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狠辣

    一时间,柳儿觉得人生有些凄凉,今天的事情也有些讽刺。

    而说完这一番话之后的唐暮筠抬手温柔的捋了捋面前女子的头发,然后含笑的摘下了她的面纱,并道:“外面风光这般好,你不应该只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多出去走走,这般的花容月貌,也不要总是带着面纱,只怕是老天爷都要嫉妒了。”

    说着话的时候,他已经抬手摘下了她面上的面纱。

    随着那面纱被摘下来,他们两个人对面垂首站着的楚云笙也不动声色的抬起了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过来,在看到那一张熟悉到惊心的面容的时候,虽然之前她已经猜到了,但仍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楚云怡。

    昔日陈王,也就是她那所谓的父皇最宠爱的公主,楚云廷一母同胞的妹妹,是所有的陈国皇女中跟她长的最像的女子,自陈国国破之后,她和楚云廷就隐没在了乱世之中,后来楚云笙以秦云锦的身份重生,也是在暗市的时候恰巧遇到了她,而且她还落到了他们手上,那时候,他们逼迫她交出秦令,不仅如此,那一次在赵国的琳琅山,他们也是不惜一切的代价要杀了何容并且夺取秦令,在楚云笙被那云大人控制带走之前,楚云笙看到他们最终拿了秦令走了,只是不知道后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秦令辗转还是落到了何容手上,而他们两个也成为了何容的阶下囚。

    她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

    而这里,是燕国的驿馆,此时跟她站在一起,对她万般宠溺的是如今燕国的太子。

    他们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怎么会混到了一起,这已经不是楚云笙最关心的。

    她疑惑的是上一次见到楚云怡的时候,分明是在赵军的大营,那时候,楚云怡,楚云廷轮为了何容的阶下囚,按照何容的性子,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而此时,她却好好的站在这里,这中间都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楚云怡虽然站在这里,但楚云笙觉得她跟之前不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了,她也说不上来。

    虽然她跟她的前世有着相似的容貌,虽然她曾经身上也流着跟她一样的血脉,但是楚云怡却是从来都没有将她当过亲人,以前陈国还在的时候,她就是楚云怡眼底里鄙夷唾弃的妖女,是因为有着跟她相似的容貌而被她唾弃和厌恶的存在,后来陈国亡了,这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公主从云端跌落如泥泞,竟然把所有的不堪和痛苦都归结到她的身上,将她当成是一切仇恨的源泉,甚至不惜利用她的名头在暗市里轻贱自己。

    所以,对于她,楚云笙也并无半点应有的姐妹之情,楚云怡对于她来说,连陌生人都算不上。

    楚云笙心底里因为看到了楚云怡的容貌而掀起了不小的涟漪,但面上却还是沉稳的很,不曾泄露了半分自己的情绪。

    “阿筠。”

    对面的楚云怡此时也没有注意到对面柳儿和楚云笙的表情变化,她转过眸子来看向燕国太子,抬手就勾住了唐暮筠的脖颈,然后将头靠在了唐暮筠的胸口,语气里带着几分哽咽和动容道:“这世上也只有你一个人能这般真心待我。”

    说着,她的眼睛就泛起了泪光。

    看的唐暮筠一怔,连忙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无比温柔道:“你答应过我要开开心心的生活的,可不能再哭了。”

    说着,他两只手放在了楚云怡的肩头,将楚云怡从他的怀里拉了起来,然后郑重且深情的看向楚云怡道:“你放心,此生你有我一人足矣,我答应你的事情也一定会为你办到,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闻言,楚云怡眸子里的泪光越发熠熠,她点了点头,就在她点头的时候,那泪珠子就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

    让一旁的唐暮筠不由得眉头一皱,然后连忙抬手小心翼翼的替她擦去泪水,然后才道:“我还有些正事要去办,处理完了在过来陪你,可不要再哭了。”

    说着,见楚云怡抽了抽鼻子,勉强止住了泪水不再哭了,唐暮筠这才松开了她的肩膀,然后转过身子就要朝外走去,只是他的步子才迈到门槛,似是又想起什么似得,然后就是一怔,并转过了身子,对楚云怡道:“这个丫头你且务必留着,先派人将她关起来,等我再派人去调查一番。”

    闻言,楚云怡对他点了点头,见状,他这才转过身子大步离开。

    等到唐暮筠的身子消失在了院子的尽头,楚云怡面上的辛酸和委屈等一系列我见犹怜的表情也一点一点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横亘万里的冰冷和淡漠。

    “殿下说你琴艺不错?”

    她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柳儿,哪里还有半点在唐暮筠面前的温婉可人,此时的她的声音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虽然音色清脆,然而音调却并无半点起伏,只让人觉得冷意刺骨。

    柳儿从唐暮筠同楚云怡的谈话中已经知道此时自己的命运是掌握在面前的女子手中,自然不敢马虎大意,当即垂眸道:“奴家自幼就学琴,平生除了弹琴也没有别的会的了,但琴艺也只能算是基本功扎实。”

    她已经能听出来面前女子在提起燕国太子殿下的时候语气里的不满,所以她知道,在这女子面前,得到燕国太子的赏识对于时的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哦?听说殿下今日里同何容的密会是在青楼,这么说,你是从青楼里出来的?”

    楚云怡的眸子冷冷的淡淡的锁在柳儿的身上。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柳儿。

    此时就连楚云笙也看不出楚云怡心中所想,但直觉告诉她,楚云怡很不喜欢柳儿,甚至还带着一股子厌恶。

    而这一股厌恶到底是因为燕国太子唐暮筠的赏识,还是因为柳儿出身青楼,楚云笙也不清楚,她此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站在一旁,同柳儿站在一起,等着楚云怡对柳儿的盘问以及最后的审判。

    而此时,楚云怡又上前了一步,几乎跟柳儿面贴着面,她的手轻轻扬起,然后不似对待楚云笙那般粗鲁,缓缓的扯下了柳儿面纱,然后她将那面纱搁在了柳儿的肩头,隔着那面纱将自己的手也搭在了柳儿的肩上。

    听到楚云怡的话,再看楚云怡的动作,柳儿身子一怔,她显然也已经感受到了楚云怡的不喜,而且此时她的生死就拿捏在楚云怡的手上,如果楚云怡不喜欢她的话,那么她的下场可想而知,所以,她来不及多想,连忙对楚云怡服了服身子,辩解道:“姑娘放心,奴家虽然出身青楼,但是身子还是清白的,奴家这些年来在楼里只卖艺不卖身,所以……”

    所以,奴家站在这里不会玷污了姑娘的视听。

    这句话才梗在喉头,柳儿的身子就是一怔,然后她的瞳孔蓦地放大,面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而身子却已经逐渐僵硬了起来,最后直接仰头倒了下去。

    在看到她身子一怔的时候,楚云笙的心里就是一愣,暗叫不好。

    然而,此时等她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柳儿的身子已经直挺挺的向后栽倒了下去,她还保持着垂首向楚云怡说话的姿势。

    而她刚刚要讨好的对象,楚云怡这才淡淡的抽回还在半空中的手,楚云笙这才看到她的两指间夹着一个闪烁着寒芒的针,那针尖还带着暗红色血珠子,一看就是涂了毒。

    原来,就在她同柳儿说话,摘下柳儿的面纱的时候,就已经起了杀心,而那时候,楚云笙和柳儿都还没有察觉,她看似温柔的从容的摘下柳儿面纱并嫌弃似得将那面纱盖在柳儿肩头,其实是为了掩盖她两指间藏着的毒针,她的手隔着面纱搁置在柳儿肩头的一瞬间,杀招就已经落下,那见血封喉的毒就已经刺入了柳儿的体内。

    不过短短的一瞬间,楚云笙即便是参破了楚云怡的杀招,即便是此时她站的离柳儿这般的近,却已经无力回天。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柳儿身中杀招,然后在一片惊恐和不知所措的眸光下咽了气。

    至死,她应该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怎样的女子,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看到这一幕的楚云笙是真的被惊到了。

    楚云怡跟她不一样,为了能活下去,这一世的她手刃了不少生命,为了能在一次次围杀中保命,死在她手中的生命不知几凡,而且,她不仅有着上一世的内功心法修炼心得,这一世的身子的主人秦云锦更是一个自幼就修炼武术并上阵杀敌的奇女子。

    而楚云怡不一样的是,她从生下来就是含着金钥匙长大,过着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她的双手天生就是被细心呵护着的,是无比娇贵着的,她既不会拿刀,更没有杀人的力气。

    即便是曾经她怨恨自己,即便是她心里扭曲,但是楚云笙也知道她不过是一个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更没有用的瘦弱女子。

    是什么时候起,那样一个没有半点能力杀人的女子会变得如此的狠辣和果决?

    她的出手楚云笙都没有能事先感知到。

    这才是最让楚云笙震惊的。

    这时候的楚云笙的内心是五味陈杂的。

    她既为楚云怡的出手感觉到震惊,也为柳儿的死感到遗憾。

    虽然,如果没有她今日的搅合,柳儿依然会被带到那个房间,然后被迫听到唐暮筠同何容的谈话,然后不是被灭口就是被楚云怡杀掉。

    虽然,这柳儿的死跟她今日的出现并无直接联系,但是因为自己也参与到了这件事情中,楚云笙就不能对着之前还鲜活的生命一下子就没了而无动于衷。

    就在之前,这女子还瑟瑟发抖的看着她,答应她不会说出她们之间的秘密,就在踏进这院子之前,她还抱着两个人同在一条船上有个照应,能有一线生机的愿望。

    不过在转眼间,她的身子就已经开始泛起了冷意,那一双明艳动人的眸子却再也不会发光了。

    楚云笙不是不惋惜的。

    楚云怡在轻描淡写的杀了柳儿之后,然后叹了一口气,随手就抛掉了刚刚杀死柳儿毒针,然后对着地上柳儿那已经逐渐冰冷的尸体喃喃道:“你什么身份,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人,身子清白又如何,站在这里就已经让我觉得恶心了。”

    话音才落,她就蓦地抬起了头来,两道眸光犹如冰刃一样向楚云笙射了过来。

    在讲楚云笙应该表现的惊恐和不安神情看在了眼里之后,楚云怡眉眼一挑,上前一步,看向楚云笙道:“我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你这双眼睛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既然殿下说了,先留下你一条命,若是真的对那人有用的话,倒还是可以,如果没有利用价值的话,那么,你就去陪你这主子吧。”

    说着,不等楚云笙做出反应,她抬手招来了在门外候着的那个小婢女,然后道:“带去偏房,派人好生看管着。”

    闻言,那小婢女服了服身子,然后上前一步,面上带着嫌弃的一把攥着了楚云笙的手臂,就连拖带拽的将楚云笙往外拖去。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楚云笙心里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在被那小侍女拖拽着走出房间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再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柳儿的尸体。

    然后才转过了身子,有些愣愣的跟着那小婢女往外走去。

    一边走,她心里一边在想。

    今日,她是否应该感谢当时何容多看的她那一眼?

    只是因为何容多留意的那一眼,就让唐暮筠注意到了,并且认为有可利用的价值,这才带了她回来,否则的话,她即便是当时没有在那青楼里被唐暮筠灭口,带回这里,只怕也会被楚云怡杀死。

    而无论是当时在青楼里面对唐暮筠的高手暗卫,还是面对楚云怡以及这院子里无处不在的气场强大的隐藏的高手,她都没有把握能毫发无损的逃出去。