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蛊虫

    “我家小姐要见你。”

    她的语气冷冷的,算是对楚云笙带着的疑惑询问的目光的回答。

    楚云笙故作担忧状,一边紧跟着她的步子,好让自己的手腕不至于被拖拽的那么痛,一边故作怯懦道:“不知道你们家小姐是何等身份,我怕我这样的奴婢说错了话会有辱了小姐的尊贵,等一下我该怎么说才好呢?”

    闻言,那丫鬟又用鼻子冷哼了一声,然后扬了扬脖子,对楚云笙的话似是感到很受用,她颇为得意道:“这是自然,你这等人,平日里哪里配得上跟我们小姐搭上话,我们小姐可是堂堂相爷的亲妹妹,是连陛下都捧着手心里护着的人物,这燕国,除了我们的公主殿下,也就是小姐最得陛下的欢喜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差一点没忍住想翻一个白眼。

    她自然知道这小姐就是楚云怡不会有错,不过她好奇的是现在楚云怡的身份,所以这才试探性的开口问问这丫鬟,却没有想到不知道是这丫鬟不经夸还是楚云怡现在也没有打算瞒着自己的这一重身份,就这样问出来了。

    堂堂相爷的亲妹妹。

    而那燕国的相爷,指的自然不会是别人,而是此时远在辽国的妖孽美男玉沉渊。

    若是换做是以前,楚云笙不了解玉沉渊和阿呆兄并且在没有看到楚云怡之前,她也许都要信以为真了,但现在,这身份对于她来说就太假了。

    玉沉渊和阿呆兄就不可能有亲妹妹。

    然而,为什么楚云怡会捏造这样一个身份并且还获得了燕王的欢心,这里面的门道,楚云笙只略微一想便有了猜测。

    依照之前她看到的唐暮筠对楚云怡那般疼爱的样子,这身份多半就是唐暮筠为她捏造的,而这身份为何得到了燕王的认可,楚云笙猜测很可能是因为在上一次燕王同辽王串通设局谋害玉沉渊之后,在燕王看来,去了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的辽国的玉沉渊已经是必死无疑,所以他才会那般堂而皇之的揽过了燕国的大权,而同时,玉沉渊在燕国的旧部仍在,当初玉沉渊能凭借着一人之力在燕国呼风唤雨,想来不仅仅是他的手腕了得,同时也还要得益于他培植的那些部下,燕王想要彻底的亲政揽住燕国的大权,即便是玉沉渊不在,这些玉沉渊的旧部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如果这个时候一个自称玉沉渊的亲妹妹的女子出现,即便是不能让玉沉渊所有的旧部信服,至少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这样一来就给燕王争取了时间,只要有了时间,他的筹谋都不算是问题。所以,即便是唐暮筠捏造了玉沉渊妹妹的身份,燕王也会利用这一点,顺水推舟。

    只不过一个身份,就已经暴露了各方的算盘。

    而最有可能捏造并盘算了这身份的人,唐暮筠,他的心思又该是何等的深沉!

    楚云笙暗叹。

    表面上,楚云笙却不得不做出胆小谨慎的样子,这模样看在那丫鬟的眼里,也就越发放松了她对她的警惕和戒备。

    在转过了两个回廊之后,那丫鬟再一次将她带到了之前的那个院子里,等到她们才走到房间外的时候就已经能听到唐暮筠和楚云怡的声音了。

    “阿婉,你真的决定要一起去?”

    唐暮筠的声音响起,不同于白日里与何容交流的时候流露出来的慵懒,此时的唐暮筠的声音里隐隐透露着担忧。

    “阿筠,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过去的事情,我已经学着放下,再见到他,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而且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想来他也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份,即便是怀疑到了,如今我已经是你的人,并且还是玉相的亲妹妹,看在燕国的这一层关系以及你的情面上,想来,明面上他也不敢对我做什么,至于私底下,我相信你会保护好我的,所以,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楚云怡的声音甜甜的,带着一股撒娇的味道。

    门外楚云笙和那丫鬟才听到这里就已经转到了门口。

    楚云笙再一次被那丫鬟毫不客气的一把推了进去,不过这一次的力道显然没有之前的大,楚云笙也只是打了一个趔趄,并没有摔倒。

    待楚云笙磕磕绊绊的踏进门槛,就感受到两道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唐暮筠的那一道若有似无,既看不出杀意,也看不出半点怜悯或者其他的情绪。

    而楚云怡那一道目光就凌厉的多了,而且还透露着一股子阴冷。

    楚云笙在站稳了身子抬眸的瞬间,正巧对上她的眸子,彼时她的眸子里泛着一股阴冷和诡谲的光芒,让楚云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着什么。

    “就我看这丫头普通的很,很难跟何容扯上什么关系,阿筠你会不会是看错了,或者想多了?”

    楚云怡的话虽然是对着唐暮筠所的,然而目光却始终是牢牢地锁定在楚云笙的身上。

    而楚云笙被她的目光这样看着,也不敢直接与之对视,她也担心暴露了自己,所以只一眼,她便垂眸,主动错开了同楚云怡的对视。

    然而,她只这一眼,就让楚云怡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疑惑。

    下一瞬,只听她“咦”了一下,然后道:“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

    闻言,楚云笙心里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打着什么盘算,但却也不得不抬起头来,另外还得要提防着自己的眼神,尽量的不泄露了半点自己本来的模样。

    “是不是想多了,试试不就知道了。”唐暮筠抬手打了一个呵欠,然后伸了一个懒腰并顺势将一旁的楚云怡揽进了怀里并继续道:“横竖先留着这丫头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坏处,等下宴席,你就把她和绿珠都带着,当做你随身的婢女,到时候再看看何容的反应就是了。”

    唐暮筠的一番话又透露了不少信息。

    然而,楚云笙都来不及整理,因为此时楚云怡正定定的看着她。

    虽然她自信自己这般模样就连何容都看不出来,楚云怡也一定看不穿她的身份。然而却还是见到楚云怡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诧异道:“你还别说,她抬眸间的神色,倒有几分像一个人。”

    闻言,楚云笙心里一咯噔。然而,面上却依然镇定自若,没有表露出丝毫的破绽,即便此时心里已经惊诧不已,没有想到楚云怡竟然想到了她,但她听此时楚云怡的语气,似是并未真的认出她来,只是觉得她抬眸间的神色像,所以,楚云笙也只是起初有些诧异,但到底还是放下了担心,她此时心里盘算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刚刚唐暮筠所说的宴席。

    是什么宴席?

    难道唐暮筠要带着楚云怡以及她去参加有何容在的宴席?

    可是,他们今天中午才见过的,他们这等人物,想来在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是不会轻易的碰面的,尤其是何容,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落脚点。

    这边楚云笙心里顾虑重重,那边唐暮筠却已经上前了一步,逼近了楚云笙些许,认真的再度打量起楚云笙,然后有些不解的回头道:“莫非你也看出来她像谁了?今日何容就是说看到她让他想起了一位故人,所以我便想着这女子的身上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能让何容流露出那样的神情,但是我左看右看,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阿婉你发现了什么?她到底像谁”

    唐暮筠的话音才落,楚云怡的嘴角就已经浮现出了一抹带着嘲讽的苦涩笑意,她冷哼一声,然后道:“像那个害的我颠沛流离的人。”

    短短一句话,却似是已经用尽了她的力气,而且这几个字她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刻骨森然的恨意。

    让人丝毫都不怀疑若是此时她知道眼前的女子就是楚云笙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将楚云笙千刀万剐。

    那样刻骨的恨意,也让楚云笙为之一怔。

    想到楚云怡对自己的恨,她的心底里也忍不住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然而面上却还是不得不迎着楚云怡那仿佛要杀了人的目光看下去。

    一旁的唐暮筠也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楚云怡的情绪,他从楚云笙身上收回了目光,并转过了身子抬手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楚云怡并道:“好了好了,都过去了,现在有我保护你,任何人都不能够再伤你半分,至于那个害的你如此惨的人,我也发誓,一定会让她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唐暮筠的誓言掷地有声,让人听了只觉得感动和触动。

    然而,楚云笙的耳里,却觉得更加的讽刺。

    十倍百倍的代价。

    却殊不知,这一切都跟她并没有直接关系,她也是陈国亡国的受害者,是楚云怡一心要将对这世上所有的恨都转嫁到她的身上,却如今,自己成了人家口里那十恶不赦要十倍百倍奉还的人。

    彼时,她的心里除了讽刺,也再没有半点旁的情绪,毕竟她对楚云怡的那零星半点情分,也早已经在她曾经那般蔑视她的眸子中消失殆尽了,更匡仑这一世她们之间的恩怨。

    对面的两个人显然不知道楚云笙此时心中所想。

    听到唐暮筠的誓言,楚云怡迅速的流下了两行动容的泪珠子,她依势靠在了唐暮筠的肩头,并撒娇道:“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说着,她还踮起了脚尖,在唐暮筠的下巴上轻轻的磕上了一吻,然后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去收拾一下,然后在门口等我,我这里收拾好了就来。”

    闻言,唐暮筠点了点头,然后又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一笑,这才转身离开。

    等到唐暮筠的身子才消失在了院子的尽头,楚云怡面上的笑意顷刻间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

    她就这样,冷冷的看着楚云笙,然后用同样冷冰冰的语气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并要带着你去宴席吗?”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像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一样,满脸的不知所措和慌乱。

    楚云怡将楚云笙的表情和反应都看在眼里,然后她的眼底里浮现出了一层笑意,只是那笑意中透露着阴冷,然后她道:“虽然你身上从哪里看都不像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所以我也就顺着殿下的话要带着你去宴席,让那赵王看看。”

    说着,楚云怡转过眸子,对门外道:“绿珠。”

    声音才落,之前推着楚云笙进来的那个神情倨傲的丫鬟连忙从外面小跑着走了进来,并给楚云怡递过来一个锦盒。

    楚云怡抬手小心的接过了那锦盒,却并不急着打开,而是看向楚云笙道:“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鬼知道这里装的是什么!

    楚云笙忍不住想要翻白眼,然而却不得不忍了,然后一脸无辜和惶恐不安的看向楚云怡。

    楚云怡似是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她抬手打开了那锦盒,然后将那盒子里的东西凑到了楚云笙的面前。

    待看清楚那里面的东西的时候,楚云笙差点反胃的将今天早上的东西都吐出来。

    因为那里面装着一条浑身上下黏糊糊的白色蛊虫,它被一团碧色的东西包裹着,不时的在里面蠕动。

    看到楚云笙流露出自己意料之中的惶恐和不安,楚云怡才道:“今日既然要带着你参加宴席,自然要提防你跑路或者横生枝节,所以……”

    说着,楚云怡另外一只手接过了那个叫绿珠的丫鬟递过来的夹子,一边将那黏糊糊的白色蛊虫在锦盒中拨弄着,一边道:“所以,我就只好试试这虫子的效果了,不过你不要怕,这不会痛的,对于你们这种没功夫的普通人,这虫子也只有在刚进入体内的时候会痛,等到它进去了之后,你就不会感觉到它的存在了,除非是蛊毒发作,至于什么时候是蛊毒发作,这就要看你听不听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