一套跟她身上一模一样的服侍,还在门口的时候,她就远远的将那些东西对着楚云笙扔了过来,并嫌弃道:“快抓紧时间换上,可别让小姐和殿下久等了。”

    说着,她就直接转过了身子倚在了门板上。

    见状,楚云笙也不敢耽搁,她此时也来不及思考王程将军的蛊虫的问题该怎么解决,现在的她能想到的唯一的能帮到王程将军以及弄清楚赵国燕国阴谋的办法就是跟紧楚云怡和唐暮筠。

    所以,楚云笙来不及多想,在捡起了衣服之后就手脚麻利的给自己换上了。

    换好之后,她这才走到绿珠面前,并讨好似的道:“我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好的,或者是错了的,还请绿珠姐姐多多提点。”

    说着,她就摸出了一个玉镯子递给了绿珠。

    她平时不喜欢戴首饰,这玉镯子还是之前得闲的时候素云去给她挑的首饰。

    一看到她递过来的玉镯子,绿珠的眼睛都亮了,她自然是认得这是上等的货色,看到楚云笙这般讨好的目光,她的眸子里带着笑意,手上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将那镯子接了过来,然后戴到了自己手上,并道:“这个,也好说,至少现在看样子,你我都在小姐身边做事,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提点你的,走吧。”

    在接了玉镯子之后,绿珠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再不似之前那般不留情面。

    这一次,她也没有直接拽着楚云笙的手臂,而是跟在了她的边上,同她一起转出了这院子。

    虽然她之前说着是不让小姐和太子殿下久等了,实际上等到楚云笙和绿珠到了门口的时候,楚云怡和唐暮筠都还没有来。

    在她们在门口站了将近一刻钟,才看到穿着一袭碧绿色云裳的楚云怡面上带着面纱小鸟依人般的靠在唐暮筠的怀里,两个人相携着从燕国的驿馆里走了出来。

    即便是此时不看楚云怡的相貌,两人此时的打扮以及周身的气质也让人觉得是一对十分相配的璧人,看的大街上过路的行人纷纷驻足回眸打量并小声的讨论着,他们的眸子里有艳慕,有惊叹。

    然而,看在楚云笙的眼里,只觉得这两个人是心毒毒到一对儿去了,也确实是绝配。

    在楚云怡由唐暮筠搀扶着上了马车之后,楚云笙也跟着绿珠坐到了马车边上,然后就这样被载着一路向东而去。

    起初楚云笙还不知道他们此去的目的,只知道是去见何容,参见有何容的宴席,但到了后面,看着越发熟悉的和宽敞热闹的街道,楚云笙的心里的不安也越发浓烈了起来。

    果然,在马车最后停在了皇宫的正德门口的时候,楚云笙的担忧也终于成了现实。

    这一场宴席是卫王设的,为燕国太子而设,只不过这一次参加宴席的何容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出席,却又是另外一个疑惑了。

    应是宫里头已经提前吩咐了下来,即便是正德门口已经排起了参加这次宴席的长长的卫国朝臣们的车队,但在看到燕国太子的车撵的时候,所有的车驾都自觉的避让了开来。

    卫宫里的规矩,除了帝王之外,所有的车撵都应止步于正德门前,今日也已经为燕国的太子开出了例外,在正德门守将检查过了燕太子的腰牌和帖子之后,二话没说就给放了行,于是楚云笙一行就继续坐着车撵从正德门进去,一路到了这一次宴席的地点,景阳宫。

    天色已经不早,这时候皇宫里四下已经在开始掌灯,引路的太监将将带着他们道了景阳宫外,还不等唐暮筠和楚云怡从马车上下来,就看到有宣旨的太监过来传话,说卫王在御书房等着燕国太子了。

    这时候,唐暮筠和楚云怡才从马车上下来,两人并肩走在前面,由那太监引着路一路向御书房方向走去,楚云笙和绿珠也都垂首跟在了后面。

    从景阳宫到御书房并不远,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就到了,不过楚云笙和绿珠却被守卫拦了下来,唐暮筠只挽着楚云怡的手对绿珠使了一个眼色便跟着那引路的太监去了。

    等到他们踏上了上御书房的高高的石阶,绿珠这才转过来对楚云笙道:“估摸着殿下这进去还得有一会儿呢,我们先去御花园悄悄找个地方坐坐等着吧,也好过在这里站着腿麻。”

    这样一来,自然更合了楚云笙的心思,她正想要找个机会从他们几个人眼皮子底下溜出去转转,虽然如今卫国的危机她看在眼里,却并不想对卫王施以援手或者告诉他,但是这宫里头有一个人她还是放不下的,春晓。

    自从上一次在公主府见了之后,听说她被卫王幽禁在了自己宫里头,后来便再没有了她的音讯,楚云笙还是有些担忧,想要亲自去看看她,顺便也想将现在卫国所处的局势告诉她,大雨将至,该如何自保,这也得要她自己好好谋划。

    见楚云笙点头,绿珠便携着她往前面不远处,她们刚刚过来的御花园走去。

    虽然彼时正值秋天,但御花园里开的正盛的奇花异草却依然不少,满园芳菲。

    再一次走到这里,楚云笙感慨连连,上一次踏入这里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却不曾想到,这才没隔开多久卫国的皇宫内外竟然已经换了一个天地,而自己也已经换了另外一重身份再站在这里,物是人非事事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